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八章 引蛇出洞
    从魏周礼家出来,秦雷依然是一头雾水,嘴里喃喃道:“魏家上下十几口人,全都问过了。那天晚上根本没有见过什么人来访。那这人到底是谁,又为何要逼死魏周礼?”

    秦雷望向李宏,李宏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想不通。秦雷又望向苏拙,苏拙心中虽然已经有了些眉目,却也不好多说。他看看天色,道:“趁着天色尚早,我还要办点事,就先走了!”说完不等秦雷说话,急匆匆就走了。

    秦雷想要拦,怎奈苏拙行动迅速,只迟疑片刻,苏拙已经走远了。他长叹一口气,哼道:“事情办到一半,怎么就走了?”接着又想到魏周礼的案子,顿感头疼,愁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银票的事情还没有着落,怎么又出现了一桩凶杀案!”

    苏拙躲在街角,等秦雷二人走远,才悄悄出来,向着远处一片热闹的街市走去。天下钱庄在各地都有分号,金陵是它立业之地,更是连开了数家,遍布全城东南西北。只要想找天下钱装存兑银子,根本不愁找不到地方。

    此时已经是下午,申时将近。时近深秋,天黑的很早。这个时候,许多店铺已经开始打烊关门了。苏拙走进一家天下钱庄,正看见一个掌柜模样的瘦小中年人招呼几个伙计,收拾东西,准备关门。那掌柜看见有人进门,忙上前道:“这位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苏拙轻笑道:“来钱庄能有什么事?当然是兑银子!”

    掌柜陪笑道:“客官,这个时辰我们已经要收业了。要是不急,您明日再来吧!”说着转身便要去忙。

    苏拙知道他不肯为了一桩小生意麻烦,便道:“我要兑二百两银子!”二百两可不是小数目,没有几个人能随随便便拿出来。光是抽成,便可以赚十两银子。

    那掌柜果然换了一副嘴脸,转身笑道:“这位客官,您请稍坐,我们这就给您去银子。还请客观把银票拿出来给我!”

    苏拙坐下来,才从怀里取出两张银票。这两张银票,正是朱贵在百里村给小豆子父母的安抚金。掌柜一边吩咐伙计沏茶,一边接过银票,口中问道:“小的钱通,乃是这家钱庄的掌柜,不知客观尊姓大名?”

    苏拙笑道:“我姓苏。”

    钱通恭敬喊一声:“原来是苏先生!”双眼去看那银票。

    苏拙端着茶杯,轻轻抿茶,眼睛却一直瞥着钱通。只见钱通看了一阵银票,忽然脸色微微变了变。许久才道:“苏先生,您请稍待,我这钱庄里现在恐怕还没有二百两银子。你也知道,最近兑换银子的人不多,钱庄里并没有放这么多银子。我这就派人去另一家取银子去!就隔着两条街,很快的!”

    苏拙“哦”了一声,就见钱通在一个伙计耳边嘀咕了几句,那伙计就小跑着出了钱庄。钱通坐在一旁,陪着苏拙。苏拙也不动声色,放下茶杯,赞道:“钱老板真不简单啊,居然开了这么大一家钱庄,想必也是腰缠万贯吧!”

    钱通陪笑道:“苏先生过奖了,我哪里是什么老板了,不过就是个看店的伙计罢了!这钱庄乃是朱贵朱老板的产业,不是小人的。我方才还好奇,像苏先生这样一次能取二百两的人,一定也不是一般人物,想必一定认得朱老板吧?”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苏拙看,想要从对方脸上看出一些端倪。然而看了半天,苏拙仍是淡淡地笑着,莫测高深。苏拙自然知道钱通在试探自己,笑道:“笑面佛朱老板,我当然认得啊!原来这里就是他的钱庄啊!怪不得,怪不得……可是我最近听闻噩耗,朱老板似乎不幸遇难,就连他的副手魏掌柜也自尽伤亡。怎么这钱庄居然一点影响也没有啊?”

    钱通一怔,有些意外,苏拙居然问这个。他支支吾吾道:“这是当然,这生意总不能不做吧……”

    苏拙嘴角冷笑,道:“话说的不错,不过我倒是以为,朱老板安排周到,就算出事身故,也有人将生意打理得紧紧有条,当真不简单啊!”

    钱通额角渗出几点汗珠,赔笑道:“是啊是啊……”他找不到话头,只得垂首喝茶。

    等了一阵,那出去的伙计果然抱着一布袋银子回来了。钱通忙起身上前,接过银子,又与那伙计低声说了几句话。他似乎生怕苏拙听见,故意压低声音,挡着苏拙的视线。

    苏拙虽然看不到二人表情,但此时身负玄功,耳力惊人。两人说的话,一字一句都落进苏拙耳中。只听钱通问道:“说什么没有?”

    那伙计答:“没说什么,只让我们探探底。”

    钱通点点头,便转身陪着笑脸,将银子交到苏拙手上。苏拙虽听见两人对话,却如猜哑谜一般,完全听不明白。他知道钱通一定有话要说,拿着银子,佯装要走。

    果然钱通跟在身后,送到门口,行礼道:“苏先生,您是我们的大主顾。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在光顾啊?”

    苏拙笑道:“没银子的时候,当然就会来照顾钱掌柜的生意啊!”

    钱通有些不甘心,又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苏拙问道:“钱掌柜莫非有话要说?”

    钱通支支吾吾道:“苏先生,我想请问,您的银子是否都存在天下钱庄?”

    苏拙皱眉道:“你问这个作甚?”

    钱通道:“哦,是这样的。若是苏先生还有银票要兑换,我们也好提前准备好银子,免得又让苏先生就等嘛!”

    苏拙笑着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径直走了。钱通呆在钱庄门口,一时摸不透苏拙是什么意思。他自言自语道:“点头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还有银票要兑,还是没了?”

    苏拙提着钱袋,早已转过拐角,心中却在偷笑那钱通,一定还在揣测自己的意思。不过他今天得知天下钱庄的银票可能有问题,不由得想到自己手里的银票。这些都是从朱贵那里得来的,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而今晚这招引蛇出洞,似乎也是收获不小。最起码看出来,这天下钱庄背后一定还有人在掌舵!

    他一边走一边沉思,走进一条小巷。冷不防前方一暗,苏拙茫然抬头,只见小巷里并无旁人。前面一人双手抱胸,正好将通路拦住。再往后看,也有一人,已经将来时路堵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