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九章 尚书之子
    苏拙听完贾彦知的话,已是心知肚明。★他淡淡一笑,举起面前酒杯,叹道:“葡萄美酒夜光杯!酒是美酒,夜色也美,当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贾大人一定是知道苏某好酒,不过贾大人不一定知道,苏某向来喝的都是普通水酒。越是好酒,越有毒!”他放下酒杯,杯中酒一滴也没有沾唇,道:“多谢贾大人盛情款待,苏某不胜酒力,就此告辞!”说完,起身扭头就走。

    贾彦知脸色变了变,终究没有作,依旧平静地坐着。直到苏拙走远,他身后才缓缓踱来两人,一个笑道:“这小子我早就好言相劝过,不过却是不识时务。贾大人这下可相信了?”另一个道:“他的性子,我最清楚。贾大人白白浪费了一桌酒菜啊!”

    贾府就在皇城边上,离诸葛铮的府邸距离颇远。苏拙来的时候乘坐软轿,现在只得独自走路回去。等到了的时候,已是亥时过半。苏拙不愿打扰诸葛铮,悄悄睡下。然而这一夜睡得并不踏实,贾彦知的面目不时浮现在梦里,总让他感觉不安。

    天光一亮,房门便被“砰砰”敲响。苏拙翻身而起,开门就看见诸葛铮火急火燎地道:“快走!陈平原被抓起来了!”

    “谁?”苏拙刚刚睡醒,脑子有些懵,“谁被谁抓起来了?”

    诸葛铮拉着他往外走,边走边解释:“陈平原就是户部尚书陈忠的长子,也就是与王纨一起的那个!今天一早我就听到消息,昨夜王定边居然带着人冲进陈府,将陈平原抓走了,现在给羁押在城外军营里!”

    苏拙吃了一惊,顿时清醒过来。随从早已备好马,在门外候着。诸葛铮上马道:“都怨我,昨天大意了。那胡光辉算是陈忠的门生,得知我们怀疑到陈平原,一定会去陈府通报。王定边一定是想到这点,害怕陈忠将儿子送走避风头,才这么干的!”

    苏拙皱眉道:“怪不得昨天王福急急忙忙就赶回去了,一定是向王定边禀报这个情况。可是这王定边胆子也太大了,怎么敢公然冲进大臣家里抓人?”

    诸葛铮叹了口气,道:“谁让王定边手握军权,皇上又对这件事睁只眼闭只眼,连早朝也不开了,着我立刻去办这件事。”

    “我朝武将向来地位不如文官,可是这王定边却敢干出这样的事,看来王纨的死,对他打击很大啊!”苏拙道。

    诸葛铮点头:“不错,当年太祖杯酒释兵权,武将军权被极大削弱。可是王定边有些不同,当今皇上十分信任他,似乎笃定他一定不会有异心。而且这一次王家独子丧命,王家一门几乎是绝了后,也难怪王定边会有此过激的反应。”

    两人说着话,策马已经出了城门,直奔王定边军营。守门的听说是奉旨办案的诸葛铮,也不敢阻拦,立刻放行。王定边早就算到两人回来,也不想见,径直让人领到关押陈平原的营帐。营帐位于大寨中央,周围很开阔,却有几十名甲士围得水泄不通。除了诸葛铮和苏拙,谁也不让靠近。

    诸葛铮刚要进去,就听一声怒喊:“诸葛铮,你给我站住!”

    两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官服的老者颤颤巍巍,怒火熊熊向诸葛铮走来。苏拙看这人官服,猜也猜到他必然就是户部尚书陈忠了。想必他赶到这里,却见不着儿子,所有怒火都撒在了诸葛铮头上。苏拙对诸葛铮道:“你去应付老头吧,我自己进去就行!”

    诸葛铮点点头,道:“也好。”说完,硬着头皮向陈忠走去。

    苏拙独自一人掀开门,走进营帐。只见营帐也不大,里面陈设倒是齐全,不像是牢房,而像软禁的地方。陈平原躺在地上一块皮毡上,百无聊赖,既没被严刑拷打,也没有受什么苦头。苏拙暗想,看来王定边还有理智,不敢做出太过分的事情来。

    陈平原听到脚步声,“噌”地一声翻身而起,见了苏拙,却不认得,道:“总算来个人了,快把我给闷死了!”他说着往帐中唯一一张椅子上一坐,半倚半躺,翘着二郎腿,问道:“你是谁啊?你胆子也太大了吧?你不认识我是什么人吗?敢把我关到这里来?”

    苏拙一愣,问:“你还不知道是谁把你关这儿来的?”

    “老子睡得迷迷糊糊,就被麻袋套住,扔到这儿来了。我哪儿知道?我告诉,我爹可是户部尚书,二品大员。你要是不乖乖把我送回去,给我磕头赔罪,小心你的脑袋!”陈平原一点也不害怕。

    苏拙淡淡一笑,站在他面前,道:“那你一定还没见过王将军了?”

    “王将军?王定边?”陈平原惊得坐直了身子,“是王将军?我告诉,王纨的事真的跟我没关系!我怎么可能毒死他呢?”

    苏拙笑道:“谁说王纨是被毒死的?”

    陈平原一愣,道:“官府不是都这么说的么?我真的没骗你,他的死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苏拙道:“你说跟你没关系,不知道王将军愿不愿意相信呢?我听说出事那天,王纨一直与你在一起。照这么看来,也只有你有杀人的嫌疑和可能了!”

    陈平原急得都快哭出来了,站起身拉着苏拙的袖子,道:“那天王纨虽然一直跟我在一起,但是那天晚上我们分手的时候还好好的,还约好第二天在哪里见面。谁知道他……”

    苏拙见也吓得差不多了,便问:“那天你们在一起都干什么去了?”

    陈平原一怔,脸色一变,转过身,不敢看苏拙,结结巴巴道:“没……没干什么……”

    苏拙眉头一紧,意识到他在刻意隐瞒,便道:“你想证明自己没有嫌疑,最好说实话。否则我想帮也帮不了你!”

    陈平原脸上已经渗满汗珠,犹豫半晌,终于一跺脚,道:“我们……我们那天去了……城西烟花巷!”

    苏拙恍然大悟,按律朝廷官员和子嗣是不能到民间狎妓的,而陈平原和王纨去烟花巷,自然是有违律法,要受惩处,严重的以后就不能做官了,怪不得他不敢说。苏拙又问:“你们一直在那里?”

    陈平原索性和盘托出:“前些天,我与一帮朋友喝酒。有人说烟花巷邀香楼里的头牌月婵姑娘如何如何。于是那天我和王纨也没带随从,两个人去了邀香楼,专程见这个月珍姑娘。一见之下,果然惊为天人……不过王纨比我长得好看,那小娘皮居然把我晾到一边。我就只能出去了。不过我们没敢过夜,天一黑就赶紧走了。分别的时候,王纨还好好的,谁知道当晚就……”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