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四章 身陷囹圄
    苏拙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堂上众人。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透着一股恨意。事到如今,任他伶牙俐齿,长袖善舞,再也难以扭转乾坤,反复天地。他忽然叹了一口气,自语道:“我终究还是斗不过你啊,师父!”

    旁人都莫名其妙,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万章喝道:“苏拙,你每一桩罪行都足以千刀万剐!还不下跪受缚,听候发落?”

    苏拙忽然抬头冷冷一笑,直笑得万章心里发毛。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苏拙已经腾身而起,向外飞去。他心念电转,这里的人,只有王定边和贾全忠是武将,其他都是文官,不会武功。王定边年纪大了,一定拦不住自己。而贾全忠草包一个,功夫平平。只要自己想走,只怕没人能够阻拦。

    苏拙大喝道:“原来早有埋伏!”喊着,一脚点在一名甲士刺来的长矛上,身形拔地而起,想要一举跃过阻拦。谁知道身子跃到半空,长矛手后面的弓箭手已经弯弓搭箭,利箭直指着半空中的自己。

    只听一人大喝:“放!”

    苏拙忙使个千斤坠的身法,身子往下一顿。十几支羽箭擦着头皮而过,差之毫厘,就要被射成刺猬。他暗呼好险,身子一落地。后面一排人着地一滚,靠到近前,手上麻绳往苏拙脚上套过来。

    苏拙左右脚交错飞起,踢翻几人。同时前面后面七八人举长矛刺来,他侧身让过一矛,忽的又低头,躲过迎面一刀。几轮变化,真是穷尽苏拙生平绝艺。到得此时,他方才有些后悔。从前学武时,苏拙一直不以为是,从没有认真学过。学了不少功夫,全是应付了事,有形无实。若是从前认真一些,功夫练扎实了,兴许今日也不会如此窘迫。

    不过他终究有些底子,在少林又因缘际会学到了地狱道中的内功。此时濒临险地,更激发出无限潜力。万章等人现在公堂门口,望着院中五六十人居然一时间还拿不下一个苏拙,不由得有些焦急。

    王定边毕竟征战多年,一眼就看出这些人虽然进退有度,但缺少核心指挥,因此机变不足。他大喝一声,声若洪钟,从手下手中接过一支令旗,左一挥右一挥。那些甲士得到指挥,气象顿时一变。苏拙只觉眼前刀光闪闪,四面八方全是人影,此起彼伏,络绎不绝。他手忙脚乱,渐渐左支右绌,抵敌不住。

    刚躲过弓箭手一轮利箭,苏拙趁着弓箭手搭箭的功夫,忽然一跃而起。本以为就此逃出生天,忽然头顶一黑,张开一张巨网,将他兜头盖住,往地上扯来。苏拙被渔网困住,行动受阻。忽然两只长矛刺来,一中左腿,一中右肩。顿时血流如注,苏拙大喊一声,虽有万般不甘,却已站立不住,一跤坐倒在地。

    刀斧手顺势上前,几把钢刀往苏拙身上一架。裘讯忙喊道:“刀下留人!”

    万章不解道:“大人,苏拙恶贼犯罪证据确凿,又想拒捕潜逃,此人还留着做什么?一刀杀了,免得夜长梦多!”

    裘讯摇头道:“这件事太大,我必须向皇上禀报,又皇上决断!来人,把苏拙给我押进刑部大牢,严加看守,谁也不许靠近!”

    衙差应声上前,将苏拙手脚上了镣铐,连同着那张渔网,一起拖了下去。万章恨恨看了一眼,虽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裘讯回到公堂上,忽然一愣,道:“刚刚站在这儿的那个黑衣人呢?”

    旁人面面相觑,方才只顾着出去看苏拙的情况,哪里顾及到服部千战?原来苏拙虽用了最厉害的手法,点了服部千战全身穴道。但是十二个时辰一过,穴道就会自行解开。现在虽还没到十二个时辰,但是服部千战一刻不停地运功冲穴,终于奏效。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被苏拙吸引,他悄悄潜藏身形,早已逃到外面去了。

    苏拙大腿受伤,行走不便。两个衙差便架着他胳膊,在地上拖行。如此一来,又牵动他肩膀伤口。血流如注,钻心的疼痛,让苏拙几欲昏迷。恍恍惚惚中,只听到一道道铁门铁锁打开的声音。几人一路向大牢深处走去,越走越是阴暗,虽然此时还是盛夏,但这里却有一股阴寒之意。

    刑部大牢并没有关押多少犯人,然而经过几个空牢房,却没有停留的意思。裘讯吩咐过了,苏拙是重点要犯,不能有一丝大意,一定要用最严厉的守卫!衙差带着苏拙兜兜转转,直到大牢最深处的一间牢房。苏拙强睁着眼,将来路依稀看在眼里。来到牢房,只见这里已经没有天光照亮,只在牢门口点着几根蜡烛,投下昏暗的光线。

    衙差也废了不少力气,已经很不耐烦,将牢门打开,把苏拙往地上一扔,便锁门出去了。牢房中陷入死一般沉寂,一个人也没有,只听见苏拙沉重的喘息声。他在地上躺了一会,肩头和腿上伤口殷殷疼痛。只得挣扎着坐起身,用手将身上缠着的渔网扯去。

    那网上安着倒刺,在身上勾勾连连,深入肉里,又留下无数伤口。这一番动作,几乎要让他再度晕厥。总算扯开网,苏拙从衣襟上扯下布条,将腿上、肩上伤口包扎起来。费了一番功夫包扎完毕,苏拙心神一松,加之失血过多,再难以支撑,顿时失去知觉。

    牢中不见天光,也不知外面是什么时辰。苏拙又有转醒,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只能哑着嗓子,轻唤几声:“水……水……”

    忽然,一滴清凉甘露滴在他嘴边。苏拙忙不迭伸舌头舔了,清水不停流下,苏拙张开嘴,疯了一般接着水喝。凉水入腹,他才稍稍清醒了些,抬头正看见鬼隐站在身旁,端着一只盛水的空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