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京师诡谲卷第十六章 誉晏王府
    皇城边上几条街巷住的不是三公六卿,就是王公贵族。一座座巍峨府邸,是平民百姓无法企及,甚至不敢靠近的地方。苏拙站在街心,抬头仰望面前一座高耸门楣上的牌匾,上面四个隶书大字:誉晏王府!

    站在这座辉煌王府前,苏拙心静如水,并没有一点激动。他已经知道,这座府邸里住的正是当今皇帝的第五子,也是皇后的独子,被封为誉晏王。他名叫赵晏,而且极有可能就是那个神秘的日安公子!

    王府门口几个凶神恶煞的壮汉,看见苏拙一直盯着看,喝道:“喂,你看什么?”

    苏拙道:“烦请进去通报一声,草民苏拙,想要拜会日安公子!”

    那壮汉一头雾水,道:“什么日安公子,屁安公子的?这里是誉晏王府,没有什么公子!快滚快滚!”

    苏拙也不恼,道:“你只管进去向王爷禀报,我想他听了之后,一定会召我进去!”

    那人见苏拙胸有成竹,反而心里嘀咕,不敢怠慢了。他向同伴交代一声,就进府去了。等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那人才返回,对苏拙道:“跟我来吧!”

    苏拙跟着他从侧门进入,顺着大道一直走,并没有去正堂,而是来到了后院。苏拙微感奇怪,怎么这赵晏见客不在前堂正厅,反而要带到后院?一路穿过花径,来往的已经全是窈窕婢女,不时还可见到某位小姐坐在园中。那壮汉低着头,只顾向前走,不敢斜视。他这样的人平常是绝对不能来到后院的,因此有些拘谨畏惧。

    倒是那些婢女落落大方,看见壮汉模样,个个掩嘴而笑。又看见苏拙,忽然红了脸,快步疾走。两人来到一间花厅外,壮汉一指:“你进去吧!”说完就赶紧走了,似乎屋里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苏拙被他沾染,居然也莫名有些惴惴。他走进花厅,只看见一边客椅上坐着一个年轻人,二十七八岁,一身便服,却十分华贵,面目白净,微微发福。他正斜身喝茶,看见苏拙进来站着,一动不动,不由得眉头一皱,愠道:“见了……还不下跪?”

    苏拙微感奇怪,这人怎么一句话中要漏掉几个字?他问道:“你就是誉晏王赵晏?”

    那人一拍桌子,怒道:“大胆!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还敢直呼我的名字?”

    只听一个女子声音响起:“罢了!他是江湖之人,难免不懂礼数!”她声音虽轻,却颇具威严。赵晏居然嗫嚅道:“是,是……”

    苏拙一惊,没想到屋里居然还有旁人。他向声音来处看去,原来正对着门口挂着一卷珠帘,帘子里隐约可见坐着一人,想必就是方才说话的女子。

    那女子又道:“你就是苏拙?”

    苏拙抱拳微微躬身行礼,道:“我就是苏拙,不知道您是……”

    女子道:“本宫这几天听说京城来了一个青年才俊,名叫苏拙。虽是江湖草莽,却绝顶聪明,就连陛下也听说了。我就想见一见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今日一见,果然一表人才。方才晏儿还不想见你,幸好是我一时兴起!”

    苏拙心里一惊,从这女子说话语气,赵晏对她的恭敬来看,莫非她竟是赵晏的生母,当今皇后?想到这里,他又鞠了一躬,道:“多谢皇后娘娘夸奖,苏某不过是浪得虚名。”

    皇后忽然笑了起来,因为有珠帘遮着,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她又道:“想不到你一猜就猜到我的身份,这可真不是浪得虚名了。方才我听人禀报,说是你要见什么日安公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赵晏脸色忽然有些难看,起身道:“母后,我看这个姓苏的,就是个江湖骗子,说什么日安公子,明明就是想来欺骗我!依我看,还是将他赶出去吧!”

    苏拙却笑道:“王爷何必这么着急赶我出去?这日安公子,岂不就是您么?将你名字的晏字拆开,正好是日安二字。不过我想这个别号,一般人并不知道,只有烟花巷的妞儿最清楚吧?”

    赵晏一哆嗦,结结巴巴道:“你胡说什么?来人,把他给我乱棍打出去!”

    “等等!”皇后声音忽然转冷,说道:“苏拙,你胆子可真不小啊!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这个道理难道你不知道么?”

    “这个道理苏某自然是知道,只不过此事关系重大,我这才要亲眼见见誉晏王,亲耳听你说一说。”苏拙看着赵晏,淡然道,“本来王爷风流倜傥,流连烟花之地也没什么,不过现在邀香楼的月婵姑娘已经因此丧命。这就不再是简单的事情了!”

    “什么?”赵晏面色煞白,“你胡说什么?什么月婵姑娘?我根本不认得!”

    苏拙心一寒,脸上冷笑:“赵晏,没想到你如此无情无义。你不曾是月婵姑娘的座上宾么?昨夜我从邀香楼出来,遇到一伙人,难道不是你派去的人吗?”

    赵晏恼羞成怒,大声道:“胡说胡说,全是假的!你……你……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什么日安公子,还去找什么月婵姑娘?”

    苏拙从怀中拿出那枚玉坠,道:“你去见月婵的时候,曾经送给她一把名贵的折扇。扇面题诗的落款是日安公子。而折扇上有一枚玉坠,就是这个。起初我并没有在意,可是今早我突然想起来。这玉坠上的花纹是一条四爪盘龙。这样的图样,只有皇子侯王敢用。这也让我联想到了你身上!我倒是想问一问,月婵姑娘是不是你派人杀死的?否则为何那把折扇不翼而飞了?王纨是不是也是因为你的妒忌,而被杀的?”

    赵晏冷汗直冒,嗫嚅半天说不出话。珠帘里忽然一拍桌子,皇后冷冷道:“够了!苏拙,我知道你在帮诸葛铮查案子。可是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肆无忌惮了!随意诬陷皇子,这个罪名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你说话可要小心一些!”

    苏拙轻轻哼了一声,看着赵晏,只见他显然被吓得不轻,脸色苍白,十分懦弱。苏拙不禁有些纳闷,暗想,这个赵晏看上去懦弱无能,并不是心胸险恶的人。他这样的人真有胆量和本事,去杀死王纨么?再一想到昨夜那些拦路之人,不过是一群地痞流氓。赵晏就靠着这些人来看住月婵,他们有能力能杀人于无形么?

    想到这里,他心头一动,顿时感觉到自己似乎想错了,走上了弯路。就在这时,一名瘦小管家小跑着进来,倒头跪拜,口中哆嗦,好不容易才把话说清楚:“不好了……娘娘,王爷,王将军带兵把王府给围了!”

    (昨天说过,会贴一些诗出来,今天先选一首吧。如果有人读到,觉得还可以,我就继续发出来,如果确实影响了本书的阅读,我就找其他渠道发吧。希望能有人吱个声,留个言哈。

    旁观者

    在初冬萧索的街上

    风卷起灰尘纷纷扬扬

    我坐在一座高大建筑的门阶

    看面前无辜的人群来来往往

    我在看他们

    他们也在把我打量

    他们是在看我

    还是在看我身后貌似巍峨的建筑

    和伪饰的门廊

    如一出荒谬乏味的话剧

    按着编好的程序一一过堂

    我抚摸风吹走的过往

    无知得如迷途羔羊

    要到**了却忘了对白

    恍然大悟时青春已经散场

    2009年11月20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