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京师诡谲卷第十章 师徒
    苏拙走出营帐,远远就看见诸葛铮还在挨陈忠的训斥。他无奈摇摇头,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看来诸葛铮日子也不好过,幸好自己没当官儿。他走上前去,陈忠一看他来,赶忙要问陈平原的情况。

    苏拙不等他开口,先道:“陈大人,令郎有吃有喝,好得很,你就不用担心了。”说着转头对旁边守卫的武官道:“你去告诉王将军,陈公子并不是杀害王纨的凶手,可以将他放了。”

    陈忠听苏拙这样说,略略安心。苏拙又道:“陈公子虽然没有嫌疑,但是还有些问题,需要经常询问,希望陈大人能够约束令郎的行止,最近一段时间就不要出远门了。”陈忠连连点头。苏拙临走又道:“对了,陈大人还是多多劝导,还是别让令郎经常往城西跑了!”说完与诸葛铮扬长而去。

    那武官前去禀报此事,只剩下陈忠一个人,脸色一忽儿黑一忽儿红。城西是些什么地方,他自然清楚,心里又恼又气,向苏拙背影看了一眼,露出深深恨意。

    苏拙与诸葛铮上马离去,将情形向诸葛铮说了。诸葛铮皱眉道:“城西邀香楼?你是认为问题出在这里?”

    苏拙摇头笑道:“一切都要等会一会这个月珍姑娘之后,才能知道!”

    两人驱马缓缓而行,走在郊外小道上。正说着话,前面路中央忽然有一人拦住去路。这人青色短衣结束,抱拳道:“苏公子,我家主人请你去前面山涧亭喝杯茶!”

    这人不是仆人打扮,诸葛铮也猜不出来历,对苏拙道:“想不到你才来京城,就有这么多人急着想见你了。”

    苏拙微微一笑,没说什么,对那人道:“你家主人是谁?”

    “我家主人苏公子也是认识的,去了自然知道!”那人不慌不忙。

    苏拙道:“前面带路!”诸葛铮犹豫道:“小心!”苏拙点点头,道:“无妨。山涧亭也不远,到前面找个早点铺子等着我就好。一大早被你惊醒,肚子都快饿瘪了!”说着策马随那人而去。

    报信的人从林中牵出一匹马,显然在此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两人一前一后,向林中而去。走了二里多路,前面是一处山涧,水边一个石亭,清幽雅致,景色也别有洞天。石亭中已坐着一人,离得太远,看不清晰。那人向前一指,道:“我家主人就在前面等你。”说着拨马往回走。

    苏拙下马,独自向凉亭走去。谁知越靠近凉亭,他心忽然跳得越快。亭中人虽然背对着自己,可是身形打扮渐渐清晰,让苏拙越来越吃惊。他站在亭外,驻足不前。亭中人听到动静,开口道:“怎么不进来坐?”

    苏拙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哑声唤道:“师父!”

    亭中人正是鬼隐老人。他站起身,走出凉亭,牵起苏拙的手,笑道:“你下山两三年,我们师徒也两三年没见了,怎么显得生分了?”说着拉苏拙在亭中盘腿坐下。

    苏拙低头道:“徒儿不敢。”

    “不敢什么?”鬼隐一边倒茶,一边笑道,“你是我带大的,你的脾气我还不知道?从前你胆子可大得很,什么掏鸟蛋、捅蜂窝,撺掇山下村里的孩子跟教书先生作对,哪一件事你干不出来?”

    苏拙听师父说起童年趣事,不由得会心一笑,道:“那都是从前的事了,师父还说来做什么?”

    鬼隐一边品茶一边道:“是啊,都是从前的事了……现在你长大了,长本事了,性子也变了,变得师父都快不认得了……”

    苏拙听鬼隐话中似有深意,有些讶异。初见时的震惊和喜悦稍稍退去,脑中忽然警醒了些,问道:“师父不在玉笥山纳福,怎么会跑到京城来了?”

    鬼隐食指轻点,笑道:“你小子心里想什么还瞒不过我!你在想,现在京城这么一个风口浪尖的地方,我忽然来了,一定没有什么好事,对不对?”

    苏拙被他猜到心思,低头惭道:“徒儿不敢!”

    “哼。”鬼隐轻轻哼了一声,似乎并没有在意,而是悠悠地回忆起往事,“还记得当年为师见到你时的情形么?那时你虽然才七岁,可是已经是方圆几十里的乞丐的头儿。你带着一帮小乞丐,坑蒙拐骗,无恶不作,当真是人厌鬼嫌。不过你终究人小,遇到更狠的角色,终究是要吃亏啊。”

    苏拙接口道:“那天还幸亏师父搭救,否则哪有苏拙的今天!后来师父还带我上山,教我识字读书,学习武功。苏拙能有今日,全是师父的再造之恩!”

    鬼隐笑了笑,道:“难得你什么都记得,还不算没良心。不过你这几年下山闯下的名头,可不算是为师教你的。”

    “师父都听说了?”

    鬼隐点点头,道:“我也略有耳闻。想不到为师并没有教你什么江湖道义,你居然无师自通,没有像小时侯一样走上邪路。怪不得江湖上许多人叫你苏少侠呢!”

    苏拙听他这话语气不对,有些奇怪,忽然想起当初叶韶的托付,手伸进怀中,就想将那两块八部天龙的铁牌交给鬼隐,同时说道:“师父,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

    谁知鬼隐挥挥手,打断道:“你先听我说。你不是想知道为师为何会下山么?为师告诉你,是卫潜来请我下山的……”

    听到卫潜两个字,苏拙脸色一变,握着铁牌的手停在了怀里。他心一沉,将铁牌又放在了怀里,终于还是没拿出来。只听鬼隐继续说道:“我也听说了你与卫潜之间的事。不过他终究是江湖前辈,又是为师的故交,不要说你一个人,多少人都曾想扳倒卫潜,结果都失败了。你以为凭你,可以跟他作对么?”

    鬼隐又说了许多,全是劝苏拙要识时务,不要自不量力之言。不过这些苏拙全没有听进去,他心中越来越乱,全没想到师父居然会做了卫潜的说客。鬼隐也看出苏拙心不在焉,微微愠怒,沉声道:“苏拙,为师的话,你听明白了没有?听为师的话,早早离开京城,还是我的好徒弟。否则……”

    苏拙忽然笑了,道:“否则什么?我没想到师父居然有一天会帮着卫潜说话。当年你也是这样把叶韶让给他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