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催命银票卷第十三章 故弄玄虚
    (感谢陳開文的月票!!!)华平听苏拙将事情简单述说一遍,也顾不上吃包子,一跃而起,就向外冲去。过不多时,就见一骑飞驰,出了西门,向江州而去。

    江州城中,金刀镖局。街对面一座茶楼上,燕玲珑正坐着喝茶,眼镜却始终不离金刀镖局的大门。她心里泛起嘀咕:这程明度当真是老狐狸,已经四天了,居然还这么沉得住气!连她这个久经盗场的人,也不禁开始佩服起程明度的耐心起来。

    不过她却知道,程明度不过是在故弄玄虚而已。他既然当众接下了那单大镖,就一定会如期送到金陵,否则金刀镖局的招牌,恐怕就要自己摘下来了。因此,燕玲珑也就更加有耐心了。

    不过,让她有些奇怪的是,程明度这几天似乎并没有在做走镖的准备,反而像是有些不务正业了。由于金刀镖局接下十万两银子的大镖这个消息传扬出去,镖局的名头似乎更响了。这几天居然又有几个人慕名前来,找程明度托镖。而程明度居然也是来者不拒,似乎是要一口吃成个胖子。

    燕玲珑盯着镖局紧闭的大门,越想越觉奇怪,暗想:约定的时间是十天,如今已经过了四天了。如果程明度再不动身,时间就有些紧了。若是路上再遇到什么差池,一定会耽误交付时限。程明度开镖局十来年,如何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正想着,果然听见一阵“嘎吱”声响,金刀镖局大门缓缓开启。燕玲珑眼睛一亮,自言自语道:“果然要在今天行动了!”就见镖局内缓缓推出几辆大车,都裹着黑布,瞧不见里面东西。

    燕玲珑眉头一皱:“怎么这么多车?难道要同时走几趟镖?”略想了想,她便明白了其中的玄机。燕玲珑笑道:“想要声东击西,掩人耳目?计是好计,可惜你碰上了我。”

    原来燕玲珑见多识广,镖局那些手段,她都清楚。有时候为了走一趟大镖,镖局会故意安排几路人马,分头出发,让对宝物有觊觎之心的人不知从何下手。而今程明度使的就是这办法。这些天他接下好几趟镖,恐怕都是障眼法而已。这么多趟镖一起走,反而让那些打那个十万两白银大镖主意的盗贼不知道真正的镖在哪一趟里面!”

    燕玲珑聚精会神,看着镖局门口那群人。程明度率领着手下所有镖头镖师和趟子手,在大门口杀鸡祭天,喝过壮行酒,又放了一阵鞭炮,这才动身。只见程明度亲自押着一趟镖,当先往东而去。

    燕玲珑心中寻思:“程明度亲自压阵,莫非就是这一趟?”

    她没有着急下结论,又看向其他人。只见另几个有名的镖师,也是一人领着一趟,往各个方向而去。这些镖师都是有些名头之人,平时在金刀镖局也可以独当一面。这些人与程明度都有可能走这趟镖,燕玲珑不禁疑惑起来,犹豫不定:“到底是谁呢?”

    眼见所有人都已经走远,燕玲珑心中虽急,却不断提醒自己,一定要沉住气。她这时不禁想到苏拙,若是有他在此,恐怕很快就可以知道到底真正的镖在哪一趟里了。燕玲珑向身后站着那人使个眼色,道:“派人手跟上每一路人马!”

    那人有些犹豫,道:“燕盟主,我们人手不多。若是再分散,恐怕难以成事……”

    燕玲珑叹口气道:“顾不了太多了,先跟上再说。万一漏了真正的镖,岂不是麻烦。”

    那人领命而去。燕玲珑幽幽叹息,眼睛再度看向金刀镖局。此时人已走光,镖局门口又恢复了冷清。大门缓缓关上。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那几路人马估计已经出了城。镖局大门旁边一扇小门忽然打开,走出来几个挑着担子的挑夫。每个人肩头挑着一个担子,向东而去。跟在最后的,竟然是程明度之子程涵。

    燕玲珑眼睛一亮,不由得“咦”了一声,自语道:“程涵?不是那个草包么?他怎么出来了?这一队挑夫没有旗号,没有镖师,难道……”她忽然想到什么,仔细看那些人,只见十几个挑夫,个个都是筋骨健壮,太阳穴高高隆起,无不是内家高手。

    燕玲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轻哼一声,道:“原来程明度那天公然呵斥程涵,也是在做戏。所有人都以为程涵狂妄自大,又没什么本事。程明度必然不会让他押镖。可是程明度偏偏反其道行之,让人以为镖在那伙镖师手上。实则,偷偷的让程涵带了一队不起眼的人送镖!”

    燕玲珑想了片刻,便明白了其中的玄机。她轻笑一声,道:“如此也好,省的我再费心去打发那些不长眼的小毛贼!”眼看着那队人走远,燕玲珑从怀中拿出一根烟花。这是四海盟专门用来传递信号的爆竹,即使是大白天,也可以在十几里之外看见。

    她点燃引信,向半空中发出烟火。整个江州城中,隐在各处的四海盟中人,看见半空中的信号,一齐行动起来。有菜摊的小贩,顾不上生意,将摊子丢下,直奔城东。有走街串巷的手艺人,将担子一丢,扎紧裤脚,也奔向城东。

    燕玲珑将茶钱往桌上一拍,“噌”一声,从窗口跃了出去。店伙计只听着二楼奇怪动静,上楼看时,哪里还能看见燕玲珑的人?他将桌上的茶钱收了,满腹疑惑,径直下楼,却没有去柜台见掌柜,而是直接转到后院包间。

    这个时候茶楼里根本没几个客人,包间更是清幽异常。一个小屋里坐着一人,却没有喝茶。就连坐,也只坐了半边凳子,挺直背脊,绝不肯靠着背,似乎生怕弄脏了自己的衣服一般。

    店伙计来到房间门口,刚想掀门帘进去。屋里那人冷哼了一声,伙计顿时想起这古怪客人的吩咐,不敢再进去,只在门口恭声道:“客官,楼上那位女客官已经走了。”

    屋里那人轻声道:“知道了。”说着从屋里掷出一锭银子。

    店伙计稳稳接住了,心中欢喜,又道:“客官,要不我为您泡壶茶吧。咱这儿好茶多的是,你一杯茶也不喝,就给这么多赏钱,小的也怪不好意思的!”

    说了半天,不闻屋内动静。伙计心中纳闷,大着胆子掀开门帘。只见包间内空空荡荡,哪里有一个人影?伙计骇了一跳,口中念佛,心中只以为当真是白日见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