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武林大会卷第十三章 各怀心思
    卫潜说出这话的时候,恰好燕玲珑就在一边。她哪里是受得了冤枉的人,闻言柳眉倒竖,上前怒道:“卫潜,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四海盟向来盗亦有道,偷的是为富不仁,劫的是贪官污吏。绝不会来偷少林的经书!只怕有人贼喊捉贼,明明做了亏心事,却要栽赃到别人头上!”

    卫潜自视身份,不愿与燕玲珑争吵,冷笑一声。他身后的卫胜却沉不住气,怒道:“姓燕的,你说话小心点!”

    燕玲珑不怒反笑,道:“卫胜,你可是因为我偷了你的赃银,还怀恨在心呢!我倒是忘了,你卫家本来做的就是贪赃枉法,巧取豪夺的勾当。想必来少林偷一本经书,也不在话下吧?”

    卫潜就算涵养再好,也经不住燕玲珑如此说。他面色一沉,冷然道:“燕盟主,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苏拙忙向华平使个眼色,让他赶紧将燕玲珑拦开,免得再将事情闹大。他知道卫潜的为人,心胸绝没有想得那么宽。平常显示出来的,不过都是装给别人看的。若卫潜当真动了怒,只怕燕玲珑还不是对手。华平当然明白苏拙的意思,上前在燕玲珑耳边劝了两句。燕玲珑这才气鼓鼓地瞪了卫潜一眼,转身就走。

    苏拙不禁又好笑,想不到燕玲珑如此泼辣的性子,居然会乖乖听华平这个老实人的话,当真古怪。

    燕玲珑走了,卫潜自然不能再追究,免得在众人面前失了身份。他沉声道:“方丈大师,不管是谁偷了经书,只怕此刻已经逃下山去了吧!依我看,唯今之计,只有发下江湖海捕令,号召武林同道一起缉拿此人!”

    苏拙也微微点头,觉得这人偷了武功秘籍,逃走的可能性很大。不过有一点又让他有些不解,既然这人是来偷书的,为何又要杀害杜清风呢?更怪的是,一定要将杜清风的尸体摆成图画上的模样?

    卫潜的话说的声音很大,远远站着的群雄都听见了。许多人大声叫好。谁知怀善却摇摇头,正色道:“这人一定还没有逃下山!”

    卫潜奇道:“哦?大师为何如此笃定?这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进入戒备森严的藏经阁,想必你少林寺那些守卫也拦不住他吧?”

    怀善沉声道:“如果所有人都以为少林寺仅仅如此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少室山东南西北四面半山腰都有一间小屋,里面住着我四位师叔。他们闭关几十年,已经修炼到如如不动,尽可感知一切的地步。若是有人偷上山,或者偷下山,绝不会逃过他们的眼睛!”

    众人闻言一惊,原先有些轻视少林的人,不由得收起了小觑之心。苏拙也放下心来,看来这人还没能逃下山去,那么这人很有可能就藏在群雄当中。

    他正沉思,怀善忽然问:“苏拙,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苏拙道:“我怀疑杀害杜掌门的与偷经书的是同一个人,而且这个人正是投送书信的那个人!我检查过,杜掌门大约是在昨夜子时的时候被害的。而从地上这堆果皮来看,偷进藏经阁的人在此吃过一顿。因此他很有可能是在杀害杜清风以后,在凌晨时分,从墙上的气窗进入室内。昨夜虽然是三月十四,但是天气并不好,没有月光。因此只要这人轻功不错,很轻易就能绕过守卫的武僧。”

    “那这人到底是谁呢?”卫潜语带轻蔑。

    苏拙摇摇头。卫胜忽然哈哈一笑,道:“听你一番长篇大论,我还以为你已经知道到了这人是谁呢!原来也不过是在夸夸其谈啊!”

    苏拙无意理会他的嘲讽,继续说道:“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这藏经阁地板是木板铺就,年深日久,踩在上面难免不会发出声音。而这人从十几尺高的气窗跃下,却没有发出声音惊动屋外的人。第二,就是他为何要杀杜清风呢?如果他本意就是来偷书,根本没有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跑到后院禅房杀人的!”

    众人沉默不语,显然也想不通这些问题。苏拙又道:“不过,既然方丈大师说这人还没有逃下山去,我想一定就在我们当中。只要封锁山门,一定就可以把他查出来!”

    卫潜冷笑道:“说的好听,如今少林寺里有几百人,你怎么查?何况大家都是武林正道,岂是你想怀疑,就能怀疑的?”

    峨眉派松谷道人站出来打圆场道:“如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谁也不希望凶手逃之夭夭。既然身正不怕影子斜,何妨让他查一查?”

    沈藏锋也道:“道长说得不错,不过由这个黄口小子查咱们,恐怕失了咱们的身份吧!”他向来心高气傲,说出这样的话,旁人也不惊奇。

    松谷问道:“那沈掌门有什么好办法呢?”

    “只要选出武林盟主,让他来调查大伙儿,我姓沈的绝无二话。”沈藏锋道。

    苏拙冷笑,想不到他还在打着武林盟主的主意,看来这个武学奇才当真高傲得紧了,难道真的以为自己十拿九稳了么?

    他正想着,松谷道:“如此看来,这盟主之位只有由怀善大师担任了。这次事情出在少林,怀善大师最有资格担此重任,查出真凶!”

    话音刚落,就有人大声道:“我不同意!”众人看去,原来是泰山派掌门马度。他又道:“武林盟主唯有德有能者居之。且不说少林方丈是否当之无愧,单凭这次的事情,守卫松懈,遇事不明,导致崆峒杜掌门惨死,武林正道蒙羞。若说这样也能担任武林盟主,我第一个不同意!”

    马度说完,众人沉默不语,似乎都暗暗赞同,却又不愿得罪少林寺。抛开马度也想当武林盟主这一点,其实他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怀善一言不发,内心也有些愧疚。

    沈藏锋淡淡道:“马掌门这么说,还是想比武决出这个盟主之位了?”

    群雄中有人喊:“那是自然!早日选出盟主,早日查出真凶,也好让大家回去!”

    松谷道人却道:“我不同意……”

    一时间几百人各怀心思,争吵不休。苏拙看着这群武林正道,只觉心烦意乱,叹了口气,蓦然间似乎能体会到当年萧天剑背反正道时的心情。

    他一边想着案情,一边缓步离去。众人正吵得不可开交,谁去注意他?苏拙远远走开,远离了争吵的人群,才稍稍感觉到佛门清净。初春天色黑得早,此时已是昏暗一片。

    蓦地眼前一花,一个人影闪过。苏拙一惊,脱口道:“是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