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催命银票卷第十章 毒杀
    苏拙打发了方白石,心中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毫不怀疑,方白石这种人,绝对不是轻言放弃的人。既然方白石认定自己与金九命的死有关系,以后又会有一个不小的麻烦了!

    苏拙在城中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他现在身上有二百两银子,自然要好好享受一下。他托店小二去醉仙楼买了几壶上好的玉瑶春,躲在房中自斟自酌。如今不会有凌霜苏琴打扰自己,更不会有秦雷的手下来绑。苏拙总算能好好品尝这玉瑶春的味道。

    然而喝到半夜,苏拙心中却是思绪纷扰。他从怀中取出剩下的三张百两银票,平摊在桌上,细细端详。口中还自言自语:“这银票到底有什么玄机?”

    然而看了半天,也发现不了什么异样。烛光昏暗,苏拙也是醉眼朦胧,恍恍惚惚间,居然就趴在桌上睡着了。睡梦中,这几张银票也始终飘在眼前,如同幽灵一般。苏拙如何奔跑,也无法摆脱这银票的包围。

    他吓了一跳,忽然惊醒过来,这才发现原来是个噩梦。“砰砰砰”,耳边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苏拙定了定神,这才发现外面已经是蒙蒙亮了。他起身开门,就看见李宏站在门口,脸色并不好看。苏拙奇怪道:“李捕头有什么事吗?”

    李宏顾不上客套,道:“苏先生,快跟我走吧。又出事了!”

    苏拙眉头一皱,道:“出了什么事?”一边问一边回屋将那几张银票收进怀中,这才与李宏一道出门。

    李宏边走边说道:“昨天秦捕头回衙,便派人知会江宁府衙,以后凡是与天下钱庄有关的事情,都由我们接手。谁知道今天一早,就又出事了。有一家天下钱庄的伙计今早去江宁府报案,说是他们的掌柜死了!”

    苏拙心一沉,脱口道:“可是小山街上的那家钱庄?掌柜名叫钱通的?”

    李宏一愣,道:“苏先生果然料事如神,怎么这都知道?”

    苏拙没有回答,心里却异常沉重。他昨日想出引蛇出洞之计,从钱通的表现来看,这银票的确有问题。苏拙离开钱庄时,故意暗示钱通自己身上还有银票。他如此做,是想让那幕后之人,主动来找他。谁想到幕后之人没有出现,钱通却死了。

    一想到钱通有可能是因自己而死,苏拙便难以安心。李宏自然无法领会苏拙的心思,自顾自说道:“秦捕头一得到消息,便赶了过去。他得知先生投宿在这家客栈,便让我来请先生同去。”

    苏拙点点头,已经上了马,皱眉沉思。李宏在前领路,不一会儿便赶到出事的天下钱庄。穿过正堂,进入后院。屋子里已经站了许多人,有秦雷手下的捕快,也有钱庄伙计和钱通的家人。秦雷阴沉着脸站在一旁,他手下的仵作正在检查地上的尸体。

    苏拙走到钱通尸身旁边,看见钱通脸色青紫,瞪着双眼,眼角鼻孔都有黑色血迹流出,早已干结。地上还有一滩呕吐的污秽痕迹,和一个打碎的酒杯瓷片。苏拙心中一动,拿起桌上那壶酒,凑到鼻尖闻了闻,果然能闻到酒香中散发出一股腥味。

    那仵作检查完毕,起身道:“秦捕头,这人是中了结心草之毒死的,毒药就下在死者喝的酒中。”

    秦雷点点头,道:“老赵,你看他是自杀还是他杀?”

    姓赵的仵作道:“依我看,这人应该是自杀!”

    “哦?为何?”秦雷问道。

    仵作答道:“结心草有一股腥味,混合在酒中,味道更加浓烈。死者不可能闻不出来这股味道。因此我猜想,这人可能是自杀。”

    秦雷点点头,看到一旁苏拙也在凝神沉思,便问:“苏拙,你怎么看?”

    苏拙皱眉道:“我也觉得钱掌柜是自杀的,不过一定不是他的本意寻死!”

    秦雷双眉一挑,吃了一惊,脱口道:“难道跟魏周礼一样?”

    苏拙点点头,道:“没错!方才仵作也说了,酒壶里的确有一股腥味,钱通不可能闻不出来,也就不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毒死。可是钱通若是想要自杀,只要将毒药下在酒杯里服下就行了,何必要下一整壶的毒酒呢?你们看地上那只碎了的酒杯,跟这酒壶并不相配。说明这壶酒是别人拿过来的!”

    秦雷面色一沉,道:“难道昨天晚上钱通死的时候,还是有个人在这间屋子里?”

    苏拙点头道:“不错!你看钱通坐的方位,乃是背对房门而坐。如果只有钱通一人吃饭饮酒,常人都会坐在上首,面朝房门。只有与客人一起坐,才会谦让,让客人坐在上座,自己背对房门。因此,钱通死的时候,一定就有个人坐在他对面看着。这个人就是逼死钱通的凶手,而且很有可能也是逼迫魏周礼上吊之人!”

    秦雷心中怒火已经燃烧起来,双拳捏得咯咯直响。他办案多年,什么样的凶手都见识过,唯独这种眼睁睁逼着别人自杀的凶手,让他发觉如此愤恨。他心中愤怒,脑子却没有糊涂,沉声道:“照你这样推测,这个人一定地位比钱通高。否则钱通也不会将尊位让给对方坐!”

    苏拙叹了口气,说道:“没错。这个人的地位比钱通和魏周礼都要高……”

    秦雷没有意会到苏拙心中所想,茫然道:“可是这人为什么要逼死魏周礼和钱通呢?他们之间有什么仇怨?”

    苏拙有些黯然,道:“也许钱通是因我而死……”

    秦雷有些不解,疑惑道:“因为你?这话什么意思?”

    苏拙皱眉看看左右,秦雷会意,下令屋里的人都暂行回避。苏拙这才将怀中那剩下的三张银票拿出来,递给秦雷,又将朱贵去到百里村找自己,被人所杀的事情和盘托出。

    秦雷越听越惊,骇然道:“你是说朱贵背后还有高人?而朱贵只不过是听命行事?”

    苏拙叹息道:“我托凌霜查过朱贵这个人,得知朱贵原本只是一个小商人,十几年前忽然发迹,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这样一个没有根基,没有黑白两道背景的人,如何能到达如今地位?这里面一定有人在幕后推动。我想这个人,应该与银票中的玄机脱不了干系!”

    秦雷捏着银票的手有些颤抖,道:“这么说来,这些银票,岂不就是让钱通走上黄泉路的催命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