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京师诡谲卷第十九章 圈套
    苏拙晃亮火折子,将油灯点着,屋里亮起一豆昏黄亮光。从窗外的剪影可以看见,苏拙走到床边,俯身看了看诸葛铮的情况,似乎略略放了心,点了点头,回到桌前坐下。他摊开几张纸,不慌不忙的研墨。

    苏拙提笔沉思了许久,方才轻轻沾上浓墨,轻轻在宣纸上写下第一笔。一旦开始写,他就没有停留,笔走龙蛇,一气呵成,一张写完,又换一张,密密麻麻,写满了几张纸。他轻轻吹气,将纸上墨迹吹干。忙完这一阵,看看时光,也已经快到子时了。苏拙将几张纸折好,找了几个布囊装好,塞在怀中。

    他伸了伸有些酸麻的胳膊,走到床前,再看一遍诸葛铮的情况,将被子掖了掖。似乎放了心,苏拙端起油灯,开门出来。正巧,这个时候那老管家睡了一觉,终是有些不放心,又来看一看情况。苏拙看见他来,淡淡一笑,道:“老人家还没睡?”

    管家叹口气,道:“我不放心,也睡不着,索性再过来看一眼。”

    苏拙点点头,这时候才想起,在府上住了这么几天,连这个管家的姓名也没来的及问。他问道:“还不知道老人家尊姓大名?在府上多少年了?”

    管家嗨了一声,说道:“什么尊姓大名,咱们做下人的,不用那么客气。我姓罗,府里上下包括老爷都叫我老罗,苏公子也这么叫就行了。我来诸葛府上算算也有二十个年头了,从仆从一直干到管家。老爷父亲还在的时候,我就在府上了……”说着叹了口气,感慨时光荏苒。

    苏拙点点头,道:“罗管家,我还有件小事要劳烦你给我跑个腿。”

    老罗道:“苏公子这说的哪里话。我就是干这活儿的,尽管交给我就是!”

    苏拙将手中油灯放在一旁,背着光拿出一包东西,交给老罗,又小声交代一番。目送着老罗离去的背影,苏拙轻声叹道:“对不起……”

    他又站了一会儿,方才缓缓向自己房间走去。整个诸葛府又恢复了一片宁静,四下里只闻虫鸣,不见人影。然而就在这看似平静的深夜中,却有一丝不安和杀意。星光照不到的地方,隐隐可以看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这人影几乎要与黑夜融为一体了,他若不动,几乎就是一根柱子,一棵树,甚至就是一座假山,一张石桌。也正是因为他动了,才能看见一丝蛛丝马迹。不过他的行动太快了,若没有过人的眼力,也根本看不见方才这里有人走过。

    黑影轻轻越过花园,来到居室。这里正是诸葛铮的卧房,他轻轻走到房门口,回头左右打量了一番,确信四周没有旁人。他这才轻轻推开房门,虽然他极力放轻手脚,那门仍然发出吱呀一声,在深夜里听来有如鬼哭。黑影闪进房中,轻轻将门关上。

    一切行动只不过在须臾之间,比一只夜鼠出窝找食还要迅速和悄无声息。然而在黑暗中这黑影却比一头孤狼还要可怕。他轻轻摸到床边,从腰间取下一柄短刃。匕首闪着寒芒,直朝床上卧着的人身上刺去。然而利刃及体,黑影却有些吃惊,因为根本没有发出刀剑入肉的特有声响。他忙伸手掀开被子,只见被子里鼓起的,不过是几个枕头,哪里有什么人。

    就在这时,背后疾风卷来。黑影根本来不及回头,背后肌肉一紧,已有两根手指头在背后重重一点。那手指并不停,一路沿着经脉点下去,封住了几处大穴。黑影顿觉浑身一麻,手脚都以动弹不得,就连脖子想要转动一下,也是枉然。他稍稍用力,竟想运起内力,冲破穴道禁制。谁知内力一动,督脉中竟生起一股麻痒,那股内劲一下子又缩了回去。

    苏拙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冰冷得有如地狱鬼魅:“不用费力了,我点下你身上三十六处穴道。没有十二个时辰,你是绝对动弹不得的!”

    苏拙边说,边走到了黑影面前。他冷冷地盯着这个全身黑衣,黑巾覆面,就连露在外面的额头、手背等处都用黑色粉末涂抹的人。他并不急着揭穿这人的身份,而是坐在了床沿上,上下打量了一眼,最终与黑影目光对视。

    那人被苏拙阴冷的眼神看得心中一寒,最初的一点傲气也荡然无存。他忽然叹了口气,说道:“诸葛铮已经死了,没想到我还是上了你的当!”

    苏拙一点都不奇怪,淡淡道:“在西市街上,诸葛兄就已经死了。可是我猜到你一定会躲在附近某个角落,于是我将计就计,装作诸葛兄还有的救的模样,引你上当。回来之后,为了防止你不知道,我故意写了一张方子,让罗总管出去抓药。那方子上几味药很不常见,几乎要跑遍半个汴梁城才找得到。如此大张旗鼓,我想你一定会收到消息的。果然你来了,也就落入了我的陷阱里!”

    黑衣人叹道:“别人说不要与苏拙为敌,我现在才知道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你真是太可怕了!”

    苏拙也不理会这句话到底是夸赞,还是讥讽。他声音悲愤,颤抖着问道:“你为什么要杀害诸葛兄?他与你无冤无仇!”

    那人却毫无愧疚之心,道:“我杀的人都与我无冤无仇。我从不因仇恨而杀人!”

    苏拙怒道:“可是杀诸葛铮对于你们的计划也根本没用!他本来不应该死的!”

    “没错,他本来不应该死的。”黑衣人居然同意了苏拙的说法,接着道:“可是他太聪明,太过执着。聪明的人总会比傻子死得早些。诸葛铮已经猜到了我,如果不杀了他,他就一定会查到我!”

    苏拙冷冷一笑:“我也很聪明,也很执着,而且我也已经查到了你。可是你却杀不了我,反而成了我的阶下囚!”

    黑衣人再次表示同意,道:“没错,我杀不了你。你可以杀了我了,为你死去的朋友报仇吧!”

    苏拙依旧冷笑:“若是想杀你,方才就已经动手了!你想让我杀了你,这样就死无对证了。王纨等人的案子,也就再也无法破解了。你以为我会上这个当吗?”

    黑衣人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不会上这个当,因此我也才知道自己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我虽然很厌恶耍心机,玩弄阴谋的人,不过你却让我很尊敬。你是一个好对手,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不过现在诸葛铮也死了,你还能如何破解这件案子呢?还有谁能听你啰嗦呢?”

    苏拙哼了一声,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早已送出信去,明日一早,誉晏王赵晏、护国将军王定边,户部尚书陈忠都会前往刑部公堂。在那里,我会当众揭穿你们的阴谋!我也会当众揭穿你杀人的罪行,服部千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