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章 闯虎穴
    苏拙心中暗自提防,寻思道:“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碰到这个朱贵?难道真是巧合?”正想着,朱贵已经走上前来,对苏拙道:“苏先生,怎么这么巧啊!”

    苏拙冷笑:“我也想说,朱老板果然与传闻中一样,哪里有纠纷,就会出现在哪里!”

    朱贵呵呵一笑,说道:“苏先生所言不错,我朱某商人本性,更何况是做这江湖上的生意,更要多长些心眼!”

    唐越松身份已经被苏拙知道,也不再隐瞒,摘下面巾,道:“朱老板,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这里的事,跟你没关系,你这就请吧!”

    朱贵也不生气,笑道:“唐掌门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以商量的,既然可以商量,就都跟我有关系。你师父在世时,也与我做过几桩买卖,相处还是很合得来的嘛!唐掌门,不如我们也来做个交易如何?”

    唐越松道:“什么交易?”

    朱贵道:“你们先把苏先生放开!苏先生毕竟读圣贤书,岂可如此对待!”

    唐越松大声道:“不行!苏拙诡计多端,先师生前就多次上过他的当!我们好不容易拿住他,岂能随便就放?!”

    苏拙冷笑:“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话音刚落,他身形已然不见了,却忽然又在唐越松身后出现。在场几人无不骇然,根本没有看清苏拙如何闪过去的。这身法当真像是白日见鬼,所有人心中都是同一个想法。苏拙却知道这是从六道轮回经前两卷地狱道和饿鬼道中学来的。第一次在人前使出来,竟有奇效。这两卷中的功夫,全是诡异的邪招,旁人更是前所未见。

    朱贵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双小眼睛在苏拙身上转了几转,仿佛要重新认识这个人一般。他笑道:“原来苏先生当真是深藏不露,看来大家都看走了眼啊!哈哈哈……”

    唐越松背脊发凉,回过神,提刀戒备。他沉着声音,道:“苏拙,想不到三年不见,你居然练成了这么一身功夫。只不过我们虽然奈何你不得,塾馆里那些村民和华平的女儿,可就没那么容易脱身了!”

    苏拙冷冷道:“果然是你们抓的人么?枉你们还自称名门正派!”

    蒙着面的几人互相望望,各有所思,却都不敢开口说话,生怕被苏拙猜到身份。唐越松冷笑道:“苏拙,管你说什么,不得到江湖名册,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朱贵忽然惊呼一声,道:“啊呀,原来你们也是本着那本名册而来的,这可巧了!既然大家都各有所求,那就可以商量嘛。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慢慢聊?”

    他看向唐越松,见他并无异议,才又看向苏拙。苏拙道:“我要先见到被抓的村民!”

    朱贵道:“这还不容易!我们索性就一起去塾馆坐坐!”说着就往前走。那几个蒙面人居然跟着他就走,苏拙不由得暗暗留心。他本就为救人而来,便跟在最后。

    进入塾馆的大屋,果然见到百里村的村民,全坐在地上,手足被捆,嘴里塞着棉絮,发不出声音,只能眼巴巴看着苏拙。苏拙眼睛一扫,见屋里约莫有二十人,都蒙着脸,掩饰身份。他们或站或坐,三两个一群,又互相提防着其他人。如果算上隐在周围的人,大概能有三十多人。

    所有人看见苏拙进来,都站起了身,却没人先说话。苏拙淡淡一笑,道:“大家何必都蒙着脸面,这世上若说还有人知道你们的身份,那个人就一定是我了。不如大家摘了面巾,坦诚相见如何?”

    所有人面面相觑,都不说话。现场只有唐越松一人因为身份已露,现了面目。其他人有所顾忌,并不理会苏拙的话。苏拙哼了一声,道:“华山刘之前、宋之路,你们的师父沈藏锋也算一代宗师,怎么二位却没有继承他的衣钵,反而与卫潜同流合污?你们在哪儿呢?不出来与我见见吗?”人群中有两人打了个哆嗦,显然就是苏拙叫破名字的二人了。

    苏拙有过目不忘之能,当年抄过一遍名册,就牢记在心中。虽然有的人并不认得,却记得名字师门。他又道:“金刀镖局程局主,你老人家也来了吧?怎么没有主持大局呢?”

    一个头上夹杂白发的蒙面汉子哼了一声,别过头去。苏拙一连叫了十几个人名,却没人敢答应。就在这时,从塾馆后门进来一个汉子,穿着淡黄袍子,虽然也蒙着脸,却毫无顾忌,大声道:“苏拙,你不必使这打草惊蛇的计策。就算你把我们所有人的名字都叫出来,我们也不怕。今日你不把名册交给我们,他们都要给你陪葬!”

    这人声音陌生,苏拙并不认得,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只见他右手提着一柄厚重的阔背刀,左手似乎有些残疾,始终缩在袖子里,隐约露出手掌,可以看见手上少了两根指头。朱贵笑道:“这位壮士说笑了,凡事都有个价。你跟苏先生做生意,怎么能强买强卖呢?总要坐下来,好好谈谈价钱吧?”

    那人狞笑一声,手中阔背刀忽然落了下去,正好搁在身边一个孩童的肩上。这刀十分厚重,他却举重若轻,刀锋离小儿脖子只有两寸。众人鼻中忽然嗅到一股尿骚味,那男童吓得脸都白了,一时哭也哭不出来,下体却已尿了出来。

    苏拙骇然失色,忙道:“住手!你们把人放了,我这就把名册给你们!”

    那人总算将刀收起,那男童这才哇哇哭了出来。那人手一摊,道:“拿来!”

    苏拙叹口气道:“那份名册早已毁了,要我交给你,只有等我默写出来!”

    那人眉头一皱,怒道:“你耍花样!”

    其他人却有些惊讶,唐越松道:“苏拙,你果真将名册毁了?”

    苏拙双手一摊,道:“我骗你做甚?当年我被人构陷,身陷囹圄,若是身上有什么名册,还不早就被搜了出来?如今那本名册只在我脑子里记着,你们想要,总要等我默写出来!”

    几个蒙面人忽然哈哈一笑,一时忘了闭口不言的禁忌,道:“既然如此,还要默写做甚,直接把你宰了,岂不是万事大吉!”

    旁人也反应过来,既然他们害怕被人拿到名册,索性把苏拙一刀砍了,一了百了。朱贵忙道:“各位慢来,这可不是做生意的规矩!哪有买家把卖家杀了的道理?这岂不是强盗所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