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九章 阴魂不散
    苏拙看看前后两人,心中咯噔一下。这两人气定神闲,脚下不丁不八,身段稳重,显然不是易与之辈。苏拙冷然道:“朋友,你好像挡着路了!”

    前面那人背着光,看不清脸孔,说道:“苏先生,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苏拙笑道:“你们是何人?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

    那人似乎早知道苏拙不会乖乖就范,沉声道:“如此只有得罪了!”说罢脚下探出一步。

    苏拙眼角瞥见他长衫下露出一只方头宽靴,不由笑道:“原来是皇城司的人!可惜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们玩了,告辞!”话音刚落,他双足在地上一点,身形拔高了七八尺,一下子跃过面前那人头顶。手又在墙壁上一攀,晃身而去。

    苏拙跃上屋顶,此时天色已晚,一轮明月当空照耀。他回头看一眼,见那两人并没有追来。谁知一回头,正对着当街一间酒馆二楼窗户中,腾身而出一人,正冲自己而来。

    苏拙心里一惊,猛然看见四周屋顶上已站了几人,也向自己包围而来。他不胜其烦,脚尖在瓦片上轻点,一跃数丈。苏拙习练六道轮回,突破畜生道,内力大增。这一招“凌霄飞渡”,在现在使出来,与往日真不可同日而语。

    东面拦阻那人还没看清苏拙身形动作,只觉一阵微风拂面,人已经到了身后。苏拙轻易便甩开屋顶上几人,轻笑一声,向远处疾奔。然而身后屋瓦轻响,苏拙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酒楼里出来的那人。想不到这人竟是功夫不弱,自己稍稍松口气,这人就又追上两尺。

    苏拙心头无奈,口中骂了一句:“当真是阴魂不散!”脚下不觉又加快了步伐。两人一个跑,一个追,就在屋顶上腾挪飞跃。两人越走越偏,渐渐灯火阑珊,人声也不闻,竟已到了城门边上。

    苏拙回头瞥见身后只跟着那人,脚步一顿,身形猛地停住。身后那人看见苏拙顿住,也赶忙沉口气,脚下一顿,停在十步之外。苏拙回头道:“你到底想怎样?”

    那人身着一件灰布衣衫,样貌不过二十来岁,一脸正气。他没有苏拙生生不息的内力,疾奔许久,有些气喘。他暗暗调息了片刻,却道:“苏先生好身手!我们本以为布下了天罗地网,谁知连先生一片衣角也抓不到!”

    苏拙冷笑道:“过奖了!你们追了我七八日,辗转数百里,也当真是阴魂不散!”

    那人双眉一挑,讶然道:“苏先生已经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了?”

    苏拙轻哼一声,道:“最初还不知道,方才在巷子里,你的手下露出了马脚。他那双靴子,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是官靴。金陵城里的官差捕快都归秦****,他们一定不会来找我麻烦。会在金陵隐瞒身份,来抓我的官差,想必也只有皇城司了!联想到你的功夫,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就是金九命的师弟,方白石吧?”

    方白石笑了笑,鼓掌赞道:“人都说苏先生目光如炬,心思过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你说的不错,我就是方白石,如今暂代皇城司总捕一职。”

    苏拙拱拱手,道:“原来是方捕头高升了,如此真是可喜可贺!”

    方白石面色一沉,道:“苏先生何必打趣。我如何会代理这总捕一职,难道你不知道么?”

    苏拙“哦”了一声,道:“我为何会知道?”

    方白石冷然道:“苏拙,你不要拐弯抹角!金师兄虽未跟我详细说他这次行动的目的,却在书信中提到了你。而且我们赶到百里村,恰好遇见你离去。你说,这难道不是巧合吗?”。

    苏拙淡淡笑道:“方捕头这么说,是指我与你师兄之死有关系了?你可有什么证据?”

    方白石道:“从方才你显露的武功,就可以看出你身负绝技。当日在百里村,也只有你能与金师兄对敌。难道他的死与你无关么?”

    苏拙道:“笑话!如果这也算证据的话,岂非天下所有人的死都与我有关了?”

    方白石脸色阴沉,握紧双拳,道:“苏拙,我知道自己并没有确凿的证据。否则岂会让你依然逍遥法外?不过我要告诉你,你不会得意很久的!”

    苏拙饶有兴趣地打量方白石,这才发现原来这人与金九命有很大不同。金九命做事不择手段,为了达到目的,甚至连无辜小儿都能杀害。而方白石显然多了一份正气和约束,即使怀疑到自己,只因没有证据,也不肯公然抓人。他心中对方白石生出一丝好感,微笑道:“既然如此,我就随时恭候方捕头的大驾!不过我却有些奇怪,方捕头不辞辛劳,从百里村跟着我到苏州,又来到金陵,还摆下什么天罗地网,难道就只为了说这几句废话?”

    方白石冷哼一声,道:“苏拙,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玄虚,我今晚只是想问你,为何忽然与那个秦雷混在一起,查起了天下钱庄?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隐情?”

    苏拙淡淡道:“哦?方捕头怎么忽然关心起天下钱庄了?”

    方白石道:“天下钱庄的老板朱贵,也离奇死在了百里村。这说明朱贵一定也与金师兄之死有关,与金师兄要查的事情有关!”

    苏拙笑道:“看来你还不算太笨。”心中却暗想,方白石居然什么都不知道,看来金九命根本没来得及将江湖名册等等事情,对方白石说清楚。

    “少废话!苏拙,你最好把事情给我讲清楚!”方白石看着苏拙的笑脸,有些恼怒。

    苏拙依旧淡淡笑道:“方捕头,我如今可是被秦捕头委托办案。你若是强行与我为难,可就要与秦捕头冲突。你们皇城司向来要隐秘行事,恐怕不敢公然挑事吧?你若是想知道实情,不如自己去查啊?”说罢哈哈一笑,腾身而起,消失在暗夜中。

    方白石双拳紧握,望着苏拙离去方向,咬牙道:“苏拙,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