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六章 朋友
    苏拙抬起眼帘,轻蔑地看了卫潜一眼。那眼神不像一个囚徒,却好像对卫潜充满了怜悯。卫潜被他这一看,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本来以为此时的苏拙成了阶下之囚,早该锐气尽失,风度全无。谁知苏拙如此傲气,就算明知死期将近,也不露出一丝的怯意。

    卫潜冷哼一声,道:“苏拙,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你不是很得意么?怎么现在笑不出来了?”

    苏拙果然轻轻笑了一声给他看,道:“卫潜,你倒是清闲。居然还有心思来看我?”

    卫潜沉声道:“哼,不管怎样,我也要看看你落魄的模样,亲眼看着你身败名裂,身首异处!”

    卫潜明知苏拙有意激怒自己,却仍旧忍不住发怒。他压抑住发火的冲动,狞笑道:“虽然还没有将你处死的旨意,不过公告已经发出。很快整个武林,都会知道你的罪行。这样让你活着,岂不是比死了还难受?”

    苏拙哼了一声,道:“卫潜,你就是专程跑来说这些废话的么?”

    卫潜重重哼了一声,负着手转过身去。从牢门外走进来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巨大的兜帽将来人面目遮住。然而苏拙却已经猜到来者何人。卫潜有些不耐烦,道:“有话就快说!”说完,径直走出牢房,根本不想再看苏拙一眼。

    那人将兜帽摘下,果然是卫秀。两人一立一坐,相对而视。苏拙心中百感交集,喉头却有些哽咽。可卫秀却始终沉着脸,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既不喜也不悲。看着她的这张脸,苏拙忽然不知说什么好,最后终于开口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卫秀冷冷道:“距离你被抓,已经十二个时辰了!”

    苏拙自嘲地笑笑,道:“在这里也不知昼夜,想不到已经这么久了……”

    卫秀微微叹息,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苏拙打断她,道:“我不想对你说那种话,所以你也不要再说了!”

    这句话说完,两人又陷入了沉默。许久,卫秀才道:“我今天就是来见你最后一面……”

    苏拙笑了笑,道:“现在见到了。”

    卫秀转身,戴上斗篷帽子,就要离去。苏拙忙道:“等等!”卫秀回头,苏拙从怀中拿出一段布条,上面写着“好不要脸”四个字。这段布条正是他在邀香楼中,射在桌上的羽箭尾上的。苏拙将箭丢了,字条却保存下来。他伸出手,道:“这是你写的吧?还给你吧……”

    卫秀眼角跳了跳,什么也没说,也没有去接,转头就走了。苏拙看着她背影没入黑暗,发出一声干哑的笑,心却在抽搐。他摊开手,那布条落到地上乱草中。苏拙的心也随着那布条,沉了下去。

    门外忽然又有响动,苏拙却无意再去看。一个牢头端着托盘,上面摆着几样酒菜,不耐烦喊道:“吃饭了吃饭了!”

    牢头说完,将酒菜放在门口地上,就走了。苏拙许久没有进食,腹中空空,再加上伤后虚弱。看着那酒菜还颇为丰盛,有酒有肉,挣扎着爬了过去。他抓起一根鸡腿,啃了一口,又举起酒壶,伸到嘴边便饮。

    谁知酒还没有沾到嘴唇,一枚石子飞来,正好打在酒壶上。“嘭”一声,酒壶碎裂,一壶美酒尽皆洒在地上。苏拙抬头,眼中射出怒火,看向前面站着那人。来人竟是服部千战,苏拙不由得一愣。

    服部千战俯身收拾地上碎片,道:“这酒里有毒!”

    苏拙一怔,转而轻轻笑了起来,道:“你何必救我?让我这么中毒死了,岂不正遂了你们的心愿?”

    服部千战正色道:“我向来不屑耍弄这些阴谋诡计!我与你无冤无仇,何必盼着你死?何况,我早已将你当作朋友!”

    苏拙冷笑:“朋友?我相交多年的朋友,都要置我于死地。想不到你我才见几面,我就成了你的朋友?”

    服部千战道:“不论你如何想法,我服部千战当你苏拙是朋友!虽然我迫不得已,要与你为敌,但是却不希望你死于小人之手!要喝酒,我这里有!”说着从腰间解下酒囊,扔给苏拙。

    苏拙毫不怀疑,仰头即饮。喝过两口烈酒,苏拙轻轻咳嗽两声,叹口气,问道:“服部千战,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甘心听卫潜的命令吗?”。

    服部千战脸色暗淡下去,叹息道:“我不是听他命令,而是为了报恩!”

    “报恩?”

    “没错!当年我随母亲逃难来到中原,我们身无分文,又不通语言。母亲为了活下去,也借着自己的手段,干了些不法之事。当时正道之人正到处搜捕扶桑忍者,我们也不幸被盯上了。后来有一次,母亲终于失了手,暴露了行藏。我们被人包围,使尽手段,也无法遁逃。就在这个时候,卫潜经过,出手救了我们母子。还将我们带回岳州安顿。虽然母亲受了重伤,不久就离世了。但她临终之时,终于不用在漂泊颠沛。”

    苏拙点点头,自语道:“怪不得……”

    两人交替饮酒,一囊酒转眼告罄。苏拙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血色,微微有了醉意,也似乎恢复了往日意气风发的模样。他笑道:“难得在这死牢之中,还能有人与我共饮。人生如此,无憾矣!”

    服部千战见他潇洒开怀,自己反而有些伤感起来。他刚要开口,苏拙打断道:“你不必说了!我知道刚才的毒酒是卫潜安排的,你虽然救了我一次,却不能救我第二次。你帮卫潜除去我这个眼中钉,也算报了恩了,今后有何打算?”

    服部千战叹口气,道:“此事一了,中原于我,再无牵挂。我想,尽快东渡,回家乡看看。”

    苏拙点点头,道:“如今我苏拙众叛亲离,临死身边居然一个朋友都没有。既然你认我做朋友,可不可以多留两天。等我死之后,再给我带上一壶好酒,三柱清香?”

    服部千战望着苏拙精亮的眼神,忽的生出英雄末路的苍凉之感。许久,他才重重答应:“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