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五章 魔高一丈
    苏拙忽然轻轻笑了起来,他挣扎着坐起,看着鬼隐,嘶哑着嗓子,道:“我一直在想,谁会先来见我。没想到是你,这么说我又可以多活一阵了?”

    鬼隐找了一堆干草,与苏拙面对面而坐,轻轻笑道:“哦?何出此言?”

    苏拙道:“这一点也不难猜。裘讯将我押入大牢,一定会第一时间会同几位当事人进宫面圣,向皇帝陈述我的罪行。如果皇帝当即下令,将我处死。那么我必死无疑,你也没有必要再来见我了。既然你先来了,说明皇帝一时还没有决定。因此,你要来送我最后一程了!”

    鬼隐摇头笑笑,道:“你毕竟是我唯一的弟子,何必说这种话?看到你这样子,为师也很难过。可是谁叫你不听我的话?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只能怪你自己!”

    苏拙感觉十分可笑,道:“莫非我现在向你悔罪,你就可以将我从这死牢里救出去?”

    鬼隐脸上始终挂着莫测高深的笑容,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里虽然是死牢,为师倒也可以试一试!”

    苏拙点点头,道:“是啊,我差点忘了,你是名动天下,机智无双的鬼隐老人!师父,你还记得我当年经常问你的问题吗?当年你是怎么杀死太祖皇帝的?到现在这个地步,你总可以告诉我了吧?”

    鬼隐微微一笑,道:“苏拙啊苏拙,你毕竟还是年轻啊,很多事都还不懂。凡是经历过五代之乱的人,都应该知道,这天下想做皇帝的人数不胜数。而侥幸当上了皇帝的人,也永远都是战战兢兢,时刻提防着千千万万想做皇帝的人。别人只看见皇城禁宫,守卫森严,以为皇帝是这个世上最安全的人,想要杀皇帝,那是千难万难。可是我却认为,想做皇帝的人,是这个世上最听话的人。而皇帝则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杀的人!”

    鬼隐虽然没有说出杀人的手法,但这一番言论却也让苏拙若有所思。他笑道:“这么说来,卫潜也是那个想做皇帝的人,他一定对你言听计从!”

    鬼隐笑了笑,不置可否。苏拙又道:“不过卫潜与旁人不一样。他是一头噬人的恶狼,你可要小心了!”

    鬼隐淡然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还是想想你自己吧!”

    苏拙叹了口气,道:“事已至此,担心又有何用?说来也怪,人到末路,脑子里想的居然不是自己,而是别人。师父,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

    鬼隐皱眉,原本想来对苏拙劝诫一番的,可是不知怎的,他竟一味胡言乱语。但鬼隐又忍不住问道:“想什么?”

    苏拙道:“我现在脑子里想的最多的,就是师父这一次的精巧布局,当真是一石数鸟,惊天手笔!服部千战是你们的人,他的所作所为,自然都是你安排的。每一桩人命,不仅将我引向赵晏,而且还能将嫌疑牵扯到我身上。不但成功制造了王定边与赵晏的冲突,还把我顺手除掉了!”

    鬼隐并不反驳,道:“你倒是后知后觉。不过比起那些现在还蒙在鼓里的蠢货,你已经算是聪明的了!”

    苏拙微笑道:“不仅如此,你还能找到那么多人一起指证我,也算费尽心机。不过在公堂上,你并没有让万章说出我杀王纨的动机。王定边不是傻子,我与王纨无冤无仇,为何要杀他?我想,你们下一步一定还要在赵晏身上做文章。让王定边以为是他派我杀了王纨,理由同样是因为妒忌!”

    鬼隐忽然饶有兴趣起来,道:“哦?你接着说!”

    苏拙又道:“王定边手握十万禁军,都在汴梁外围布防。如果他与赵晏当真发生冲突,一旦处置不当,就会引起动乱。而偏偏枢密使贾彦知是你们的人!贾全忠统领的城防营自然也归你们调遣。前日因为王定边围攻王府,贾全忠顺势得到批准,将防卫力量扩大到皇城。这也是一步好棋。这样一来,整个皇宫也在你们的势力范围之内了。只要再有一条导火索,你和卫潜就能以防卫皇城的借口,进入皇宫。到时候趁乱行刺,卫潜统揽大局。一切尘埃落定,你们的惊天计划就算成功了!”

    鬼隐居然鼓起掌来,赞道:“不愧是我风从归调教出来的徒弟。如果不是因为你不听话,我真舍不得让你吃这个苦头。苏拙,我再问你一遍,你可知错?”

    苏拙淡淡一笑,挣扎着跪了下来,朝着鬼隐缓缓磕了三个头。鬼隐以为他终究向自己低头,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好好好!”说着起身要扶起苏拙。

    谁知苏拙却轻轻挣脱开鬼隐手臂,沉声道:“师父,你从小收留我,养育教诲之恩,苏拙无以为报。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见你的面,今后徒儿没法尽孝了!”

    鬼隐一怔,没想到他居然说出如此诀别的话,心绪烦乱,又恨又悲。他顿足道:“你到底为了什么?你为天下人破了那么多案子,做了那么多事。可是到头来又得到了什么?昨天公堂上,那些人的嘴脸,难道你没有看见吗?”。

    苏拙凄然一笑,道:“人各有志。苏拙胸无大志,命该如此。不过师父何尝不是因为叶韶两个字,而漂泊一生?”

    鬼隐一愣,重重哼了一声,转身出门,一刻不停,匆匆离去。牢房中重新陷入沉静。苏拙手捂伤口,缓缓靠墙坐下,阖上双眼,不知不觉又进入梦乡。在梦中,他时而咧嘴微笑,笑得肆无忌惮,仿佛遇到了天大的喜事。时而又黯然抽泣,哭得伤心无比,如同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孩儿,却找不到亲人抚慰。

    他就这么又哭又笑,做了一场又一场,或甜或苦的梦。诺大牢房中,只有他一人,如同疯了傻了一样。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冷哼闯进耳朵。苏拙蓦然睁眼,却见卫潜站在眼前,脸上挂着得意的蔑视的笑容,如同在打量一只垂死的耗子,打量着苏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