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武林大会卷第二十六章 托付(本卷完)
    卫潜皱眉怒道:“臭小子,原来你是想拖延时间!”

    苏拙冷笑一声,也不狡辩。萧水墨厉声道:“谁来也救不了你们!纳命来吧!”

    正说着,怀善忽然站起,扶着卫秀道:“卫潜,我已为她护住了经脉。若是带回去及时救治,兴许还有生机。若再迟上片刻,神仙也难救!”

    卫潜看着怀善怀里那张熟悉的面庞,真与当年的爱人越来越像。耳中忽然听见人群越来越近的声音,终于一咬牙,袍袖一挥,卷起卫秀腰身,冲萧水墨道:“我去引开别人,你将他们干掉!”丢下这一句,已经奔远了。

    萧水墨恨恨地咬了咬牙。苏拙道:“萧水墨,连卫潜也跑了,我看你还有什么帮手!你永远只是他的一个棋子,一辈子只能躲在阴暗的地下,孤独,苟且!”

    萧水墨怔怔地听着,猛的回想起二十多年来,每天只是练武。一年到头,院子都不能出。母亲每天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报仇。他越想越怒,终于大吼而出:“啊!你们全都要死!”

    喊着双掌疾舞,变幻莫测,冲苏拙而来。苏拙凝神应对,冷不防怀善忽然站到身前,背对着他,说道:“你接不下这一掌。”说完双掌平推,掌风沉重。

    苏拙认得这招乃是怀善的看家本领,伏魔功中的“苦海渡劫”。用出这一招,可见两人已是性命相搏。还没看清,就听“砰”一声,四掌相交,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就连浮尘也没掌力激荡,在两人身周形成一片迷雾。

    怀善与萧水墨一齐后退两三步方才站定。怀善忽然佝偻着身子,大口咳血。一口口鲜血吐到身上,地上,仿佛将他仅有的生命之力也要吐尽了。萧水墨也不好受,大口喘气,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两人原本就已经受了内伤,这一下伤上加伤,能撑住不死,已是少有。

    宁自在觑见萧水墨,自觉机会来了,一抖手中松纹古剑,直刺萧水墨。口中喊道:“恶贼,拿命来吧!”

    苏拙一惊,脱口喊道:“不要!”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萧水墨双眼一瞪,怒道:“就凭你?”右手食中二指一夹,竟将宁自在这志在必得的一剑稳稳夹住。

    宁自在没想到萧水墨重伤之下,仍有如此功力,大吃一惊。他用力拔剑,那剑却似长在萧水墨手上,纹丝不动。萧水墨用了这一番力气,胸中气血翻腾,一口热血涌到喉中。他到此刻,早已不顾生死,硬生生将鲜血咽下,大喝一声,双指用力。只听“叮”的一声翠响,名剑松纹居然应声而断,成了几截,乱飞而出。

    宁自在更是没有料到,一时又是惊骇,又是心疼宝剑。冷不防一截断剑带着萧水墨的内力,疾射而来,从宁自在喉管划过。宁自在目瞪口呆,想要喊叫,却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他终于丢了只剩半截的家传宝剑,手捂着咽喉,却止不住喷涌而出的鲜血。他双眼看向苏拙,眼中流露出隐隐期待,没过多久便渐渐软倒,躺在地上,瞠目而亡。

    萧水墨在重伤下,仅用一招便杀了宁自在。当真无可匹敌,神威凛凛。苏拙望着宁自在死不瞑目的眸子,弯腰捡起那把断剑。虽然他并不会用剑,但是看到这把剑,不知怎的,就想到他临死前期待的眼神。他知道,宁自在最后的愿望一定是用这把剑杀了萧水墨。这个遗愿,只能苏拙来完成了。

    萧水墨冷笑:“握着一把断剑,也想取我性命?”话没说完,就呕出一口血来。

    苏拙冷冷道:“萧水墨,你看到了吗?惨死在你手下的那些人,都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呢!”

    天刚蒙蒙亮,萧水墨恍惚间,当真好像看到无数冤魂在阴暗中向自己招手一般。他大喊着:“滚开,滚开……”双掌乱舞,想赶跑那些鬼魂。

    苏拙挺起半截剑,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萧水墨冲过去。萧水墨感觉到有人近身,一惊之下,醒觉过来,一掌拍出。苏拙左掌接住,劲力一交,只觉一股大力震得手臂几欲断折。他强忍疼痛,右手停了不停,断剑平平向对方咽喉送去。

    萧水墨手臂一回,立时又是一掌击出。这一次打的是苏拙的胸膛。苏拙招式用老,只得气贯于胸,硬接了这一掌。掌力吐出,苏拙只觉如重锤砸下,身子不由自主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而那柄断剑终究长了几分,此刻已经插在萧水墨咽喉之处,微微颤动。萧水墨不可思议地看着颈下的剑柄,眼前又出现无数幻像,嘶声干嚎着倒了下去。

    怀善本是拼着最后一口气支撑,见魔头终于伏诛,心神一松,便跌倒在地。苏拙受了方才一掌,难以起身,强撑着爬到怀善身边。眼看怀善气息微弱,不由得悲从中来。老和尚先后救了自己和卫秀,耗去大半内力。最后终于在与萧水墨对掌后,走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

    怀善看他表情,微微一笑,道:“凡人终有一死。如今我稍稍能还当年犯下的罪孽,你当为我高兴才是……咳咳……”

    然而苏拙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怀善咳了一阵,又道:“苏拙如此聪明洒脱的人,怎么堪不破生死?和尚此去未必……登西天极乐……却也不会下……地狱了……”说完从怀中拿出几本书,交到苏拙手上。

    苏拙一看,居然是那几本六道轮回经。除了消失的那本修罗卷,五本俱全。怀善断断续续道:“这书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我去之后……少林未必……未必能保管……我原本想一烧了之……终不忍……千古奇书……葬于我手……请你……请你代为保管吧……或者直接烧了……唉……都随你吧……”

    他说到最后越来越吃力,声音也越来越低。苏拙不忍拂他之意,重重点了点头,将书册收进怀里。怀善了却一桩心事,合上双目,轻声道:“少林寺,以后……请你……扶持扶持……”

    苏拙哽咽,说不出话来。耳中听见喊声和脚步声。先是少林众僧赶了过来,几人扶起怀善。怀善却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不要说话。他伸手指着一个青年僧人,道:“我死之后……由……由净尘……接任少林方丈……”

    那叫净尘的青年和尚不由得一愣,白净的面皮涨得通红。一众比净尘辈分高的和尚个个不解地看着怀善。那迎客僧净相大声问:“方丈,你是不是说错了?”

    然而怀善已经闭上了双眼,再也没有了气息。一代高僧就此圆寂。群雄陆续赶来,议论纷纷,声音嘲杂。有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有惊讶于这么多人惨死的,也有对怀善的遗命不解的。

    这些苏拙都已管不了了,也不想再管了。他动弹不得,躺在地上,疲累已极。双眼一闭,眼前一黑,就此人事不知。

    (武林大会完。明天更新下一卷,京师诡谲。苏拙将会遇到此生以来最大危机。他究竟能否安然脱险,敬请关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