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二十二章 千夫所指
    万章呵呵一笑,不置可否。裘讯把惊堂木一拍,道:“万章,你方才一番说辞,可是在向我们暗示,整件事情,就是这个苏拙所为?”

    万章看了看苏拙,笑道:“其实公道自在人心!不管我是在指证谁,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无法掩盖!也许大家都还不了解这个苏拙苏公子吧?各位大人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只知道苏拙是江湖上有名的青年才俊。我与他也算是老朋友了,曾经也打过交道,对其人倒是有些了解。不过我想,光凭我一个人在这里说,难免显得一家之言。我还有几位朋友,他们对苏拙也是相当了解,不如我们请他们说说,苏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裘讯点点头,道:“好,那就赶紧请上来吧!”

    苏拙冷笑,一时不知万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万章微微一笑,双手一拍,门外走进两人。他们已经等了多时,听见信号,立时进来。苏拙一愣,原来这两人居然是清溪三侠仅剩的两人,古通天、游方。两人都是江湖莽汉,也不知礼节,大咧咧站着,也不行礼。

    万章歉然道:“各位大人莫怪,我这两位朋友都是江湖上的好汉,不知朝廷礼数。他们号称清溪三侠,可是如今只剩下两人。带头大哥宁自在大侠却已经不幸远逝。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密辛,想必还要让这两位兄弟来说。”

    古通天不善言辞,低着头不说话。游方道:“我来说。年初在少林寺有一场武林大会,想必大家都知道。在会上出了几件人命案,当时武林群雄都是见证。一直到最后,事情到底如何,也没人能说清楚。大多数人都怀疑少林已故的方丈是凶手,可是苏拙与怀善和尚有交情,却一力为他辩白。后来我们大哥随他们追凶,谁知道最后却惨死当场。唯一活下来的只有苏拙,他说凶手是萧水墨。却不过是一面之辞!”

    苏拙怒极反笑,道:“游方,当初你们兄弟三人在酒馆差点为萧水墨所杀,若不是我,你们还有命在么?想不到你居然站在这里,想栽赃我?”

    游方不敢看他,反驳道:“我们清溪三侠武功也是一等一的,何时败在别人手上?更不要说被你所救了!”

    苏拙冷哼一声,面对如此厚颜之人,也是无话可说。万章挥挥手,让两人下去,笑道:“苏拙,你也不必着急。再听听别人怎么说!”说着又拍了拍手。这时从外进来的,却是一个胖大和尚,竟是少林寺那个迎客僧净尘!

    净相向众人行了佛礼,道:“贫僧少林净相,见过各位大人!”

    裘讯点点头,道:“大师不必多礼!大师也认得站在旁边的这位苏公子么?”

    净相向苏拙看了一眼,露出惯常的那副笑容,回答道:“贫僧认得他,他叫苏拙,乃是本寺前方丈,怀善师伯的忘年之交。”

    万章道:“大师,年初在少林发生的那件事,到底怎么回事?你可以给大伙儿说说么?”

    净相惭愧道:“其实内情到底如何,贫僧愚钝,到现在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许多人怀疑是本寺前方丈杀人,贫僧却不敢苟同。怀善师伯慈悲为怀,断然不会杀生。不过,我记得当时是这位苏公子一上山,山上便开始发生一连串的人命案。现在想来,这件事委实匪夷所思。我还记得当时在山上,苏公子练习邪功,以致走火入魔发狂,这是很多人都亲眼目睹的。师伯为了救他,大耗内力,受了内伤。到最后,不知为何在柴房前发生一场大战。只有苏公子安然活了下来,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是谁也不知道了!不过怀善师伯弥留之际,将方丈之位传给小师弟净尘,阖寺众僧都很纳闷。净尘师弟不过才二十出头,乃是师伯收的最小的弟子,平时不过在寺中扫扫地。于是大家都有疑惑,是不是师伯当时受了苏公子胁迫,才做出这个违心之举?”

    苏拙冷笑,这个净相当初很想当上方丈,可惜未能如愿,居然把怨恨都发泄在了自己身上。不过他说的话半真半假,更加容易使人相信。苏拙也懒得反驳,冷眼旁观,好像他们说的事情,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万章看看苏拙,请净相回避歇息。万章又道:“各位大人,这是最近的一桩事情。让我们再来看一看几年之前的一件事情。这件事也许大家有所耳闻,不过至今也是一桩悬案,无法告破。”说着拍了拍手,门外走进一人。

    来人短衣结束,十分干练,进来先抱拳行礼。苏拙向这人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来他竟是蜀中万里镖行的镖师马真!苏拙刚出山时,在湘西遇见过他,还破了盘龙玉璧的案子。不过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马真。不知他今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马真道:“小人万里镖行镖师马真,见过各位大人!”

    裘讯道:“马师傅,你也认得这个苏拙么?你有什么话说?”

    马真脸色始终有些黯然,低着头,也不看人,轻声道:“两年前,马某接了一趟镖,却在湘西失了手,从此再也无颜押镖。”

    裘讯猛然想起,脱口道:“你说的是湘西那件案子?当时一队官军全都死了,带头的那个叫……叫什么来着?”

    马真道:“带头的是江魁江总兵!当时天降大雨,我们一行人无意中投进黑店。不过当时与我们一起投店的,恰恰就是苏公子!”

    “什么?”裘讯惊道,“当时苏拙也在那家店里?为何他们送上来的卷宗中没有说明?”

    马真头更低了,道:“都怪小人当年怯懦,侥幸保全性命,不想着向官府报案,却做起了缩头乌龟。以至于当年那件案子死无对证,再没有人知道真相如何!”

    裘讯大怒,一拍惊堂木,吼道:“苏拙,你当真与当年那件悬案有关系?”

    苏拙忽然仰头笑了起来,笑声充满了嘲弄和不屑。马真不敢看他,只能别过头去。苏拙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方才止住。马真疾言厉色道:“苏拙,你居然还笑得出来?裘大人在问你话,你快回答!”

    苏拙冷哼一声,道:“万章,看来你真是费了一番工夫啊!接下来还有什么好戏?不如请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