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武林大会卷第二十章 排查
    怀善苏拙回到方丈禅房。怀善强撑着写下调理气血药方,命寺僧煎来。苏拙一进门就站在墙角,盯着墙上几幅画看了半天。一个时辰后,燕玲珑将煎好的汤药端来,怀善靠在榻上,伸手接过。苏拙则始终盯着墙上的几幅画发呆。燕玲珑喊他,他也只是随口应承一声。

    华平见他一回来,就盯着这几幅恐怖的画看,只当他余毒未清,神智还有些模糊,忍不住关心道:“苏拙,你没事吧?”

    苏拙伸手示意他不要出声,怀善喝了药,咳嗽两声,问道:“苏拙,你是不是已经想到什么了?”

    苏拙回过神来,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一切应该早就是设计好的布局,目的就是要陷害老和尚你!”

    “什么?为了陷害大师?到底是谁这么歹毒?”华平问道。

    “还能有谁?”燕玲珑没好气道,“一定就是那个卫潜!”

    苏拙点头道:“燕玲珑总算说对了一次!”燕玲珑脸色一变,就要发怒,若不是看苏拙一番折腾之后身体虚弱,早就出手教训了。苏拙接着道:“从卫潜今天的表现来看,他一直想将矛头指向老和尚。其用意已是昭然若揭!”

    怀善不解道:“我与他无冤无仇,他陷害我又有什么好处?”

    苏拙道:“我想卫潜一定就是冲着武林盟主的位子来的!他算无遗策,先是利用那白衣人给少林送信。之后将这消息散布到江湖上,引来群雄聚会。在大会上提出选举武林盟主的提议,一切也算水到渠成。其实能跟卫潜争夺武林盟主之位的,就那么几个人。泰山掌门马度、华山掌门沈藏锋、峨眉松谷道长,其次便是老和尚你了……”

    “可是最先死的怎么会是杜清风呢?”燕玲珑不解地问。

    苏拙答道:“一开始我也因为这一点,没有将怀疑对象锁定在卫潜身上。因为我们都知道杜清风是卫潜的拥趸,一定是支持卫潜坐上盟主之位的。不过卫潜居然还能狠下心杀了他,一定就是为了转移众人的视线。可怜杜清风痴心追随卫潜,却落到这么个下场。有了杜清风这个替死鬼之后,卫潜便唆使那白衣人继续杀害几位掌门人。而卫潜也许知道白衣人未必是老和尚的对手,贸然下手只会坏事,因此就设计将嫌疑转移到老和尚的头上。”

    怀善面色沉重,问道:“你的意思是,今夜还会有人被害?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沈掌门或松谷道兄?”

    “不错!”苏拙肯定道,“而且那白衣人每次杀人必要设计成这几幅画上的情景,我想这人不仅仅是个疯子,而且定然与这几幅画有关。或者说,他一定与萧天剑有关!”

    怀善忽然疑惑道:“难道说,这人真是萧天剑?”随即又摇头道:“不可能!当年我明明亲眼看着他跌落山崖……”

    苏拙道:“昨夜我与那白衣人打斗中无意扯破他袖口,看见他手上肌肤,并不像五六十岁老人的模样。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人是萧天剑的儿子!”

    “什么?可是萧天剑的子嗣早就死了……”怀善不可思议道。

    苏拙摇头:“当年只是听说萧天剑的妻子和儿子失踪了,并没有找到两人的尸体。也许他们还活在世上也说不定!”

    怀善茫然一呆,口中喃喃道:“莫非真是他回来寻仇来了……”

    燕玲珑忽然问道:“不管那白衣人是谁,我只想问,他到底是怎么混上山的呢?大师也说过,少室山四面均有闭关高僧坐镇,不管是谁偷偷上山下山,都逃不过这几人的耳目。为何这白衣人混上山,却没有任何讯息?”

    苏拙道:“他一定是在群雄上山那天混上来的。那天人多眼杂,根本分不清谁怀着歹心……”说到这儿,他忽然住口,猛然想起那天随净相上山时,在山门外看见的那个白色身影。当时两人并没有在意,哪知道那人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苏拙叹道:“我早该想到的,在少林寺山墙外鬼鬼祟祟的,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可惜当时竟没能警觉,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华平安慰道:“你也不用太过自责。既然知道这人就混在群雄中,而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人下山,我们只要一个一个排查过去,就一定能找到凶手!”

    苏拙摇头道:“来不及了,经过今晚的事情,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开始怀疑方丈。我想明天一早,卫潜就会带人来找方丈对质了。要想把几百人一一排查,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说到这里,他忽然一拍脑袋,道:“我当真笨了,当日群雄上山时,每个人都一一作了登记,就连师承门派,也记得清清楚楚。那白衣人若真是萧天剑的儿子,依他这种古怪性格,一定不愿意撒谎。可是若有人登记天剑山庄,很快就会暴露。那么他一定是没有经过登记,就偷偷上山来了。只要把那天的登记簿找来,同群雄对过,找出那个多出来的人,一切就都清楚了!”

    燕玲珑双手一拍,大声道:“不错,是个好办法!这种事就交给我们四海盟来办吧!”说着转身出门,就去找净相去了。

    苏拙知道,这件差事也只有交给四海盟的群盗去做,才能办得快,而有不引起群雄注意。在燕玲珑忙着的这段时间,他们什么也干不了,只有等待。滴漏不断提醒三人时间流逝,很快就过了子时。又等了大半个时辰,仍然不见燕玲珑返回。

    苏拙来回踱步,显然内心也焦急得很。华平为缓解他的紧张,故意问:“苏拙,你说这人下一次杀人还会模仿这画上的情景么?”

    苏拙头也不抬,肯定道:“没错,他一定会的!”不知不觉,苏拙仿佛变成了那个躲在暗处的杀手,似乎真能体会到他杀人时的快感。他自言自语道:“第一幅画时破肚鬼,第二幅断头鬼,第三幅就该万箭穿心了……”

    忽然他猛地醒觉,脱口道:“群雄中并没有使弓箭的,他要怎么设计万箭穿心呢?只有用其他的代替了……松谷道长没有兵刃,只开拳掌,没有设计的可能。那么只有沈藏锋了!他用的是剑,也许正合凶手的心意……”

    话音刚落,燕玲珑猛然推门而入,来不及喘口气,就道:“没有!没有找到你想找的人!”

    苏拙眉头紧皱,一把接过她手中拿着的名册,双目一目十行扫视而过,直到最后一行。他沉思片刻,眼睛忽然一亮,道:“是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