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二章 自杀
    苏拙闻言一惊,就在一个时辰之前,陈平原还好好地跟自己说话,怎么忽然就死了?他与诸葛铮对视一眼,来不及多说,冲出店门,翻身上马,向城外飞奔。

    几人策马飞奔到军营,就看见营中已经挤满了人。陈忠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一点也没有了当朝大员的风范。这也难怪,任是谁死了儿子,都会失去理智。陈忠如此,王定边亦是如此。而王定边此时站在陈忠身边,阴沉着脸,也不知如何安慰,只得生着闷死。陈平原终究是在他的地盘上死的,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两人看见苏拙到来,一齐冲上来。王定边一把揪住苏拙领口,怒道:“你到底跟陈公子说了什么?”

    苏拙一愣,完全搞不清楚情况。诸葛铮劝道:“王将军息怒,先把事情搞清楚再问罪不迟!”

    王定边重重哼了一声,甩开苏拙。结果陈忠又缠了上来,拉着苏拙胳膊,道:“还我儿命来……”所幸他是个文官,手上气力不大,抓着也没有感觉。

    诸葛铮只得问道:“王将军,到底怎么回事?”

    王定边没好气地道:“你们自己去看吧!”说着负手而立,脸气得通红。

    苏拙与诸葛铮只好向那间营帐中走去,陈忠想是早已见到儿子死状,不忍再看,只在帐外,面如死灰。营帐里站着几名盔甲武士守卫。陈平原的尸身就躺在中央,而梁上悬着一根腰带,原来是上吊自杀的。

    诸葛铮询问守卫,也得到了相同的答案。原来苏拙让人禀告王定边后,王定边也不好再将人羁押,于是便下令放人。可是当守卫领着陈忠进入营帐接人时,却发现陈平原已经上吊身亡了!

    苏拙解下那根腰带,知道这是陈平原自己的。他蹲在尸身旁边,轻轻哼了一声,面色凝重。诸葛铮问道:“有什么线索?”

    “他根本不是自杀!”苏拙断然道。说着伸手指着尸体颈部的勒痕道:“他脖子上的印子只有两寸宽,应该是麻绳粗细的绳索勒的。这条腰带足有五六寸,根本不可能形成这样的痕迹。而且他颈部的勒痕在后颈相交。这很明显是别人在他身后,用绳子勒死的!”

    “不错!”诸葛铮点头,“可是凶手到底是谁呢?从时间上来说,那名守卫去向王定边禀报,再领命返回。这一来一回只需要一炷香功夫。从空间上来说,这座营帐比较独立,周围没有其他藏身之处。而且帐外十几个看守,四面八方水泄不通。这凶手是怎么进来杀人,而后又安然离去的呢?”

    苏拙沉思片刻,道:“诸葛兄,你有没有发现,陈平原的死与王纨的死有很多的共同点。两人都是死在一个相当于密室的地方,凶手很难靠近或者离开,可是这两人偏偏就被杀了。第二点,两人的死都经过伪装。虽然这伪装手法很拙劣,但一定是为了掩饰什么。”

    诸葛铮点点头,又道:“你见过陈平原之后,能够有能力杀死他的,只有王定边的人了……”

    “你是说凶手藏在王定边身边?”苏拙也觉得这个假设很有可能,可是始终有一些难以解释的谜团,让他难以释怀。

    两人想着心思向外走,一出门,就被一群人围了起来。这些人老弱妇孺都有,多是陈家赶来的人,王定边袖手旁观,任凭他们拉住苏拙。陈忠悲愤道:“姓苏的,刚刚只有你一个人见过原儿。分明是你害死了他!你今天就要给我儿子陪葬!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陈府护卫冲到苏拙身边,如入无人之境,王定边的人管也不管。诸葛铮也不由得有些愠怒,往苏拙面前一站,挡住来人,重重哼了一声。他毕竟是朝廷命官,那几个护卫也不敢随便动手,向陈忠看了一眼。陈忠怒道:“诸葛铮,你什么意思?”

    诸葛铮也不行礼了,沉声道:“尚书大人,苏拙是皇上钦点协助我查案的人,你岂可随随便便,说抓就抓?”

    陈忠没想到他会拿皇帝来压他,瞪着眼,许久才道:“诸葛铮,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我现在就入宫面圣!”

    诸葛铮寸步不让,道:“既然要去,我索性与你同去,难道还怕了不成?”说着向苏拙看了一眼,转身与陈忠一同入宫。

    苏拙看看王定边,心中冷笑,这个老狐狸现在一句话也不说,居然想脱身事外了。然而陈忠临走前忽然回头瞪了王定边一眼,显然并没有忘记他的“恩德”!

    苏拙独自离开军营,也没有人阻拦。陈家人忙着收尸,王定边不管不顾。这么一折腾,已经到了正午。苏拙坐在马上,缓缓而行,将两件案子的所有情况罗列在脑海里。而今早鬼隐的忽然出现,让苏拙意识到,自己原来的想法都太过简单幼稚了。整件事情一定远远比现在能看到的要复杂。可是要怎样才能找到突破口,撬开这个阴谋呢?

    苏拙忽然想起城西烟花巷邀香楼。没错,现在只剩下这个线索。也许这正是事情的关键!苏拙心中豁然开朗,忽然又皱起了眉头。整个事件如此一脉相承,由王纨牵扯出了陈平原,而陈平原又说出了邀香楼。这也太过顺利巧合了吧……

    现在还是白天,烟花巷还没有什么人。苏拙坐在茶楼里,一直等到华灯初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各家青楼妓馆也都开门迎客。

    邀香楼是烟花巷乃至整个汴梁最大的青楼,几栋楼台占了半条街,也是颇为气派。门前车来马往,来往的全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苏拙也算得上一表人才,来到京城,傍上了诸葛铮,衣服也换了身新的。他往邀香楼前一站,立时就有两个妖艳女子贴了上来。

    一个浓妆艳抹的鸨母满脸堆笑,道:“这位公子瞧来面生得很啊!我们这儿的姑娘个个貌美如花,吹啦弹唱什么都会。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们做不到的,一定服侍您满意!”

    苏拙淡淡一笑,开门见山:“我要见月婵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