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武林大会卷第二十一章 穿心尸
    “到底是谁?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啊!”屋里三人听苏拙忽然知道了凶手是谁,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真相。

    苏拙刚要说个明白,忽然听到门外一阵吵闹。一个武僧匆忙奔进来,喘着粗气道:“方丈,我们抓住他了!”

    所有人都是一惊,没想到刚刚得知凶手是谁,就已经落网。怀善等人也来不及听苏拙详说了,起身就往外走。怀善边走边问:“在哪里抓到的?”

    那僧跟在后面,答道:“是守在华山派沈掌门院外的师兄最先发现的。附近的师兄弟随即结成棍阵,将那人困住了!”

    怀善听到“沈掌门”三个字,蓦地脸色一变,顿住脚步,向苏拙看了一眼。两人眼中同时流露出深深的担忧。来不及交谈,几人匆匆赶去。

    到了院外,远远就看见几十个少林僧手持戒棒,围城一个圈,中间站的正是那个白衣人。这几十个和尚进退之间章法严谨,进退有序,丝毫不见散乱。白衣人左冲右突,虽然行动如风,出手如电,但却始终冲不破和尚的棍棒结成的网。

    众僧丝毫不恋战,目的只是为了困住对手。一见白衣人上前,便退后几步,圆圈另一边的和尚则从后抢攻,逼得白衣人不得不回防。而白衣人转身对付这些人以后,原先后退的又会补上。如此相互呼应,僵持了许久。虽然白衣人武功高超,却没能伤到一个少林僧。

    怀善站在圈外,看见净字辈的弟子几乎全都出动,方才困住了这人,不由得也有些惊骇于此人武功之高。他对站在两旁负责指挥的两个中年僧人喊道:“净本、净知,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法号净本的和尚单掌树立,回道:“禀方丈,方才弟子在院外把守,忽然听见沈施主房中传来打斗声。继而听见沈施主大叫了一声。我们觉得事情蹊跷,便迅速向附近的师兄弟发了信号。就在这时,就见这人从房中跃了出来,正好撞在棍阵中。”

    怀善点点头,对他们道:“快进屋看看沈掌门!”

    苏拙眼睛始终盯着阵中的白衣男子,只见他那件脏破衣衫上,现在又添了斑斑点点的血迹。而领口有一块血渍,已经发干发黑,似乎是自己吐出来的。看着这人犹在做困兽之斗,苏拙不禁喊道:“萧水墨,你今日难逃法网,还不束手就擒?”

    怀善等人都吃了一惊,难道这个杀人凶手,居然是那天现身过的四书生之三,圣手书生萧水墨?!果然,那白衣男子闻言也吃了一惊,抬起头来,从披散的黑发中隐隐现出那张英俊的面庞。萧水墨索性停了手,哼哼冷笑几声,说道:“苏拙,看来我当真小看你了!”

    苏拙回以一笑,道:“怪不得你那天在酒馆会说出那番话来,原来是早知道我会来少林,特意称量我来了!只可惜天网恢恢,你作恶多端,天道难容!”

    这几句话说得正气凛然,然而萧水墨却丝毫不为所动,仰天长笑,状若疯魔。他笑完,如同痴了一般,道:“你说天道?哈哈……什么是天道?哪里有天道?我杀的这些人,哪个不该死?那几幅钟馗捉鬼图,捉的就是这些自称的武林正道的鬼!”

    苏拙内心一震,暗想,他果然知道钟馗捉鬼图,也一定与萧天剑有关!

    就在这时候,前去查看的净本净知跑来,颤声道:“方丈,沈掌门……沈掌门他……”

    怀善急道:“他怎么了?”

    “沈掌门他伤重不治,已经去世了……”

    “啊!”怀善伤后虚弱,道心失守,闻言不禁面色大变。

    萧水墨冷笑一声,趁着众人稍微分神的一刻,纵身而起,身子打着旋儿,正直向上飞去。约莫两丈高处,他平空生出一股力道,向着远处树丛飞去。这一轮变化倏忽而来,众人瞧得目瞪口呆。本以为萧水墨已是瓮中之鳖,没想到他武功一高如斯,说走就走。

    众棍僧还要去追,怀善知道阵型已乱,想困住对手更无可能,只得颓然地摇了摇手,道:“不用追了……”

    苏拙望着萧水墨远去的背影,恍惚间似乎看到他忽然回头,冲自己诡异地笑了笑。此时本是黑夜,灯火昏暗,根本看不见远处人的表情。然而萧水墨的脸孔却清晰地印在苏拙脑海当中,久久挥之不去。

    就在这时,叫喊声由远及近,群雄居然在这个时候赶到了。为首的正是卫胜。他一来,冲着怀善劈头盖脸就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难道华山派掌门也……”

    群雄到此,早已看不到萧水墨的踪迹,只看到一群少林和尚,虎视眈眈。卫胜这么一问,又把矛头指向了怀善,暗示给众人知道,只怕又是怀善将沈藏锋给害了。

    苏拙只看见卫胜,却没见到卫潜,不由得有些奇怪,口中却道:“卫公子这话说的奇怪,你一到这里,就说沈掌门被害了,莫非有未卜先知不成?”

    卫胜一愣,只听“哈哈”一笑,卫潜从人群中缓步而出,对苏拙道:“苏公子口齿伶俐,却也掩盖不了事实真相。众人眼睛雪亮,一看这里的情形,少林众僧兴师动众,猜也能猜到是沈掌门出事了。不过让人想不通的是,苏公子与方丈大师不是受伤了么?为何没有在屋里养伤,深更半夜跑来这里呢?”

    苏拙看见他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声音也不如原先中气充足,似乎受了伤一样。他无意与卫潜做口舌之斗,转身向沈藏锋房间走去。卫胜如何能让他一个人进去,紧紧跟着。

    净本净知早已看过,此时房门大开,远远就看见沈藏锋尸身躺在屋里。地上血泊汪汪,肆意流淌。苏拙站在一旁,叹了口气,只见沈藏锋右手兀自紧握剑柄,而青钢利剑已经断折。断剑被内力震碎成几段,尽数扎在沈藏锋心窝。而他的左手指骨扭曲,竟被尽数折断。

    他号称剑掌双绝,想不到剑断手折。萧水墨为人当真又狠又毒,根本就是虐杀!众僧无不低头合十念佛,心生不忍。卫潜忽然道:“咦,这是什么?”

    只见他伸手拾起地上一本沾血的古旧书册,随口念道:“六道轮回经,地狱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