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催命银票颗卷第七章 逼迫自杀
    魏周礼的夫人神色黯然,将一众下人遣散,亲朋好友也都各自散去,这才带着苏拙三人向书房走去。苏拙跟在身后,看见从远处走来一个十一二岁的男童,披麻戴孝,向魏夫人行过礼,道:“母亲,今天还有一篇字没有写完,我这就去写。”

    魏夫人点点头,轻声道:“不要马虎,回头我检查。”

    苏拙在身后将这情形都看在眼里,小声对秦雷道:“古人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个人只有先修身,家室也才能安稳,反之亦然。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秦捕头,看来你对魏周礼的看法有失偏颇啊!”

    秦雷哼了一声,心里知道自己猜错了,嘴上不肯承认。魏夫人交代完儿子的功课,快步走向书房。苏拙三人只说了几句话,便已落下一段距离。三人赶忙快步跟上,来到书房。

    魏夫人打开房门,说道:“这间书房自从先夫出事之后一直没有动过,你们想看什么,只管进去看吧。”

    秦雷先行进屋,苏拙却问道:“魏夫人,恕我失礼,可否问一句。令夫过世只隔了一天,为何就草草入土安葬?”

    魏夫人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先夫生前便不注重这些。早先便与我说过,若是他死了,一定简简单单,早日入土。”

    苏拙“哦”了一声,自语道:“魏掌柜倒也是个不俗之人。可是他这么说,怎么显得早知自己要死似的?”

    魏夫人想起亡夫往日的音容笑貌,脸上笑了,眼眶却泛起泪花,道:“是啊,每次他说到这种事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生气。你说好好的一个人,为何总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苏拙点了点头,眉头紧锁,又问:“出事那天晚上,为何你没有发现魏掌柜自尽呢?而是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发现了尸体?”

    魏夫人擦了擦眼泪,道:“先夫经常一个人在书房算账,一忙就忙到半夜。而我带着儿子,早已睡下,也就不知道他居然……”

    苏拙点点头,迈步进屋。魏夫人跟在最后,就听见秦雷问道:“夫人,这间屋子真的一点都没动过?”

    魏夫人点点头,道:“这两天忙着治丧,下人连打扫都来不及打扫。”

    苏拙左右扫了一眼,书房并不大,一眼就能看尽。墙角摆了一排书架,上面放满了书。在最上一层,还放着几个酒壶和一只酒杯。窗前摆着一张桌案,两边各有一张椅子。不过主位的那张椅子,已经挪到了房间中央横梁下,是魏周礼上吊时搬的,至今还没放回来。桌上还摊开一本账册,旁边搁着毛笔。砚台中墨已干,毛笔也凝固干结,还没来得及清洗。

    他翻看桌上那本账册,道:“这里的确没有动过。桌上笔墨还没清洗,而这本账册也还原封不动地放着。我看就连来调查的江宁府衙差也没有动过这房间里的东西。”

    秦雷不解道:“何以见得?”

    苏拙道:“这本账册最后的核查记录日期正是魏掌柜自尽那天。其实这本该是一件重要的物证,凡是办案的人,就一定会注意到。可是它就这么放在这里,说明衙差根本就没有进来仔细检查,自然也就不会动这里的东西。”

    站在墙角的李宏忽然问道:“这账册是很重要的物证?为何我没看出来?”

    苏拙轻笑道:“你们谁见过一个准备自尽的人还认真做好当日的账目,才去死的?”

    魏夫人一惊,道:“这位先生的意思是,先夫并不是自尽而亡的?”

    李宏道:“可是我看江宁府送来的案卷,上面写明了仵作的检验,的确是自尽的症状!”

    苏拙点点头,道:“我当然也看过那份检查,的确是自尽的情形。现在魏掌柜既然已经入土,也无法再进行检查。不过,就算真是自尽而亡,我也不相信魏掌柜真有寻死之心!”

    秦雷一头雾水,问道:“此话怎讲?”

    苏拙指着书架上的书,说道:“一般的人,如果要摆些书来做门面,一定按着经史子集,归类摆放,整整齐齐。而这书架上的书,却是顺序错乱,随手放置。这说明魏掌柜平时会经常取书阅览,而且百家书籍,不拘一格。这桌案一角上就放着一本前朝刊印的笑林游记。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小书,十分有趣。你们说,一个经常看书,还是这样有趣的书的人,会忽然想要寻死自尽吗?”

    秦雷也听出蹊跷,道:“苏老弟,照你所说,这魏周礼根本没有自尽寻死的可能?那他又是为何会上吊而死呢?难道是江宁府那帮衙差弄虚作假,而魏周礼根本就是被人杀死,吊上横梁的?”

    苏拙摇摇头,道:“上吊自尽和被人杀死后吊上去的情形有很大不同,区别很明显。只要是有点经验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我想江宁府的仵作不敢在这上面作假。我想,魏掌柜很有可能就是上吊自尽的!”

    秦雷已经有些糊涂了,问道:“你一会儿说魏周礼不是会寻死的人,一会儿又说他很有可能就是上吊自尽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拙叹了口气,道:“这很好解释。自杀不是魏掌柜的本意,而是受人逼迫!”

    “受人逼迫?”屋里另外三人都吃了一惊。秦雷追问道:“是谁会逼迫魏周礼自杀?”

    苏拙点点头,双手一拍桌案旁那张客座椅子,道:“那就要看坐在这张椅子上的是什么人了!”

    秦雷双眉一挑,道:“什么意思?”

    苏拙道:“你们看中间那张椅子,是魏掌柜自己坐的。而你们看这张客座,明明离屋梁更近。为什么魏掌柜没有搬这张椅子,而是舍近求远,绕过桌案,去搬了自己的座位?”

    秦雷倒抽一口凉气,沉声道:“因为当时这张椅子上,就坐了一个人!”

    “没错!”苏拙眉头一紧,大声道,“当时这人就在房里,亲眼看着魏掌柜在房中悬梁。而且极有可能就是这个人逼迫魏掌柜自尽的!”

    魏夫人忽然双腿一软,险些跌倒,双手扶着桌子,才堪堪站稳。她神色凄惶,眼中怔怔流下泪水。苏拙疑惑道:“夫人是不是想到什么?”

    魏夫人茫然摇头,口中喃喃道:“没有,没有……”

    秦雷沉声道:“看来这件案子另有玄机!那天晚上,这房间里到底来了什么人?”

    魏夫人依然摇头,道:“没有,什么人也没来过……”

    苏拙默然沉思,低声沉吟:“看来只有引蛇出洞了!”

    (这一卷写的时候,一直在出差,天天到处跑,导致迁延日久。有的章节甚至中间断了一两天才完成。故事中可能会有很大的瑕疵,我并不满意,也很对不起支持我的读者。当然这并不是借口,我会尽力弥补。现在写到第二十章,我尽力将故事补充圆满。往后的故事,也会尽最大的努力!最后再说一句,对不起,也感谢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