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催命银票卷第二章 镖银十万
    程明度闻言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院中的客人也都纷纷笑了起来。那青年依旧面无表情,静静立在那里。程明度笑罢,道:“年轻人,你在说笑话么?这江南一带,要是我金刀镖局都不敢接的镖,也没有其他人敢接了。就凭你方才那句话,这镖我接了!可是我金刀镖局的价钱可不便宜,不知道你付不付得起!”

    青年一言不发,伸手从怀中摸出一张叠起来的纸,随手一抛。那张纸平平飞出,仿佛无形中有一根细线牵引,向着程明度飞去。他露这一手功夫,顿时让众人吃了一惊。许多人不禁暗暗寻思,这一手虽然不难,想要做得如此举轻若重,却着实不易。这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居然是深藏不露,怎么会谁也没见过?

    程明度也是暗暗吃惊,想不到自己居然看走了眼,每瞧出来这年轻人的底子。他甚至在心底不由自主将这人与自己比较起来。胡思乱想间,那纸片已经飞到面前。程明度抬手接住,手指两指尖触到那张纸,忽地指尖一热,居然被纸上附着的内力震了一下。他手上加劲,终于没在人前露出狼狈之态,心中却已经有些不安。

    他沉着脸,将那张纸打开,原来是张银。然而他的目光落在了银票的数额上时,整个人却已经惊呆了。银票上清清楚楚写着白银五万两!程明度又将银票反反复复看了几遍,确认银票不是伪造。

    青年道:“不用看了,银票是万通钱庄的,全国各处都可兑换。这五万两是定金,只要你答应接镖,这张银票就是你的。只要你把东西安全送到地方,还有另外五万两奉上!”

    院内众人听闻,这趟镖的酬劳居然是十万两白银,都忍不住掩口惊呼。十万两可不是小数目,金刀镖局成立十年来,只怕也没有赚到十万两之多。没想到居然有人会一趟镖就给十万两,到底是什么样的主顾啊!

    程明度脸上神情不断变化,心中冒出了无数个念头。这十万两白银着实诱惑,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镖,会给十万两?他心底升起一股不安之意。程明度的独子程涵年少轻狂,听见有十万两银子,顿时一拍桌子,大喊道:“好!天下就没有我们金刀镖局走不了的镖!十万两银子,你可不要说话不算数!把你要托的东西拿出来瞧瞧吧!”

    青年看了程涵一眼,鼻中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依旧看向程明度。程明度也觉程涵狂妄无状,忍不住怒喝道:“住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程涵不服气,走到父亲身边,压低嗓子道:“父亲,这可是十万两啊!”

    程明度重重哼了一声,怒骂道:“你眼中就只有银子么!”

    程涵又被骂了一句,又不好回嘴,哼了一声,满脸不以为然。程明度对那青年问道:“不知道你要托什么东西?居然能值十万两白银。”

    青年道:“值不值这么多银子,不用你管。你只要将东西送到就行!”

    程明度左思右想,众人也都看着他,不知他要如何决断。程明度感受到众人火热的目光,寻思道:“若是今天不敢接这趟镖,今后金刀镖局的招牌算是砸了。可是这么高的镖银,只怕是徒惹是非啊!”他想了半天,终于咬咬牙,把脚一跺,道:“好!我接这趟镖!请你择日将宝贝押运过来吧!”

    青年道:“不必,就在今天!”说完,伸手又从怀中拿出一个小木盒,大约尺许见方,道:“我要托的镖,就是这盒子里的东西!”说罢挥手一甩。那盒子滴溜溜飞速旋转起来,平平稳稳又向着程明度飞去。

    程明度有了第一次的教训,尤其这次盒子的力道看来还要大了许多。他居然不敢托大,脚下不由自主退了两步。程涵在旁看见,自以为是出风头的良机,大喊一声:“我来!”

    程明度一惊,想要出言阻止已经来不及。程涵单手在盒子上一按,本以为这一下定要教盒子停下。谁知手掌一热,掌上油皮已经被磨掉一块,火辣辣的疼。那盒子去势不减,撞着程涵肩膀。撞得程涵几乎站立不稳,斜向一旁歪了歪。而盒子依然奔着程明度而去。

    程明度无处可退,硬着头皮双掌齐出,在盒子上下一夹。盒子上的力道经过程涵减弱,所剩无几,程明度轻松接下,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他托着盒子,感觉也没什么重量,盒子里装的只怕不是什么古董珍宝。盒子古色古香,雕花倒也考究,可惜并不是什么名品。程明度不禁好奇,这盒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他忍不住伸手把住盒盖,就要打开。旁边众人也伸长了脖子,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宝贝。然而那青年忽然道:“哎!程局主,这盒子只怕你打开不得吧!这可不合规矩!”

    程明度醒悟,忙将盒盖又摁紧,口中连声道:“是是,是我大意了!不知道你要把这盒子送到哪了?”

    青年转身一跃,人已经到了大门顶上,回头道:“金陵乌衣巷萧家大宅!”话音一落,人已经不见了,只听远远地又传来一声:“限期十天内送到!否则……”最后声音渐远,已经听不见了。然而这最后几句虽没听见,可是众人都听出了威胁之意。

    程明度心一沉,他倒不是怕这年轻人的威胁。虽然对方武功胜过自己,可是金刀镖局屹立十年,也自有立身的本事。让他不安的是,这次这镖托得奇怪。不光是报酬太高,而且托的东西,似乎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而且送去的地方,什么萧家大宅,也是没有听说过。程明度倒是常去金陵,可是从来没去过乌衣巷,也就更不知道还有个姓萧的人家!

    程涵喜道:“送去金陵?!这么近!这江南地界各路绿林,谁不卖我们面子。这银子赚得也太容易了!父亲,这趟就让孩儿去吧!”

    程明度怒喝道:“胡闹!没用的东西!就你这样目空一切,我让谁走这趟镖,也不会让你走!”说完,脸上阴晴不定,不知在琢磨什么。旁边的人也只能听见轻微自语声:“十天,十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