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京师诡谲卷第三章 出山
    四野只闻回声悠悠,并没有人应答。卫秀奇怪道:“是不是没人啊?”

    话音刚落,就见林中吹起一阵风,将地上枯叶扫开,露出一条碎石小径。卫潜微微一笑,道:“走吧!”放心大胆地走上小道。卫秀跟在后面,仍有些不放心。这地方当真有些古怪,让她心中不安。想到苏拙就是在这样的地方长大,便不奇怪他为何会成为那样一个古里古怪的人了。

    不过一路走来,却是风平浪静。走到桃林尽头,前方开阔。只见数间茅草屋靠着悬崖边缘而建。一座茅草棚顶的凉亭中,可见一个人影盘腿坐着,正在烹茶煮水。凉亭四面悬着竹帘,看不清里面人的面孔。卫秀微微有些失望。卫潜一指旁边一块大石,道:“秀儿,你在这里稍坐。待会儿我叫你时,你再进去拜见。”

    卫秀有些不情愿,又不知道父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好违拗,只得乖乖坐着等待。幸好这里凌空绝顶,四周山峰一览无余,景色奇妙壮丽,倒也不会无聊。

    卫潜独自掀开竹帘进入凉亭,在那人对面盘腿坐下。只见眼前这人身材瘦小,着一件青布长衫,已洗得发白。头发随意挽着,有些不羁。须发间已是黑白间杂,白发更是占了多数。想不到多年不见,故人已显老态。卫潜不禁叹了口气。

    不过鬼隐面目却是矍铄,一双眸子仍是精光闪闪。他听见卫潜叹气,也不答话。头不转眼不抬,手上夹子夹起两个茶碗,放到两人面前茶案上。卫潜清了清嗓子,道:“风兄,当日一别,已有二十载了吧!想不到今日一见,风兄风采依旧!”

    鬼隐淡淡一笑,将茶叶拨一些倒进茶壶,却忽然说道:“卫潜,听说少林一事,你已成了武林独大。大多数都已听你号令了,不知可有此事?”

    卫潜一愣,万万没料到他第一句话居然会说这个。正不知如何作答,鬼隐又道:“我还听说,你为此记了个名册。凡是为你效力的人,都榜上有名。江湖中人挤破头,也想把名字写进去,不知是真是假?”

    卫潜毕竟当世枭雄,转眼就从最初的慌乱平静下来。好一招反客为主,他心中骂道,我来找你,你却先说起我的事来。卫潜笑道:“有这样的事吗?我怎么不知道?”

    听见如此拙劣的回答,鬼隐心头暗笑,想不到卫潜这么多年长进不过如此。他又道:“如今你已是群雄之首,想必是想把当年你名字中拿掉的那个龙字,再添回来吧?”说着一双眼眸直视卫潜,目光凌厉,似乎直射人心。

    当初苏拙向华平介绍卫潜时就说过,卫潜本名卫潜龙。只因太祖立国,为免皇帝猜忌,便将名字中那个龙字取了。卫潜面色一变,吃了一惊,心头更是砰砰乱跳。想不到鬼隐隐居山野多年,不但消息灵通,对时局也依旧看得清楚。

    到此地步,卫潜索性也不藏着遮着,哈哈一笑,道:“风兄以为如何?”他轻轻巧巧将球又传了回来。

    鬼隐却不接话,道:“我那劣徒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他话虽这么说,语气中没有一点愧疚之意。

    卫潜一愣,似乎有些跟不上鬼隐聊天的节奏,又惊骇于他居然早已猜到了自己的来意。于是只得苦笑道:“风兄调教的好徒弟啊!”

    鬼隐淡然一笑,笑声中却没有一点欣赏苏拙或是自豪骄傲之意。卫潜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心中一定,已有计较,道:“想不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江湖上只知有个苏拙,还有谁知道当年的风从归?”

    鬼隐冷笑:“卫潜,你不必激我。如果我是贪图名利,甚至连自己的徒弟也妒忌的狭隘小人,我又岂会在此隐居二十年?”

    卫潜笑道:“风兄自然不是那样的人。不过你这位高足早已青出于蓝,已不是你教出来的样子了!只怕日后乱拳打死老师父……”他说到这里忽然住口,剩下的意思,留给鬼隐自己体会。

    鬼隐不置可否,淡然道:“卫潜,你说这么多,不过就是想让我出山帮你对付苏拙罢了。只是我对浮云世事早已失了兴趣。若是没有别的事,还是请回吧!”

    听见对方居然下了逐客令,卫潜面色一沉,叹了口气,道:“我卫某从来不会做无把握之事。既然来了,我一定就会请动你出山,迦楼罗!”说着将一块黑乎乎的铁牌轻轻放在桌案中间,铁牌上凹凸不平,显现出一条虬龙图样。

    卫潜的行为和他最后三个字如晴天霹雳炸响,鬼隐不由得呆住了,就连身边炉子上的水开了,也浑然不觉。其实若是苏拙在这里,一定也会惊得跳起来。想不到八部天龙中的龙众和迦楼罗,居然会是卫潜和自己的师父鬼隐!

    鬼隐始终都波澜不惊的声音居然有了一丝颤抖:“你是龙……你怎么知道我……”

    两人坐下伊始,卫潜头一回占据了上风,哼哼一笑,道:“你想问我怎么会知道你的身份?没错,是那个人告诉我的!”

    鬼隐竭力平复自己的心情,道:“那个人……那个人居然会告诉你……你还知道哪些人?”

    卫潜诡秘一笑,摇头不语。他这样虚虚实实,反而让鬼隐摸不清底细。卫潜又道:“现在你改主意了吗?”

    鬼隐凝视着桌上的铁牌,心中起伏不定,犹豫不决。卫潜冷哼一声,心想,老狐狸,居然还犹豫不定。想着忽然喊道:“秀儿,你是茶道的高手。风伯伯的水开了,你来为他泡茶!”

    卫秀冷不防卫潜忽然召唤自己,忙小跑着进入凉亭。她一眼就看见烧开的水壶,便走了过去,但是一双眼睛却好奇地向鬼隐看去。鬼隐抬起头,正与卫秀四目相交。鬼隐不由得浑身一震,嘴微微张开,眼角已有些颤抖。这张脸,他曾多少次在梦中想起。可现在居然如此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么年轻,这么青涩。一时让他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

    卫潜在一旁冷笑。鬼隐忽然意识到自己心神大乱,警醒过来,这才发现卫秀那张脸虽然与自己魂牵梦萦的那个人十分相像,终究有些差别,而且更年轻一些。

    他颤声问:“她……她是……小韶的女儿?”

    卫秀当初在古堡里,并没有听见叶韶告诉苏拙的往事,不知道鬼隐与叶韶的关系,因此对鬼隐的反应有些不解。她低头泡茶,耳朵里却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卫潜点点头,却惜字如金,什么也不多说。卫秀先为鬼隐倒上一杯清茶,双手捧到鬼隐面前,道:“风伯伯,请喝茶!”

    鬼隐凝视卫秀双眸,伸手接过,缓缓道:“我答应下山!”

    卫潜心中大喜,伸手接过卫秀递来的茶碗。鬼隐又问:“去什么地方?”

    “京城,东京汴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