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京师诡谲卷第八章 利诱
    地窖中光线昏暗,只能看见那人青衣小帽,个头不高,但是脸庞却瞧不真切。苏拙只觉这人声音有些耳熟,可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胡光辉点点头,夸张地“哦”了一声,道:“原来你就是苏公子,失敬失敬啊!不如一起上去喝两杯如何?”

    诸葛铮道:“我们还有要事在身,这酒就不必喝了吧!”说着就往地窖外走去。

    胡光辉也不是当真要请他们喝酒,笑了笑,跟上诸葛铮脚步,小声道:“诸葛兄,咱们为官的……”两人走远,声音渐小,听不分明。

    苏拙刚要走,忽然看见刚刚对胡光辉说话那人正满脸堆笑,凝视自己。此时没有人挡着火光,正好让他看清那人的脸。这一看,把苏拙吓了一跳,惊道:“万……万章?!”

    万章一笑,道:“苏公子,没想到咱们还能在这里见面吧?当初在长安全拜你所赐,我万某险些丢了性命。可是你看现在又如何了?我万某不是还过得好好的?而那王成将军,早被派遣到边塞,不知在哪里喝风呢!哈哈哈……”

    当初在长安,万章侵占军饷,还试图诬陷到华平头上。最后是苏拙在武卫大将军王成面前将他揭发出来。本来以为这人就算不死,也要流放。谁知道居然在京城又见到了。苏拙惊得说不出话来,盯了万章一眼,大步流星走出地窖。赶到外面,就看见诸葛铮根本不想理会胡光辉,大步向府衙门外走去。胡光辉也不远送,站在门口扭着脸上的肥肉,挤出一丝笑意。

    王福出门,向诸葛铮告辞:“既然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去复命了!”说完骑上马背,一抽马屁股,一溜烟跑远了。

    苏拙看了一眼王福远去的背影,有点奇怪。与诸葛铮并辔而行时,口中忽然骂道:“真是见了鬼了!”

    诸葛铮忽然笑道:“我还没有因为见了胡光辉而恶心,怎么你先失态了?”

    苏拙将万章的事简单说了一遍。诸葛铮一听就皱起了眉头,沉吟道:“有这种事?我只知道这姓万的是胡光辉的参谋师爷,倒不知还有这段历史。侵占千把两银子的确是重罪,可是在京城这种地方,根本不值一提。依我看,想要万章伏法,除非他再犯些其他事情,否则……”

    苏拙自然也知道很难,但他愁的倒不是这个。万章的出现,似乎在隐隐向他暗示着什么信息,只是他现在还没猜透罢了。不过却在苏拙心头笼罩起一层阴云,让他感觉有些隐隐的不安。

    两人沉默片刻,忽然马儿打了个响鼻停了下来。苏拙向前一看,原来街道上停着一乘轿子,有几个人拦住去路。这几人都是皂衣打扮,一个模样干练的青年上前道:“哪位是苏拙苏公子?”

    苏拙一愣,答道:“我就是。”

    那人又道:“我家主人请苏公子过府小酌几杯,请苏公子移驾!”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请苏拙上轿。他虽然在请,但是口气却不容对方拒绝。

    诸葛铮忽然道:“你们的打扮都是官家打扮,你们是谁家的仆人?为何行事神神秘秘?”

    那人不答,只是看着苏拙,根本不理会诸葛铮。苏拙笑了笑,对诸葛铮道:“无妨,既然有人请我,我就去看看,稍后便回。”

    软轿十分华贵,坐在里面很舒服。苏拙看不见外面情景,晃晃悠悠,几乎要睡着了。走了大半个时辰,轿子才轻轻着地。那仆从掀开门帘,请苏拙下轿。苏拙出来一看,轿子居然直接进了宅院,停在花园中。那仆从向旁边一位娇美婢女道:“交给你了。”

    说完这人随同轿夫就都走了。那婢女向苏拙一福,柔声道:“请公子随我来。”说着当先在前引路。苏拙跟在身后,穿过回廊,不禁好奇问道:“你家主人是谁?”

    那婢女头也不回,道:“我家老爷当然就是贾大人啊!”

    “贾大人?哪个贾大人?”苏拙根本不认识什么姓贾的大人。

    婢女掩嘴一笑,道:“京城还有几个贾大人?自然就是枢密使贾大人啊!”

    苏拙一惊,请自己的居然是当朝二品大员,贾彦知!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可是再一想,诸葛铮说过就是这个贾彦知向皇帝举荐的自己,由此看来,今天的事也就不奇怪了。可是他为何会认得自己?苏拙想着心思,已经来到一座凉亭。凉亭建在池塘上面,河风徐来,沁人心脾。池塘中养着许多各色鲤鱼,火光映在水面,可以看见鲤鱼成群结队游来游去。

    婢女带到凉亭,向亭中一人道:“老爷,苏公子来了!”

    那人背对着二人,正倚在廊柱上喂鱼。他听了禀报,挥了挥手。那婢女依命退下,那人回过身来。只见他身着紫蟒袍,浑身透着贵气,五十来岁,白净的脸上十分安然平淡,似乎万事都不萦于怀。他捋了捋颌下胡须,笑道:“苏公子,久闻大名,今日冒昧相邀,真是失礼了!”

    苏拙依旧抱拳行江湖礼,道:“不知道贾大人召唤苏某前来,所为何事?”

    贾彦知笑了笑,道:“坐下说。”说着请苏拙坐下,石桌上已经摆满珍馐美酒。贾彦知端起酒杯,道:“请!”

    苏拙淡淡一笑,却并不举杯,道:“苏某一介布衣,却得堂堂枢密使大人相邀,实在惶恐不安。还是请贾大人有事直说吧,也好让苏某安心。”

    贾彦知哈哈一笑,放下酒杯,道:“苏公子是聪明人,我也就不必拐弯抹角。不瞒你说,苏拙的大名,我早就有所耳闻。而且这次王将军家出事,就是我向皇上举荐你来协助破案!”

    苏拙已经知道此事,并没有吃惊。贾彦知又道:“苏兄弟好好干,这次事情只要办得好,我想以后兄弟前途可是不可限量啊!”

    他忽然兄弟相称,倒让苏拙吃了一惊。然而他还是听出来了贾彦知话中有话,却故意装作不知,问了一声:“哦?”

    贾彦知耐心道:“苏公子这么聪明,一定知道老夫的意思。世人哪个不是追名逐利?这当官儿嘛,也是如此。就像这鲤鱼……”说着指着池中鲤鱼,扔了一把鱼食下水,只见池水翻腾,无数鲤鱼聚集而来,争抢鱼食。贾彦知道:“鱼食就这么多,谁不想抢上一口?可若是不长眼色……”说着扔下一枚石子,顿时将鱼惊散,又道:“选错了方向,办错了事,那就不但吃不到食,还要挨石子!这个道理,这些鲤鱼都知道,苏公子不会不懂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