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一章 残杀无辜
    许多人听了朱贵的话,都不吭气了,眼睛却盯着苏拙,似乎生怕他跑了。苏拙倒是浑不在意,似乎这些人要杀的,根本不是他。他眼光在所有人脸上扫过,心中不停盘算。那提阔背刀的蒙面汉子一双眼睛在苏拙身上打量,忽然大声道:“苏拙,你真的记得那名册上的名字?还能默写出来?”

    苏拙皱起眉头,不知他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唐越松忽然道:“苏拙,朱老板都开口为你说情,我们自然不好动手。可是你万一把名册对外人说了,那又如何?”

    他这一说,又有许多人泛起了疑惑。苏拙看着众村民,道:“我苏拙对天发誓,若是泄漏名册的内容,叫我万箭穿心,死无葬身之地!这样如何?这些村民与此事无关,何必为难他们?”

    唐越松站出来道:“苏拙,既然你发下毒誓,我们就暂且相信你的为人。只要你当真不泄漏这个秘密,我们自然不会为难这些村民!”说着一挥手,几个蒙面人割断绑缚村民的绳子,放他们离去。苏拙眼睛看着百姓走出大门,心里默数人数。除了关员外一家,其他人果然都被扣押在此。

    忽然一对夫妇拉住苏拙胳膊,急道:“苏先生,小豆子还没回来……”苏拙吃了一惊,这个小豆子是他的学生。这塾馆里总共就**个孩童,属这个小豆子最是调皮。昨日就是因为这个小豆子胡闹,其父母才将苏拙请回去吃饭,借机教训顽童。

    苏拙问:“出了什么事?”

    夫妻两人断断续续道:“方才……方才,小豆子嚷着闹肚子,他们……他们便让他去茅厕了……”

    唐越松哼了一声,道:“该不会是跑了吧!你们就这么看押的人?”

    那个被苏拙叫出名姓的金刀镖局程局主道:“姓唐的,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来教训老夫?塾馆四面路口都有人把守,一个孩童难道可以避过这些高手逃走么?”

    唐越松哼了一声,闭口不言。苏拙放心不下,忙从后门去茅厕查看。众人怕他也趁机逃走,紧跟在身后。刚出门拐个弯,还没到茅厕,就看见前面草堆旁边趴着个小小的人形。苏拙心一沉,一个箭步冲到跟前,将那孩童抱在怀中。果然就是小豆子,然而这个最顽皮的孩童,已经紧闭双目,再也没有了气息。

    苏拙双目通红,低声喝问:“为什么杀人?!”

    群雄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人说话。小豆子的父母大嚎一声,从苏拙怀中抢过儿子尸体,顿时泣不成声。苏拙缓缓站起身,一双眼睛射出凶狠的光芒。他又问了一句:“是谁杀人?”

    许多人被他阴冷的口气吓了一跳,几乎不敢与苏拙的双眼对视。唐越松忽然颤声道:“苏拙,我刚才在村口拦截你,这你是知道的。我绝对不可能杀这个孩子!”

    他说完,慌忙跑到一边站起,生怕与剩下的人沾上关系,惹苏拙怀疑。而与唐越松一道的另外几人,也赶忙跑到旁边。他们都见过苏拙显露功夫,自知绝对不是对手,与其被他怀疑,不如早点撇清关系。

    剩下的个个都有嫌疑,苏拙目光死死盯着他们。一人说道:“苏拙,你不要信口开河,怀疑我们。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岂会出手杀害一个幼童?一定是这孩子不小心摔倒或者隐疾发作!”

    苏拙冷笑一声,喃喃道:“这就是所谓的正道么?全是一帮猪狗不如之徒!”说着将小豆子的尸身接过来,把他衣领掀开。只见脖颈后侧有三根清晰的淤青指印,赫然醒目。苏拙道:“他分明是被人从身后掐住脖子,拧断脖骨而亡。你们还敢说什么隐疾发作么?”

    众人顿时哑口无言。一个老者道:“苏拙,就算你说得对,你也不能将我们都骂了!杀害幼童的凶手的确是败类,可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旁人起哄道:“是啊是啊,跟我们可没关系!”

    “苏拙,你可不要疯狗乱咬人!”

    那程局主道:“苏拙,记得你的承诺,绝不把名册的事向外人说!对了,我们还要去山上搜一搜,免得你偷藏起来!今天的事就先记下,大家都先散了吧!”

    “对对对,散了吧散了吧。明日一起去好好搜一搜!”

    “苏拙,名册的事,你若敢对外人说一句,那就对不起了!”

    众人说着就想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苏拙耳中听着那对年轻夫妇的嚎哭和群雄的冷言冷语,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这里本是一个平静的山村,就因为这些人的到来,引起了这么大的波澜。一个无辜的孩子惨死,而这些所谓的正道英雄,却事不关己,漠然视之。

    苏拙冷冷道:“谁都不准走!”

    众人都准备离开了,听见此言,又回过身来。群雄对视一眼,一人道:“苏拙,我们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赶紧回去处理这孩子的后事。若是再纠缠不清,休怪我们不客气。当年你侥幸没死,今天可就不一定有这么好运了!”

    苏拙冷笑:“那就试试看吧!”话音刚落,人影忽然消失不见了。群雄一愣,紧接着就听见一声痛呼。

    “哎呦!”苏拙出现在一人面前,抬手一拳,打中小腹。这一拳劲力刚猛,把那人打得肚腹中翻江倒海,弯着腰缩倒在地。苏拙打完一拳,好不停留,又闪身到另一人身边,依法施为,又打倒一人。群雄只听着身边痛呼不断,偏偏看不清苏拙的身法。稍不留神,就被苏拙找到破绽。

    一个老者大喊:“大家不要慌,围成一圈,瞧他还能如何!”话没说完,苏拙已到面前,一拳正打在张开的嘴上。顿时牙齿掉了两颗,口中窜血,将面巾染红。

    其他人倒是听从了他的建议,忙背靠背围成一圈,举着兵刃只顾招呼。苏拙这一番恶斗,颇耗内力。此时群雄有了防备,便难以成功,只得停下来喘气。

    一人觑着机会,叫道:“小贼气力不济了,大家并肩子上!”

    “没错!我就不信一人一刀,砍不死他!”

    苏拙为学六道轮回,先学佛经。武功固然精进,心性境界更加提升。方才他毕竟存了慈悲之心,即使心中愤怒,仍不肯下重手,因此只是出手教训,没有重伤一人。可是这些人全不管他的好心,一见便宜,立马攻上。

    群雄三五个人围成一圈,几个圈子四面同时压上。众人知道比武功,想是难以比过了,便只拿着刀剑横劈竖砍,全没有套路。然而苏拙一双肉掌,无论如何也难敌四面刀剑相攻。苏拙知道不能硬拼,纵身一跃,跳到半空。群雄围成了圈子,防守有余,进攻不足,更加难以跳起来相斗。

    苏拙身在半空,眼角忽然瞥见一边那个淡黄袍子的汉子,静静站在旁边,冷眼观瞧。苏拙冷哼一声,平出一掌,就向那人拍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