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催命银票卷第十七章 故技重施
    苏拙一面担心华平和燕玲珑,一方面又愁银票案。他独自一人,呆呆在茶楼里坐了半天。忽听“蹭蹭蹭”脚步声,秦雷大步跨进茶楼,扫视一眼,就看见窗边的苏拙。他径直走到苏拙对面坐下,道:“我想到办法了!”

    “哦?”苏拙一愣,问道,“什么办法?”

    秦雷欣喜道:“你且听我分析。从一开始我暗中查银票案,想找朱贵。可是朱贵却莫名死了。而后我便只能找天下钱庄的掌柜魏周礼。可是魏周礼居然被人逼着上吊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天下钱庄的银票阴谋,不仅仅牵涉到朱贵。我想朱贵只是一个傀儡而已,背后一定还有更厉害的人物,在操纵这一切!”

    苏拙白了他一眼,心中在想:原来你才明白!

    秦雷没有读懂苏拙眼神中的含义,接着说道:“之后你带着银票,去一家天下钱庄,想要引蛇出洞。可是幕后那人并没有上当,反而又将钱通杀死。因为钱通很有可能从银票的编号,发现了银票的秘密,因此幕后之人必须将他除去,杀人灭口。而他杀那姓陈的伙计,也是为了杀人灭口。”

    苏拙随口敷衍道:“秦捕头说得对极了!”

    秦雷哈哈大笑,道:“这个幕后之人,虽然没有上你的当,亲自现身来找你,却也暴露出自己内心的胆怯。他之所以急着杀人灭口,自然是因为他害怕银票的事被别人知道。而偏偏现在你身上就有几张银票,那人一定不会放弃的!”

    苏拙皱眉道:“你想怎么做?”

    秦雷压低声音,正色道:“自然是故技重施,再使一次引蛇出洞之计!”

    “不行!”苏拙断然道,“事实已经证明过一次,凶手并不会上当。我们这么做,只会害死无辜之人!”

    秦雷知道他的顾虑,忙道:“苏老弟,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清楚。这次我们自然不能想上回一样,任由凶手得逞。上次你去的是城东的那家钱庄。在金陵城内,还有两家天下钱庄。今天我们去城南那家,不过我会在钱庄周围布下天罗地网!只要凶手想要对钱庄掌柜不利,他就一定会被我们抓住!”

    苏拙皱眉沉思半晌,虽然觉得此计风险很大,不过事到如今,并没有更好的办法,似乎也只有试一试了。秦雷又道:“我已经让李宏前去安排了,只要你觉得可行,我们现在就可以行动!”

    苏拙沉吟一阵,终于还是点了点头。秦雷巴掌一拍,喜道:“就这么说定了!我这就亲自去准备,而你就去天下钱庄,把银票交出去!”说罢又风风火火地走了。

    苏拙虽然知道秦雷粗中有细,亲自布置,一定是万无一失。然而他心中始终有着隐隐的不安,这不安之意,不是因为不信任秦雷的办法,而是来自于这隐在暗处的对手。自始至终,苏拙都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已经多年没有遇到如今这种无力的情形,甚至已经开始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苏拙信步缓行,心中思绪纷呈。

    忽听得人声鼎沸,苏拙抬头一看,原来自己居然已经信步走到了城南。这里不比东城,多是豪富之家,清静空旷。南城人多,贩夫走卒不计其数。苏拙远远便看见一间大铺,门额上挂着天下钱庄的牌匾。

    钱庄周围各处巷口,隐约可见几个精干男子,都作百姓打扮。但从这些人举手投足,便可以看出他们乃是捕快装扮。苏拙在人群中找到秦雷和李宏的身影,两人也着便服,正坐在拐角一家茶铺,假装喝茶,眼睛却警惕地盯着钱庄大门。

    苏拙走过去,李宏起身招呼:“苏先生来了!”

    苏拙看他一眼,见他衣着考究,比穿官服时更加精神,忍不住赞道:“真是人靠衣装!李捕头穿这么一身,当真是鹤立鸡群!”

    秦雷道:“苏老弟,想不到你也是个势利眼。李宏这身是云绣坊的裁缝的手艺,你瞧这袖口的云形刺绣,就是招牌!一分钱一分货,自然不比我们这些土包子!”

    苏拙摇头苦笑,道:“都安排好了?”

    李宏道:“苏先生只管放心。天下钱庄四面已经布置下近百名捕快,全是百姓打扮!只要今晚凶手现身,一定不会放走!”

    苏拙点点头,转身走向钱庄。钱庄大堂里热闹非常,存兑银两的客人很多,几个柜台伙计忙得不可开交。苏拙找到一个招呼客人伙计,问道:“你家掌柜在哪里?”

    那伙计精于事故,看见苏拙一表人才,开口就问掌柜。这样的客人一般都是大主顾。他顾不得旁人,陪笑道:“我家掌柜就在后堂,先生稍待,小的这就去通传!”

    苏拙点点头,看着那伙计小跑着向后堂而去。大堂里几乎无处立身,苏拙不等伙计通报回来,自行向后堂而去。走过一个小院子,正看见那伙计从堂屋出来。

    伙计跑到苏拙面前,道:“掌柜就在屋里,先生请进!”

    苏拙点点头,走到门口,看见屋内两人。一个正要起身告辞,另一个起身相送。两人看见苏拙,原本说了半截话,都不再往下说了,简单作礼。那个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便匆匆走了。

    苏拙看了一眼那人背影,回头正看见那掌柜笑嘻嘻道:“这位先生,可是要找我?”

    “你就是这家钱庄的掌柜?”苏拙问。

    掌柜的行礼道:“鄙人姓王,草字永福。不知先生贵姓?”

    苏拙笑道:“原来是王掌柜!我姓苏,来找你是要兑银子的。”

    王永福道:“苏先生,想必钱庄的规矩,你也是知道的。凡是兑换百两以内的,都在柜台。你既然找到我,想必是要兑换大额银票了吧?”

    苏拙看王永福一对小眼睛闪着精明的光,满是市侩商人的狡猾。他笑道:“这是自然!我要取三百两银子!”

    王永福眼睛一亮,居然惊呼一声:“三百两?!”

    “有什么奇怪的么?”苏拙故作惊讶,实则心里明白。南城多是小商小贩,平常只是十几两几十两银子的出入。而动辄上百两银子的生意,多是在东城。因此王永福有些震惊也不奇怪。

    王永福自知有些失态,干咳两声,笑道:“苏先生快快请坐!苏先生,您真要取三百两?”

    “怎么?不行吗?”苏拙问。

    王永福忙摇头道:“不是不是!只是这三百两,我可要抽取三十两银子!”

    “三十两?!”苏拙惊道,“这也太高了些吧!”

    王永福笑道:“不瞒先生,咱们这不是大钱庄,平日没有三百两的大生意。因此钱庄里并没有放这么多的现银。若是您要取,我只能派人去东城的钱庄运回来。这来回的人手和护卫,总是要花些银子的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