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催命银票卷第三章 丧事
    金陵城东,多是豪富之家。苏拙站在秦淮水边,望着街两边的大院。一晃三四年了,当初苏拙在此破解了凌家一案,从此以后,再未来过金陵。如今物是人非,凌霜早已将金陵的产业变卖,返回了苏州。而当时那间大宅,因为出了人命,受人忌讳,也没人再住,成了一间荒宅。

    就在离此隔着一条街,有一家宅院,正在办丧事。门前摆满了花圈挽联,人来人往,都是上一柱香,鞠上一躬,便即离去。苏拙站在门前,仰望门前匾额,上面写着“朱府”两个大字。他毫不犹豫地迈步进门,向着大堂灵柩深鞠一躬。

    棺椁里躺的,正是朱贵!几天前,朱贵尸体由官差带回来。但是没有人知道他是被谁杀死的。朱贵的原配夫人跪在灵前低声抽泣,而他的七八个小妾,却是装作抹眼泪。朱贵子女尚幼,跪在一旁,不时还打打闹闹,全没有失去亲人的悲伤。

    苏拙上完香,向几位女子微微行礼。几位家眷都不认得这人,有年轻的女子甚至看着苏拙年轻英俊,忍不住偷眼观瞧。那原配夫人约莫四十年纪,怒视几个小妾一眼。她从没见过苏拙,但是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便客气地问道:“这位先生是先夫的朋友?”

    苏拙点点头,道:“我姓苏,是朱老板生意上的朋友,只是住在外地,很少往来罢了。前日陡闻噩耗,想过来看看真假。想不到朱老板居然当真被害了!”

    说起此事,又勾起了朱夫人的伤心。她拿手绢擦了擦眼泪,哭道:“我家夫君死得惨啊……”

    苏拙等她嚎了几句,才问道:“夫人可知道,是谁会害朱老板?”

    朱夫人哽咽道:“先夫向来说和气生财,如何会与人结仇?一定是有人觊觎先夫的钱财,这才杀人劫财!先夫外出时,身上带着的银票,全被抢走了!”

    苏拙脸色微微一红,忽然一阵心虚。朱贵死的时候,他正怀抱着尸体。后来皇城司捕快赶到,众人一哄而散。苏拙则随手摸到朱贵胸口厚厚一叠银票,便随手拿了,想要伪装成劫财杀人,以免皇城司追查。后来他离开百里村时,又将鬼隐和自己的积蓄全拿了出来,凑够五百两,跟小豆子父母将那几张银票也赎了出来。

    只是后来仔细一瞧,原来从朱贵怀中顺来的银票,居然都是一万两一张的,共有五张。如此大的数额,着实让苏拙吃惊。他本来觉得朱贵此人奸猾无比,所带钱财也一定是不义之财,不拿白不拿。可是数额一大,若是拿去兑换,肯定引起注意,反倒暴露了自己。因此苏拙虽然身携巨款,却无法兑现,反而更穷迫了。

    他尴尬了一阵,这才试探着问道:“夫人,既然是银票被抢,只要查明有谁兑现了银票,不就可以查到凶手?”

    朱夫人恨恨道:“我早就派人去查了,可是至今那些银票也没有出现!”

    苏拙暗暗庆幸自己没有一时冲动,故意沉思道:“如此看来,这事有可能并不是劫财那么简单啊!会不会是朱老板生意上的仇敌下的手?我也曾与朱老板打过交道,发现他时常与一些人在暗中往来。会不会是这些人干的?”

    朱夫人眉头一跳,忙道:“不、不会……先夫向来做生意光明正大,如何会与什么人暗地往来?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拙将朱夫人的神情都看在眼里,知道她一定有所隐瞒。不过朱夫人已经起了戒备,就什么也不愿意多说了,向苏拙福了一福,便不再理会。苏拙叹了口气,知道今日再也难问到什么,只得告辞。

    谁知他刚跨出灵堂,就听见门口迎客的管家喊道:“金陵总捕秦大人到!”

    苏拙心中一动,脸上露出微笑。过了片刻,就看见秦雷迈着大步,风风火火来到面前。一别多年,想不到此人依旧如此豪放,丝毫未改。秦雷猛然看见苏拙站在门口,不由得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哈哈哈!你怎么在这里!”

    朱家人顿时怒目相向,可是秦雷毕竟是个武官,自然是敢怒不敢言。秦雷也意识到自己失态,忙拱手向众人致歉。他见到苏拙,心里高兴,已经忘了自己的来意,伸手便去拉苏拙左臂。苏拙的身手早已非当年可比,虽然知道秦雷没有恶意,手上却是劲在意先,手臂一缩,便脱出秦雷手掌。继而屈指成爪,在秦雷右手腕脉门一点。

    秦雷只觉一股寒气顺着脉门透体而入,不由得一凛,运功将寒气逼出体外。他见苏拙居然精进如此,一时也起了好胜之心,想要较量一番,便鼓足气力,右手五指箕张,仍旧向苏拙手腕抓去。

    苏拙索性任他抓着,却一鼓内劲,丹田中升起一股寒凉劲力,顺着经脉,聚于左臂。秦雷忽然感觉自己手中握着的,仿佛是一块冰,忍不住松开了手掌。苏拙无意伤他,也随即收回内力。秦雷却是不甘失败之人,一退又上。

    苏拙无奈苦笑,左手食中二指在秦雷手掌一弹,又将这一抓逼了回去。两人转眼间,就在方寸之间交换了十来招。旁人都不懂武功,只看见两人手臂相交来去,眼花缭乱。苏拙眼角瞥见朱夫人眉头微皱,知道她已经起了疑心。右臂急出,一把抓住秦雷胳膊。秦雷竟没能闪避,被苏拙按住脉门,顿时半身酸麻,被苏拙办拖半拉,拽出了朱府。

    出了大门,苏拙才放开秦雷。秦雷哈哈大笑,道:“多年不见,想不到你居然练了这么一身功夫!”

    苏拙也笑道:“多年不见,秦捕头也是风采如昔啊!”

    一个身着捕快官服的年轻男子牵着两匹马,走上前,对秦雷道:“秦捕头,这么快就出来了?”

    秦雷道:“小李啊,今天遇见一位朋友,我要好好去喝一杯。你先回去,等我回来再说!”

    那人点头,便牵着马离去了。苏拙看他筋骨硬朗,步伐轻快,显然也是武艺高强之辈,从前却没有见过,忍不住问道:“秦捕头,那人是谁?”

    秦雷道:“哦,他叫李宏,年纪轻轻,本事却不小。不但武功高强,而且很聪明。更厉害的是,他钻研断案,各方面都有涉猎。有时候遇到命案,仵作还没来,他都可以代劳检查尸体。现在做我的副手,可是大材小用了!”

    苏拙点点头,笑道:“原来你秦大捕头,也有夸赞别人的时候!”忽然看见不远处走来一队送葬的队伍。五六十人穿着丧服,撒着纸钱,当街穿行而过。秦雷让到一边,等队伍过去,忍不住道:“真晦气!这几天难道是什么吉日么?怎么都赶在这个时候办丧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