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七章 九命
    金九命说出这句话,自然就是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苏拙道:“金九命,既然你承认了,还不给枉死之人偿命?”

    金九命冷笑一声,忽然莫名其妙地问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叫九命?”

    众人一阵茫然,不知此时此刻他为何要这么问,难道还是想拖延时间?有人怒喝道:“这种人还跟他废话什么?大家一拥而上,也算为无辜之人报仇!”

    苏拙却只是问金九命道:“什么意思?”

    金九命嘿嘿一笑,道:“苏拙,你才不过死过一次。而我已经死过八次了!我这条命,是八次从鬼门关走回来的。你要让我给一个小畜生偿命?恐怕是在说笑吧?”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心里都在想:这人当真死过八次?俗话说一夫拼命,万夫莫敌,众人竟都一时为金九命的凶悍震住了。苏拙深吸无错小说一口气,双手一分,摆了个姿势,道:“那我只好为小豆子报仇了。”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金九命断喝一声,右手上阔背钢刀猛然劈出。刀芒从苏拙面前划过,斩下了鬓角两根头发。苏拙知道这一刀只是威吓,并没有真看下来的意思。他动也没动,任凭锋利的刀锋在脸边掠过。旁观众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想不到苏拙定力如此之强。

    苏拙等刀锋一过,右手屈指成爪,便去勾金九命左手。金九命左臂始终垂着,侧身避过,右手刀锋回卷,将苏拙逼开。苏拙稍稍后退,让过三尺之外,猛然又向前,口中道:“还不出左手么!”

    金九命冷笑道:“凭你还不配让我使用左手!”右手刀舞出一片烂银,在身前形成一层刀网。只见这刀网密密层层,只见锋芒,不见刀身。苏拙在层层刀网笼罩中,如一片落叶,虽狂风乱舞。只见他身形越来越开,到最后只能看见一道白色影子,在刀光间来回穿梭。

    群雄看得傻了,一人道:“这两人居然有这样鬼神莫测的功夫!可笑我们还来找他们的麻烦,原来人家是不屑于跟咱们动手!”

    他说了这话,其他人都有些黯然。唐越松叹息道:“这金九命到底什么来头?有这样的刀法,居然在江湖上籍籍无名,真是咄咄怪事!”

    一个老者笑道:“你才活了几年,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这个金九命少年就成名了,可惜后来销声匿迹。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做了朝廷鹰爪,可惜可叹……”他言语中颇为惋惜,显然觉得金九命入朝为官,乃是自缚手脚,浪费了大好的本事。

    一人忽然嘿嘿冷笑,众人看去,原来是朱贵。他道:“人各有志,子非鱼,焉知鱼之乐?金九命进皇城司十几年,做到了第一总捕的位置,被钦封神捕称号。权势熏天,炙手可热,就连京城那些大官老爷,也要对他客客气气的。你还觉得他不值么?”

    人群中响起一阵叹息,有人附和道:“是啊,比咱们一事无成,浑浑噩噩地,强过太多了。”

    说话的功夫,那恶斗两人有起了变化。只见那道白影几个纵跃,居然穿过了刀网,近到金九命三尺之内。金九命阔背刀失了距离优势,反而成为累赘。只见刀芒一暗,金九命主动收回刀势,居然取了守势。

    旁观的人不竟“咦”了一声,唐越松又道:“这苏拙三年前可没有这么高的功夫啊!怎么死了一次,居然这么厉害了?难道他也像金九命一样,死一次就厉害一次?”

    旁边的人捋须道:“看来他三年间没少吃苦啊!”

    一人反驳道:“就算再刻苦,三年时光也不会如此脱胎换骨!我看这其中必然有奇遇!”

    朱贵哈哈大笑。他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这群人猜来猜去,只觉有趣。唐越松机灵,一听他笑,就知道他定然知道内情,问道:“朱老板,看来你是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朱贵呵呵一笑,摇手道:“不可说不可说,生意还没做成,怎么能把底价报出去呢?”

    他这一说,更惹得众人心痒。一人道:“朱老板,想做生意还不容易。这里站的,可不都是你的主顾?咱们也可以商量商量嘛!”

    朱贵小眼转转,瞅了瞅战场中的苏拙,忽然诡秘道:“你们听说过六道轮回经么?”

    唐越松经历过少林之事,自然知道,脱口道:“当然知道,那不是少林的**么!”他忽然住口,满脸不可思议之色,惊愕道:“你是说,苏拙他……”

    朱贵莫测高深地笑了笑,道:“不可说,不可说……”

    他虽然这么说,旁人却都以猜到了,更加想要看看苏拙的身手,看看这传说中的六道轮回经到底有多神奇。

    苏拙欺身到近前,金九命仍然托大,不肯使用左手,一时间只能防守,进攻得更少了。苏拙双掌出招越来越快,就听金九命狞笑一声,咬着牙道:“苏拙,三年前我不在京城,看来当真是此生憾事!否则这一战三年前就已经结束了。想不到迁延三年,居然让你练了这一身功夫!”

    苏拙见他在强攻之下,居然还能说的出话,也不由得惊讶,笑了笑,说道:“吃一堑长一智。三年前我武功不济,被追捕得如同丧家之犬。难道还不该让我苦练武功么?”

    金九命大喝一声:“的确应该!可惜,你终究还没有练到家!”喝声一落,金九命缩在袖子中的左手忽然由下往上掠起。

    这一下出乎意料,又快逾闪电。苏拙闪避不及,头向后一仰。这一掌从脸前划过,虽没碰着皮肉,掌风却已激得脸颊生疼。苏拙暗自惊骇,脚下后退两步。金九命却趁势而上,丝毫不给苏拙喘息之机,右手刀,左手掌,双双而至。

    苏拙被他激起豪情,又想到小豆子惨死情景,那一对失去孩子的年轻父母的痛哭,一时间胸口郁满怒火。他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双目忽地闪出一点绿芒,瞧来如同厉鬼眨眼。

    金九命从没见过这等情形,骇了一跳,手上招式顿了顿。然而他身形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上去,刹之不住。苏拙双目忽地又变得血红,一双眼睛似要滴出血来。金九命脱口道:“这是什么功夫?”

    然而不等他听到回答,苏拙双掌已然印在了他胸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