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催命银票卷第十二章 杀人现场
    秦雷经苏拙这么一提醒,也恍然过来,忙问李宏:“你是如何发现尸体的?”

    李宏愣了愣神,道:“尸体是那个带我来的伙计发现的。这个伙计是个光棍儿,独自住在一处小屋里,就在那边不远。我们来到这里,却发现小屋门开着,人却不在。我以为人跑了,便与那伙计分头寻找。我向南边去,伙计就向北边来。找了一阵,就听那伙计唤我。奔过来才发现尸体就躺在地上。我不敢擅自行动,便让那伙计去通知你们,自己守在这里!”

    秦雷点了点头,沉吟道:“发现尸体时就在这里,那么凶手是在哪里杀的人呢?”

    李宏忙道:“我这就在附近找找!”说罢就四下搜寻起来。过不多时,秦雷手下几个捕快也赶了过来,李宏便召唤一起,分配任务,一同找寻杀人现场。

    苏拙仍旧蹲在地上,查看尸体,口中自言自语道:“不但是地上,就连尸体身上也没有多少血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凶手为什么要移尸呢?到底是为了隐藏什么?”

    秦雷在他身旁,看见尸体右拳紧握,似乎握着什么东西。他掰开尸体手指,却见手中什么也没有。秦雷奇怪道:“他这只手明明像是握着什么东西,为什么掰开却是什么也没有?”

    苏拙道:“不是什么也没有,而是被凶手拿走了!”他眼尖,小心地从那只手的一只指甲缝中捏出一片纸片。

    秦雷一看,吃了一惊,脱口道:“纸片?!难道是那个记录银票编号的册子?”

    苏拙摇摇头,道:“不像。钱庄的伙计已经说过了,那册子一直在掌柜那里保存,不可能会在这个姓陈的伙计手里。而且从这一小片纸片来看,这纸质地太差了,根本不像写字的纸。”

    秦雷奇怪道:“那这到底是干什么的?”

    苏拙摇了摇头,道:“更奇怪的是,尸体身上的衣衫为何都是湿的?”

    秦雷道:“如今是深秋,应该是露水吧。”

    苏拙道:“不对。这几天天气干燥,现在还没有出太阳,若是下露水,地上应该还有露水。可是你看地上和枯草,都是干的,这说明尸体身上并不是露水。我看,这倒是有点像汗水。”

    “汗水?”秦雷也有些糊涂了,“难道这死人还会出汗不成?”

    苏拙抬起尸体脚看了看,眉头一皱,沉吟道:“尸体鞋底粘着的是几根青草,而这地上,只有几堆干草。他死前到底去过什么地方?”

    陈尸现场着实有些奇怪,令人匪夷所思。苏拙也难以想明白,抬头正好看见天下钱庄那三个伙计,远远站在一旁。他招手示意几人过来,三个伙计害怕尸体,抖抖索索靠近了些。苏拙也不勉强,隔着一段距离问道:“这个小陈平时可有什么仇家?又或者与什么人走得近些?”

    一个伙计道:“小陈平时只是有些懒罢了,为人却很随和,肯定不会与人结仇的。”

    “懒?”苏拙问。

    那人点头道:“是啊,就像今天一早,我们都到了,唯独小陈没到。大家也不觉得奇怪,都知道他一定在睡懒觉呢!不过小陈脑子活泛,钱掌柜挺赏识他,有些跑腿的活儿经常交给他办。”

    苏拙点点头,沉思了片刻。这时候,众捕快陆续返回。一个个垂头丧气,李宏道:“秦捕头,兄弟们在附近都找过了,并没有找到案发现场。”

    秦雷点点头,叹口气,说道:“这样吧,来两个人将尸体抬回去。李宏,你再带几个人在附近找一找。”

    他安排妥当,起身看到苏拙愣愣出神,知道他无法释怀,关切道:“苏老弟,出了这样的事,也不是你的过错。只能怪那幕后黑手实在太过凶残,你不用自责了。”

    苏拙点点头,叹了口气,道:“秦捕头,还是再将钱通那家钱庄好好搜查一下,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我想一个人走走……”说罢缓步走远。

    秦雷不愿勉强,看着苏拙背影,长叹一声。苏拙始终想不通一些关键之处,心中烦躁,信步而行,不觉已经走到街上。这时候正是喝早茶的时间,道路两边各样早点摊铺热闹非常。蒸笼大锅里飘出来的热气,反而让苏拙感觉到一丝清晨的寒凉。他抱紧了双臂,却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呼唤:

    “苏拙——”

    苏拙一愣,回头看去,竟然是华平。两人多日未见,不想却在此地相遇。华平欣喜非常,却察觉到苏拙心情低落,拉住他便往一间包子铺走。华平道:“我听说你在金陵,便赶了过来,昨夜才到。可真巧了,我出来吃个早饭的功夫,就遇见了你!”

    苏拙与他找了张桌子坐下,看见华平满面风尘之色,心中感动,问道:“你忙完了?”

    华平叫了两笼包子,道:“没错。当天在百里村,我答应了朱贵,为他办一件事。虽然他是不怀好意,我却不能失信于人。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走到半路却忽然听说了朱贵身亡的消息。幸好他还有家人,我便将事情的结果,交代过了,也算忠人之事。”

    苏拙点点头,拿起包子就吃,又好奇地问:“朱贵到底让你给他办什么事?我记得你跟我说过,是去找什么人?”

    华平道:“没错,是找一个女子。他给我一副药方,说是这女子身上有病,一定会到药铺按方抓药。通过这个线索,就能找到人。四海盟遍布天下,有了这个线索,便好找多了。不过饶是如此,我也费了七八日功夫。”

    苏拙心不在焉地听着,又随口问道:“这女子是什么人?朱贵想找的,只怕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吧?你把人带回来了?”

    华平摇摇头,道:“那人是谁,我也不清楚,甚至连面也没见到。朱贵只是让我打探那女子的落脚之处,却没让我带人回来。昨天晚上我把那人的消息告诉了朱贵的侄子,便找了间客栈住下,想今天去找你的。”

    苏拙忽然有些奇怪,想了想,在朱贵府上似乎并没有看到朱贵的什么侄子。他问道:“朱贵的侄子?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

    华平道:“我找到朱府,在门口遇到这人。名字我倒没细问,不过他手中拿着一柄刀,举止刚硬,倒像是个当差的。”

    苏拙皱起眉头,忽然又想到另一件事,忙道:“华平,恐怕你还得再跑一趟。你外出期间,我拜托燕玲珑去为我办一件事。你放心,华念苏我交托凌霜的妻子苏琴代为照顾。不过我现在有些担心燕玲珑。我自以为聪明,设下布局,谁想到那张银票有问题。说不定此刻对手已经意识到是我了。如此一来,燕玲珑蒙在鼓里,恐怕会有危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