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催命银票卷第六章 自杀
    (感谢遥之乐的红包!)

    苏拙轻飘飘说出自己心中的怀疑,秦雷沉默了片刻。他毕竟也做捕头十多年,可谓破案无数,胆大心细。方才只因猛然遇见苏拙,心头高兴,又有意隐瞒,才没有多想魏周礼之死一事。此刻经苏拙点破,顿时发觉此事并不寻常。

    想到这里,酒也顾不上喝了,秦雷腾地站起身,就要出去。刚迈出一步,忽然又回过身来,看见苏拙依然在悠然自得地自斟自酌,秦雷脸上忽然堆满笑容。他重新坐下,温和道:“苏老弟……”

    苏拙打了个寒噤,伸手止住他说话,道:“秦捕头,你这样我还真不习惯!”

    秦雷也不管他什么意思,笑道:“苏老弟,当年你在金陵,破了佛骨舍利和凌家冤案这两件案子,着实让我大开眼界!既然这次又来金陵,不如再帮老哥这个忙……”

    苏拙连忙摇头,道:“我不过来金陵游玩,怎么好插手朝廷的案子……”

    秦雷没什么耐性,哼哼冷笑道:“苏老弟,你忘了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了?可别逼老哥故技重施啊!”

    苏拙如何能忘,当年自己躲在醉仙楼独饮美酒,却被秦雷的人马硬生生给绑了去。苏拙摇头苦笑,道:“秦捕头,世上这么多人,你何必偏偏赖上我?”

    秦雷又陪笑道:“苏老弟,这件案子已经让我很是头疼了,你就当行行好,帮哥哥这个忙!”

    苏拙勉为其难,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便陪你走一走。不过你得帮我办件事!”

    秦雷大喜过望,道:“行行行!别说一件,就是一百件,我也帮你办了!说吧,要我做什么?”

    苏拙诡秘一笑,道:“当时候我再告诉你!现在走吧!”

    秦雷点点头,道:“好!我们这就去魏周礼府上!”

    苏拙摇头道:“魏家人正去将魏周礼安葬,你去见谁?再说,你现在正在调查天下魏庄,可是大掌柜死了这件事居然没有报告给你,你不觉得这里面有些奇怪吗?”

    秦雷琢磨出其中意味,想了想,道:“没错,我们现在回衙,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两人付了酒魏,起身便往捕衙而去。衙里几个捕快正闲得慌,聚在一起,见到秦雷,都吓了一跳,赶忙散开。苏拙在朱府门前见到的那个李宏,独自坐在堂上,不知在看什么。秦雷进门便问:“李宏,天下钱庄的掌柜魏周礼死了,这件事你可知晓?”

    李宏闻声一惊,忙起身道:“秦捕头,我正要向你报告这件事!”说着将桌案上方才看的那本卷宗拿过来,呈给秦雷,又道:“这是江宁府呈送来的案卷,就是说的魏周礼之死一案!”

    秦雷接过案卷,拿着与苏拙一同观看。苏拙扫了一眼,疑惑道:“自杀?”

    李宏不认得苏拙,只知道秦雷说是自己的朋友,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秦雷道:“你有话只管说就是,这位就是苏拙,是我请来帮咱们办案的!”

    李宏双眉一挑,吃了一惊,随即大声道:“原来你就是苏先生!久闻大名,可惜无缘一见!当年听闻苏先生罹难,当真不胜唏嘘。前几日又听人说苏先生尚在人世,我便想要见先生一面。不成想今日居然在此相见,当真是三生之幸!”

    苏拙笑笑,暗想,这人瞧模样二十三四岁,自己不过长了五六岁,被他如此尊崇,当真有些别扭。不过此人谈吐得体,文雅风度,倒与秦雷之流的粗人有些不同。他回礼道:“李捕头过奖了!倒是我看李捕头年纪轻轻,就已经做上捕头,可谓年轻有为!”

    秦雷见两人互相吹捧,甚感别扭,大声道:“你们别客套了!还是正事要紧!”

    李宏冲苏拙尴尬地笑了笑,道:“是!今天一早,江宁府的衙差送来了这份案卷。这魏周礼在前天夜里上吊死了。昨天一早,魏家人向江宁府报了案情。经过仵作检查,确系自杀身亡!江宁府知道魏周礼此人与我们正在调查的银票案有关,因此才派人送了一份案卷过来,知会一声!”

    李宏边说,苏拙也将案卷看完。他沉吟道:“仵作检验,魏周礼是在前天半夜子时左右身亡的。为何过了半夜,直到第二天早上,魏家人方才发觉?而且这案卷上只凭仵作检验的结果,便结案了。不但魏周礼自杀的原因没有查明,而且连现场的物证也没有详细记录。如此办案,岂有不出错之理?”

    李宏脸色红了红,秦雷重重哼了一声,道:“魏家人送丧也该回来了。咱们这就去瞧瞧!”

    李宏犹豫道:“秦捕头,这件案子是江宁府接手的,我们没有通报一声,便直接去查证,会不会有些不妥?”

    秦雷大声道:“不妥什么!我们现在是为朝廷办案,怕他什么!再说,要去江宁府衙通报,那些昏官庸吏最喜欢在这些文书手续上刁难纠缠,左右迁延,黄花菜都凉了!咱们现在就去!”

    苏拙最喜欢秦雷如此直爽的性子,笑道:“秦捕头所言极是!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走吧!”

    李宏虽觉不妥,也不敢阻拦二人,只得跟随而去。三人快马赶到魏府,正好见着魏家众人返回,还没进门。秦雷下马就问:“魏家谁人主事?”瓮声瓮气,有些无礼。

    走在前面的一个老头回头怒目相视,看见秦雷的官服,又有些愕然,上前道:“这位大人,请问你有何事?”

    “你是谁?”秦雷问。

    那老头道:“我是魏府的管家,有什么事只管问我!”

    秦雷冷笑道:“管家?我是来查问你家主人上吊一案的!”

    管家疑惑道:“可是官府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么?怎么又来问?”

    秦雷哼了一声,道:“江宁府结案了,我可没有结案!”

    就在这时,一个素布裙钗,披着丧麻的女子上前行礼道:“这位捕头,不知先夫一案,还有什么疑惑?”

    苏拙见她三十来岁,不施脂粉,眼圈红肿,脸上带着憔悴之色,却掩不了清丽之色。秦雷望向苏拙,苏拙只得行礼说道:“原来你便是魏夫人!不知道可否带我们去魏掌柜自尽的房间看看?”

    魏夫人点点头,眼圈又红了,道:“先夫就死在书房,我带你们去便是。”说着转身在前带路。

    秦雷见这魏夫人背影孤独,神情凄苦,原先的凶悍也不禁收敛。苏拙轻声笑道:“秦捕头与魏家有仇么?怎么一来便想要兴师问罪一般?”

    秦雷压低声音道:“我就是瞧这些为富不仁的商贾不舒服!这些人机关算尽,坑蒙拐骗,实在太过可恶!”

    苏拙无奈笑笑,眼见魏夫人走远,忙跟了上去。

    (感谢很多朋友热心的支持,小川在这里一一拜谢。可能有时候没能一一点名道谢,还望海涵。有的评论没能及时回复,也请见谅。毕竟作为一个写手,写好故事,才是根本的。最近一直很忙,存稿见底,请恕小川没办法爆发!我现在正在努力赶稿存稿,因为这种故事需要不断进行修改,才能确保不遗漏,不出错。最后再说一句,感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