<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九章 失策
    王永福尸身直挺挺的倒下,苏拙心一沉。秦雷和众捕快大吃一惊。李宏更是惊呼出声:“他、他怎么死了?!”

    苏拙神色冷峻,叹息一声,道:“是啊,他怎么死了!”

    秦雷道:“我们明明把守着四面,根本没有见到有谁进钱庄!”他抓过两个护卫,道:“你们谁进过后堂?”

    那两个护卫摇摇头,一脸茫然,说道:“我们只负责把守钱庄四周和大堂。这后堂之地,今天也是头一回进来!”

    苏拙检查一遍尸体,发现王永福面目虽然栩栩如生,尸身却已冰凉。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不用问了,王永福不是天黑之后被杀的!”

    秦雷惊道:“什么?!难道凶手真是大白天杀人?”

    苏拙道:“王永福尸身已经凉了,说明死了最起码有两个时辰。桌上烛台下堆积蜡油,说明蜡烛也已经点了许久。是我们大意了,以为守住钱庄四面就可以确保王永福安全。谁知道”

    秦雷懊恼道:“都怪我!若不是我执意要行此计,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可是,凶手如何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杀人的呢?”

    苏拙沉吟道:“王永福和伙计都没有离开过钱庄,那么凶手是如何得知那三张银票到了王永福手里的呢?除非凶手今天就在钱庄内!”

    “什么?凶手就在钱庄?”秦雷惊问。

    “没错!”苏拙心中一动,接着说道,“是我想错了!王永福做了十几年钱庄掌柜,怎么会如此粗心,银票也不看清楚,就将银子交出来了呢?原来他是早已向幕后的大老板禀报过了,得到首肯,才敢把银子兑给我!”

    秦雷恍然大悟,喝道:“快!仔细搜查钱庄,把那人给我找出来!”

    苏拙伸手拦住,道:“不用搜了,凶手早已走了!钱庄后堂很少有人来,我们白天也没法上屋顶盯着。凶手将尸体摆成这个姿势,又在白天将蜡烛点燃,就是等到天黑后,让我们以为王永福还活着,由此错失抓人的机会!看这蜡烛燃烧的长度,应该是从傍晚开始点的。那时候有什么人走出过钱庄呢”

    秦雷吩咐手下:“你们分头去把钱庄的伙计带回来!说不定他们知道什么人进过后堂!”

    苏拙一边回忆白天看见人来人往的情形,一边查看尸体。忽然眉头一皱,道:“王永福不是自杀的?!”

    秦雷愣了愣,茫然道:“那又如何?”

    苏拙脑中灵光一闪,忙解开王永福衣衫,边脱边道:“凶手原先杀害魏周礼和钱通时,都是逼其自杀。这个凶手是不想沾上人命,即使我们找到了这个人,也无法定罪!而这次却不同,因为是在白天杀人,离得不远的前堂里更是有不少人。如果再用逼迫王永福自杀的手段,不但费时费力,说不定王永福发出动静,立时便会惊动外面的捕快。要想没有动静,凶手只能亲自出手了!”

    秦雷看着王永福裸露出来的上半身,疑惑道:“可是他身上似乎并没有伤痕”

    他话还没有说完,苏拙将尸身翻过去,就见王永福背后两个红斑,正在大椎、至阳上。苏拙嘴角微微一笑,伸手比划那两处红斑,又出指按了按两块伤处,隐约听到骨骼“咯咯”响动,沉吟道:“这是凶手指节的痕迹。大椎、至阳位于脊椎上,王永福受了这两下重击,脊椎一断,声音也无法发出,便一命呜呼了。凶手一定是趁王永福不备,在背后突施袭击。这也可以解释,为何他脸上没有魏周礼和钱通那种痛苦之色。因为第一下时,王永福便已毙命,根本没有任何痛苦。看来这个凶手不单是天下钱庄幕后的老板,还是一个武功高手啊!”

    秦雷道:“这似乎是一门打穴的功夫”

    李宏接口道:“一招便可以击断骨骼,这等功力,恐怕只有少林金刚指、关中上官家的断骨手和岭南派的象蛇拳能做到!”

    苏拙摇头道:“这些武功中虽有打穴的招式,但在身上形成的都应该是指印。可是这两块红斑分明是兵刃留下的,这是什么兵刃呢”

    就在这时,钱庄的伙计陆续被带了回来。一个个战战兢兢,看到地上的尸体,都骇了一跳,脸色煞白。秦雷大声问道:“你们下午有没有见过什么人进过后堂?”

    几人茫然摇头,道:“我们都在柜台忙着存兑银子,哪里见过什么人到后堂?”

    苏拙看见那个带自己进来的伙计不说话,便问:“你经常进出后堂,可曾看见后堂有人?”

    那伙计摇摇头,道:“今天除了你和吴掌柜,我就没有见过其他人!”他想了想,忽然又道:“不过今天上午,掌柜的倒是吩咐过泡茶。不过是他亲自来端的。当时我以为是王掌柜自己要喝,难道说”

    苏拙双眉一挑,若有所思,沉吟道:“看来这个凶手上午就已经来了!”

    “可是,”秦雷不解道,“上午我刚去找你,商量这个引蛇出洞的计划”

    苏拙忽然神色一凛,道:“不好!”

    秦雷忙问:“什么不好?”

    苏拙道:“若是凶手今天上午就来了,那他一定也知道城西的吴掌柜也来过。依他杀人灭口的性子,说不定会对吴掌柜不利!”

    秦雷道:“那还等什么,快走吧!”

    苏拙不等他说完,已经飞身而出,跨上一匹马,向着城西飞奔。秦雷和李宏也意识到事态不妙,紧随其后。城西那家钱庄离得远,三人策马狂奔半个时辰。远远看见一家钱庄门口挂着灯笼,而大门却还没关。一个伙计站在门口,焦急地左右张望。

    苏拙飞马至门前,跃下马背,问道:“你家吴掌柜呢?”

    那伙计一拍双手,道:“嗨!你想找吴掌柜,我也想找他呢!”

    苏拙心一沉,道:“吴掌柜不见了?”

    “可不是!”伙计道,“今天下午,吴掌柜从城南返回,就又出门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他不回来,我也不敢关门”

    “什么?吴掌柜不见了?”秦雷和李宏一起走来,“难道吴掌柜已经”

    给大家推荐两首歌吧。第一首棠梨煎雪,我认为是写闺蜜最美的一首歌,如果有看书的女生,可以听一听。第二首凤栖花,勉强算是讲基友的歌,男生不妨听听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