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九章 兔死狗烹
    华平颤抖着双手,慌忙打开标着一的那个锦囊。锦囊里有两张纸条,还有一枚沉甸甸的钢镖。华平从中取出那两张纸条,只见第一张纸条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等”字。他与燕玲珑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不解。燕玲珑疑惑道:“等是什么意思?”

    华平向纸条上看去,看见等字下面还有几行小字,便开口读道:“卫潜和鬼隐都是当世枭雄,两人之间恩怨纠葛复杂,绝不会齐心。我若活着,他们一定合力对付我。只有我死了,才有机会使他们互相猜忌防范。狡兔死、走狗烹。我一死,鬼隐对于卫潜来说就没有作用了,相反还会成为隐患。而鬼隐必然不甘于束手就死。两人之间必然有一番较量。鬼隐除了用智,一无所有。京城的势力,全是在卫潜手下。因此,卫潜一定会将鬼隐除去。等到那个时候,便是实施下一步计划的时机!”

    华平与燕玲珑互望了一眼,心中都感慨苏拙算计之深。可惜斯人已逝,再也难见音容笑貌。华平强打起精神,深吸一口气,道:“既然苏拙用自己的性命争取到这个机会,我们一定不能辜负他的苦心。只有将卫潜老贼的奸谋粉碎,才能真正为苏拙报仇!”

    燕玲珑坚定地点点头,道:“虽然要等待时机,但是我们现在也不能闲着。”说着便匆匆召集四海盟下各堂口头领。

    华平将第二张纸条展开,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他低头默读下去:看到此信,可至汴梁城西郊外十里的断情崖,找一位祭奠的朋友……

    华平将书信看完,长长叹了口气,将信重新塞回锦囊,连同囊中的那枚钢镖,仔细放进怀中。就在这时,四海盟七个堂主也已经赶到。燕玲珑展开一张东京汴梁附近的地图,来不及让大家坐,便开口道:“各位堂主,我们与岳阳侯卫家已经勾心斗角里几个月,如今终于到了决战的时候!”

    几个堂主互相看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他们都是盗匪出身,从前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没有什么不敢干的。燕玲珑知道这些人必须以利动之,方才能激起他们的动力,便接着道:“卫潜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如今他已在京城布置,很快就要天翻地复。现在只有靠我们来阻止他的奸计了。此事若成功,我们就不再是贼,而是定国安邦的大侠!到时候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七个堂主同时爆发出一声好。燕玲珑点点头,道:“咱们七个堂口,除了天枢、天璇两个堂口的人手都在外监视着卫潜手下的行动外,其余五堂,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即日起分批潜入汴梁周围五个村镇,对京城形成拱卫之势。联络汴梁分舵的兄弟,严密监视京城里的风吹草动!”

    七人领命而去,各自准备。忽然门口站着一人,喊道:“盟主!”

    燕玲珑回头,不禁一愣,道:“商程?你有何事?”

    飞天鹞子商程上前道:“盟主,请你也给我布置任务吧!”

    燕玲珑笑道:“商程,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如何能再让你赴险?我知道你一直想还我的恩,如今你已立下大功,什么恩情都已还清了。我早说过,我们两不相欠,你要离开,随时都可以!”

    商程却摇摇头,道:“盟主,你令我潜进卫府,把卫潜老贼的那本名册盗出来。可惜商某无能,中途失手,没能完成任务。盟主不但不责罚,反而擢升我为扬州分舵的舵主。我现在欠你的越来越多,除了粉身碎骨,无以为报!那人伤我并不重,伤势早已好了。请你给我下命令吧!”

    燕玲珑见商程坚决,点点头,道:“也好!你号称飞天鹞子,轻功比许多人好很多。你带上人手,在外围策应,随时听候我的命令!”

    商程大喜,抱拳大喊:“是!”

    燕玲珑布置妥当,对华平道:“走!去京城!”不过多久,瓜洲镇两匹骏马飞驰而出。华平燕玲珑不等众人,先行向东京汴梁并骑而去。

    汴梁城西,断情崖。服部千战盘腿坐在崖边,面前地上摆着酒肉,燃着两支白烛。他一言不发,倒一杯酒,缓缓洒在地上,接着自己再仰头喝下一杯。如此一杯接一杯,一壶好酒很快见底。服部千战终于开口道:“朋友,好走……”

    话音刚落,身后忽然簌簌作响。服部千战皱起眉头,手缓缓按在脚边长刀柄上。身后那人却率先喊出了他的名字:“服部千战!”

    服部吃了一惊,起身面向来人。树林中走出一男一女,正是华平、燕玲珑二人。华平看看地上的酒肉,道:“服部千战,你果然是赤诚君子,信守承诺,来这里祭奠苏拙!”

    服部千战沉着脸,警惕道:“你是谁?”

    华平道:“跟你一样,也是苏拙的朋友!”

    服部不敢放松警惕,道:“我不认识你!”

    “你虽然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华平道,“你就是杀害王纨、陈平原、月婵的真凶!苏拙早已知道是你做的,安排我来这里见你!”

    服部千战脸上阴晴不定,道:“你想怎么样?”

    燕玲珑忽然射出一枚钢镖,正是锦囊中那枚。钢镖去势并不急,服部千战随手接住,定睛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这钢镖造型奇特,呈六瓣,中间刻着聚义二字。服部颤声道:“这镖你们从哪里得到的?”

    燕玲珑冷哼一声道:“服部千战,这枚镖你再熟悉不过了吧?当年你母亲就是被这镖射中,身受重伤,落下隐疾,不治身亡。不过你可知道这镖是什么人的?”

    服部茫然摇头,隐隐感觉到有个巨大秘密。华平道:“这枚镖上刻着聚义二字,是原来的聚义山庄庄主曲圣州所用。而这个曲圣州你可知道是什么人?正是卫潜的手下!”

    服部千战心一沉,脱口道:“什么?”

    燕玲珑接着说道:“当年围攻你们母子,正是卫潜一手策划的。他又装好人,将你们救下,以此使你感恩,为他所用!卫潜有一本名册,记录着效忠他的所有人的名字。名册上将你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苏拙早已知晓一切,这才故意请你留下来祭奠他,目的就是让我们告诉你真相!”

    “什么?!”服部千战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可能!不可能!”他握紧拳头,手中的钢镖将手掌扎出血来,他也没有知觉。想到这么多年听命卫潜,原来竟是一场欺骗?!服部忽然仰头大喊一声,喊声在山谷间回荡。他一边呐喊,一边拔足飞奔,没有顾华平和燕玲珑,一头冲进树林,很快就不见人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