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京师诡谲卷第三十三章 尘埃落定
    王成只带了两千人,昼夜兼程,赶到京城已经筋疲力尽。就是这样的一伙人,冲进人群,当者披靡。到处都是惨呼哀嚎,抱头鼠窜。卫潜苦心经营多年,终于将势力由原先的江南扩展到北地。眼看着今夜一战功成,谁知道半路却忽然杀出了这么一伙人。

    他似乎已经隐隐感觉到大势已去,先将卫胜推出人群,自己孤身杀奔净尘。卫潜使的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净尘也抵挡不住,左支右绌,连连后退。

    战场上喊杀声越来越稀疏,城防营、王定边禁军、羽林卫,战死的战死,投降的投降。王成的戍边军已经控制住局势,严守着各处要道,将想要逃跑的人一一捉拿。卫潜与净尘酣战许久,净尘尽取守势,卫潜武功再高,也是无可奈何。

    一队人持枪上前,将纠缠的两人围住。台阶顶端,缓缓出现一乘车辇,大内侍卫拱卫左右,冷冷打量着台阶下的局势。净尘忽然后退两步,道:“卫潜,大势已定,你还是认命吧!”

    卫潜经过一番恶斗,衣袍撕裂,发簪也不知何时掉落,披头散发,全没有往日风度。他垂着头,怔怔盯着地面,忽然凄然一笑。华平、燕玲珑、凌霜和王仲平、马真等人,经过一番厮杀,早将卫潜的黑衣死士消灭干净。几人在卫潜面前围成半圆,恨恨看着卫潜。

    燕玲珑喝道:“卫潜,你完了!”

    卫潜忽然仰头大笑,笑声在空旷的广场上久久回荡。他似乎自言自语,不住说道:“功亏一篑,功亏一篑……”

    华平冷哼一声,道:“你以为自己离成功很近,其实早就在苏拙计算之内了。当你潜入京城开始,苏拙就猜到了你的阴谋,派人给远在西北边境的王成将军送信。你有今天,全是你咎由自取!”

    卫潜抬起头来,脸上依旧带着一股凛凛不可侵犯的威严。他向面前几人打量一眼,睥睨群雄,一点也不像一个失败者的模样。燕玲珑道:“卫潜,你虽然想到我派人去盗你的那份名册,却没想到苏拙居然请净尘大师再将名册抢了回来。虽然那名册还到你手上,可是他早已抄写了一份。你苦苦等待的江湖高手,都已经得到了消息,一个也不敢来!”

    卫潜越听越怒,目眦欲裂。燕玲珑又道:“你真不应该杀了鬼隐师父!如果他在,如何识破不了苏拙的布置?可惜你太自大了,以为除掉苏拙,便再也没有阻碍。岂不是,你的一举一动,全被苏拙预料到了!”

    卫潜凄然一笑,轻轻道:“苏拙的确是不世出的人才!可惜,却是个不识时务的笨蛋!因此他还是死了……”

    忽然,人群中跳出一人,满身污泥,披头散发,平举长刀,直刺卫潜。卫潜早看出他是服部千战,冷哼一声,双手平抓。服部千战被一道无形劲力扯动,向前一个趔趄。卫潜左手顺势搭在刀背上,右掌在服部胸口轻轻一拍。服部千战如同撞在石墙上,口中喷血,飞出去三丈。

    卫潜冷哼一声,道:“忘恩负义之徒!”

    服部千战忍着内伤,以刀撑地,挣扎站起,一双眼睛充满刻骨的仇恨,瞪着卫潜。他将口中血咽下,喝道:“卫潜老贼,你骗的我好啊!我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可笑我服部千战一生磊落,却做了你手中之刀,害死了苏拙!”

    卫潜一怔,不知他怎么会知道此事,转念一想,苏拙拿到了名册,自然就知道了上面记录的内容。他冷笑不语,服部千战忽然转身,冲众人喊道:“王纨是我杀的,陈平原和月婵也是我杀的。一切都是卫潜老贼指使,目的就是为了陷害苏拙,挑起王定边攻打皇宫!”

    身负重伤,坐在地上的王定边闻言,恍然大悟,一拳重重砸在地上,悔恨不已。卫潜不意服部当众自陈罪行,也吃了一惊。服部千战又对卫潜道:“卫潜,我本事不济,无法杀了你给苏拙报仇,唯有一死,回报苏拙在天之灵!”话音一落,他双手握住长刀,用力一掰。只听一声脆响,一把钢刀从中折断。服部千战一手握住一截断刃,死命割入腹中。一时间血流如注,在脚底形成一个水洼。

    华平和燕玲珑本来见服部千战现身,为苏拙洗脱了罪名,心中高兴。谁知剧变陡生,还没反应过来,服部已然自尽倒地。两人一阵黯然,都在想,如果那天没有去断情崖,说不定此刻服部千战已经泛舟东渡,远离世事纷争了……

    华平怒道:“卫潜,已经这么多人因你而死了,难道还不知收手吗?”

    净尘合十叹道:“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卫潜,你已有无上的地位,无边的权势和财富,为何还要苦苦追求那一身黄袍?你难道不知,高处不胜寒,爬得越高,能看到的风景便越少么?”

    卫潜冷笑一声,反问道:“苏拙和你们不过是一个江湖浪子,一个出家和尚,还有一群盗匪,这天下与你们何干?什么人当皇帝,又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为何偏偏要来趟这趟浑水?”

    华平等人都是一怔,都无法回答卫潜的问题。也许已经死了的苏拙,能够解答。就像他们不懂卫潜的孜孜以求一样,卫潜也永远无法知道苏拙的心思。

    台阶上忽然有人大喊:“卫潜,皇上问你,当年你放弃荣华富贵,为何今天却又做出这样的事?”

    卫潜哈哈一笑,道:“成王败寇,又有什么好说的?皇帝谁不想当?你当初若不是听了鬼隐的话,杀死兄长,今天坐这个位子的,也不会是你!”

    王成怒喝道:“逆贼还敢胡言乱语!”

    贾彦知忙不迭跪在地上,向着高高在上的车辇磕头,道:“皇上,这件事全是卫潜逼我做的,老臣是迫不得已啊!求皇上饶命……”

    卫潜看着贾彦知匍匐的背影,忽然感觉一阵凄凉,幽幽叹道:“想不到我卫潜何等人物,居然与这帮小人为伍!你们想要我认罪伏法,只怕是痴心妄想!”话音一落,忽地浑身一震,手足关节出喷出一道血箭,竟然自断筋脉而死。死后尸身依旧直挺挺站着,双目圆睁。一帮士兵竟吓得不敢上前。

    真相大白,反贼伏法。台阶上的侍卫随即奔下来传旨,便要论功行赏。王成率部乌泱泱跪倒一片,山呼万岁。华平与燕玲珑对望一眼,心中都是一样的想法。终于结束了!

    四海盟一个堂主喜道:“盟主,要论功行赏啦!”

    燕玲珑淡淡一笑,道:“最应该奖赏的人早已经不在了,我还留下来做甚?”说完与华平手挽着手,扬长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