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一章 翻云覆雨
    鬼隐闻言吃了一惊,脑中一乱,没能明白苏拙何意。苏拙又道:“师父,卫潜此人野心不小,而且做事不择手段。他虽然披着江湖正道,定国肱骨的外衣,实则是武林和天下动荡的源头。他利用万利赌坊和各地的心腹官员,疯狂敛财。通过聚义山庄,培养出了一批死士,效忠于己。这些人至今也没人知道到底在哪里。如今卫潜的势力已经渗透到江湖各处,大江南北,他能怀着什么心思?当年天下大乱,我是吃过这个苦头的。宁为太平狗,不为乱世人。这天下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大家安居乐业,不知道有多不容易。如果因为某些人的野心,将天下搅乱,不知道百姓又要受多少苦!这种事,我绝不会让它发生!”

    这几句话说得掷地有声,鬼隐浑身轻微颤抖,连说了几个“好”字。他道:“果然不简单,可以给为师讲大道理了!”他脸色难看至极,许久才慢慢平复下来,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早知道你的性子如此,是听不进我的劝的,但是念及多年师徒情分,才来这一趟。不过看来,你主意已定,为师也不再说什么了。不过你可还记得以前我给你说的话?你虽然聪明,学东西也快。但是你却不是个无情的人!心里有情的人,终究是要失败的!”说完就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苏拙坐在原地,怔怔出神,耳中听着山涧水声,心里却想着鬼隐的话。他也不知道是如何骑马回到城里的,只听着身边有人叫唤。原来是诸葛铮就在城门口一个包子铺等他,将他叫进店,点了两笼包子。苏拙依旧有些发呆,回不过神来。

    诸葛铮见他神情奇怪,关心道:“你去见谁了?怎么魂不守舍的?”

    苏拙长叹一声,道:“看来这次的事情有些棘手了,我师父也来了!”

    “你师父?”诸葛铮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问道:“就是你说过的那个隐士?”

    苏拙点点头,道:“他自号鬼隐老人,真名现在已没有几个人知道了。当年在江湖上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

    诸葛铮咬着包子,不以为意,道:“什么叱咤风云的人物?我看不过都是吹捧出来的。”

    苏拙叹了口气,道:“师父有翻云覆雨之能,万万不可小觑。想不到这一次他居然出山了,看来我……”

    诸葛铮见他要说出丧气话,道:“翻云覆雨之能?有些夸大其辞了吧?不过是一个江湖隐士,几十年没有踏足江湖,何必如此畏惧?我相信你,不管是什么样的对手,一定都能对付的了!”

    苏拙脸上却没有一点欢喜之色,黯然道:“你并不知道他的能耐。当年师父学成之后,虽然不会一点武功,却将当时淮南武林独大的三河帮一锅端了。靠的就是谋略设计、合纵连横之术。因为这件事,他在江湖上一夜成名。这件事许多人都曾耳闻,淮南武林许多帮派当年都曾亲身参与到此事,被师父当作棋子使用。”

    诸葛铮默然不语,凝神倾听。苏拙接着道:“后来的事情,都是师父从前每每醉酒之后说给我听的。玉笥山上就我师徒二人居住,十分寂寞。况且师父根本就不是甘于平庸的性子,忽然隐居,着实大违本性。现在我又知道了,当年他因为一个女人,而郁郁寡欢,心事无法排遣。于是他经常酗酒,酒醉后便对我说些生平英雄事迹。当年我还小,根本没有在意。现在想来,这些事当真惊心动魄!师父年轻的时候,正值五代乱世,诸国并立。师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身负屠龙之术,自然要做屠龙之事!”

    诸葛铮一惊,脱口道:“屠龙?莫非他要……”

    苏拙点点头,肯定了他的猜测,继续道:“何谓龙?自然就是各国那些自称真命天子、人间真龙的帝王了。你道那时的一些帝王为何那么短命?有许多其实都是命丧于师父之手?”

    “什么?死在你师父手上?”这下轮到诸葛铮真正大吃一惊了。

    苏拙一点不似撒谎,道:“单我知道的就有晋石重贵、汉刘承佑、蜀孟知祥等等。不过我并不知道他为何要杀这些人,也许只是一时兴起,也许是为了向世人证明自己的能力!”

    “莫非你师父是武功高强的刺客?否则这些人身处禁宫,守卫重重,如何能够说杀就杀?”诸葛铮不解道。

    苏拙摇头,道:“这正是他厉害之处。师父的武功并不高明,靠的全是自己的智谋。听说当年他要除掉孟知祥,前后一共布局了十三年!而且……”他忽然压低声音,道:“当年太祖暴毙,死因不详,也是师父的手笔!”

    诸葛铮手中的筷子忽然“啪”一声摔在地上,他顾不得捡起,颤声道:“什……什么?太祖是被……”

    苏拙轻声道:“太祖膝下无子,当年忽然驾崩,谁也不知死因。若不是太宗,天下几乎要乱。我问过几次,师父始终不肯言明其中玄机,只是敷衍我说,等时机到了,自然会告诉我。不过我想,现在他永远都不会说出来了。”

    诸葛铮面色沉重,问:“那你师父这次下山,难道又有什么阴谋?”

    苏拙长叹一声,道:“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帮卫潜。今天他就是劝说我不要与卫潜作对!”

    “他帮卫潜?难道卫潜又想搞什么事情?”

    苏拙摇摇头,忽然道:“我有一种预感,也许这一次王纨之死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只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这个阴谋到底是什么罢了。最可怕的是,如果这件事根本就是师父亲自设计,我担心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诸葛铮这次再也不敢说什么大话,一时有些沉默。两人默默吃了些早点,正要起身。就在这时候,一名军官策马来到店门前。苏拙认得他就是看守陈平原的人。那人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来不及喘气,径直走到两人面前,道:“不好了,陈平原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