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一章 开肠破肚
    (从香格里拉回来了,保持更新应该没问题了!)

    众人商量已毕,一致赞同比武决胜,选出武林盟主。  w?w?w?.??既然是比武决胜,那就说明,只要自认为武功卓越,都可以上台较量,一争短长,这让坐在地上的大多数人顿时兴奋起来,似乎自己也有可能坐上这个位子一般。

    苏拙冷眼旁观,只见卫潜面色丝毫没有变过,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他到底心里在想什么?苏拙十分疑惑。冷不防卫潜凌厉的目光突然看了过来,正好与苏拙目光对视。苏拙不由得一惊,卫潜这阴狠的眼神中似乎在嘲笑自己一般。

    他还想不通卫潜的用心,另一边群雄已经将广场腾出一个空地,足够两人比武之用。台阶上峨眉掌门起身道:“既然是比武,总要有个公证,也让大家点到为止,免得伤了人命。”

    怀善合十道:“善哉善哉,正该如此!”

    沈藏锋却笑道:“还用什么公证,我们这些掌门人坐在这里,不就是公证么?”

    众人点点头,卫潜却指着一张空椅子,道:“那崆峒派杜掌门也算一派之主,总不能遗漏了吧?”

    众人这才发现,原来杜清风坐的位置一直空着。沈藏锋问道:“杜掌门到哪里去了?似乎今天一直没见到他。”

    怀善忙叫过一名弟子,道:“你去杜掌门房间看看!”

    那小僧依言而去。群雄正暗暗嘀咕,这杜清风怎么这么荒唐,如此大事居然不来!过不多时,那小僧紧跑着就回来了,一路跌跌撞撞,面色也是惨白。

    他跑到怀善面前,“啪”地一声摔了个筋斗。许多人忍不住讥笑起来,怀善面色一沉,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死……死了……”小和尚哆哆嗦嗦说得不清不楚,但是这几个字却是清晰地传入众人耳中。

    苏拙听到一个死字,心就一沉。怀善腾地惊起,忙问:“什么死了?谁死了?”

    “杜……杜掌门……好……好惨……”小和尚说完居然呕吐起来,把早上吃的斋面也吐了出来,脏了一地。

    面前十几个掌门帮主都吃了一惊,怀善当先向着禅房而去。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呼啦啦跟在后面。寺****来客居住的禅房,全给了有身份的人住着,就在后院东面。怀善大步跨进院门,就听身边峨眉掌门松谷道人“哎呦”叫了一声。

    松谷一个趔趄,忙使个千斤坠稳住身形,低头一看,只见地上一坨血肉模糊的物事,黏糊糊湿答答。方才他就是一脚踩在其上,滑了一下。周围几人看见地上的东西,脸色刷地一变。原来地上的竟是一副人的肝脏!

    几个人闻到血腥气,立时便要作呕。苏拙分开人群,低头一看,就往里走。怀善脸色沉重,随他一道,当先向院内走去。一路到处都是血迹,形状之惨,前所未见。

    杜清风房门大开,门口一滩滩血迹早已凝固,显出诡异的暗红色。人群刚冲到门口,就看见杜清风仰面倒在血泊之中,双目圆睁,披头散发,全身上下也是血污,屎尿齐流。更吓人的是,他胸腹之间开了一条大口子,肚肠内脏流了一地,摊得满地都是。

    怪不得那小和尚会吓成那样。这样的情景,即使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一干帮主掌门,也几欲作呕,闭上眼睛,只觉头晕目眩。

    崆峒派前来的弟子惊呼一声“掌门”,就要冲上前去。苏拙站在门口,伸手拦住几人。崆峒大弟子双目通红,怒道:“你做什么?”

    “你们现在还不能进去!”苏拙轻声道,口气却是坚定无比。

    怀善面向门外众人,合十道:“众位,这里出了人命。大家先不要进这间房间,待我这位朋友检查过再说!少林众僧听令,带领大家各自回房休息!”

    那崆峒大弟子此时也顾不得什么辈分,骂道:“他是什么东西,为何他能进去,而我们身为崆峒弟子,却不能进去?”

    没想到卫潜站了出来,道:“他就是苏拙苏公子!若是你们能不靠他找到凶手,那就轻便吧!”说着让开一条路。

    人群中一阵小声嘀咕:“原来他就是苏拙!”

    “他不是与卫侯爷有过节么?怎么侯爷还帮他说话?”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不正显示侯爷大人大量,心胸宽广么?”

    “没错,不过这苏拙也的确聪明过人。我曾经见过他破案,确实有两把刷子!”

    ……

    苏拙不顾别人议论,与怀善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一样的深深的担忧之色。怀善轻声道:“你也看出来了?”

    苏拙点了点头,道:“这是第一幅画的情景!”

    在旁听见对话的人,没有一个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原来这屋内的血腥情景,杜清风被开肠破肚的死状,正与挂在怀善房中那几幅钟馗捉鬼图中第一幅的情形一模一样!

    怀善对着那画看了几十年,自然一眼就发现了其中的端倪。而苏拙那日看过之后,心神震骇,图中景象印在脑海中,也是难以挥散而去。因此两人往门口一站,就发现了这一点。

    两人迈步进屋,小心躲过地上的心肺脾肾和一卷一卷的肚肠,来到杜清风尸身旁边。其他人都远远躲开,不敢进入屋内。有的甚至都退出了院子。只有卫潜一人胆大,跟着进入房间,不过也只是站在边上,绝不靠近尸体。

    苏拙伸手摸了摸杜清风胸腹上的那条深长口子,轻声道:“伤口整齐,是被一刀划开。伤口下深上浅,乃是由下而上,斜撩上来。”

    怀善叹了口气,道:“这是一招剑法,正是萧家剑法中的撩剑式!”

    “没有错么?”苏拙惊道。

    “绝不会错!”怀善坚定道,“当年我与萧天剑对决,萧家剑法留给我的印象太深了。一招一式朴实无华,却招招要人性命!”

    苏拙倒吸一口凉气,沉吟道:“难道……”

    “难道真是萧天剑来找我报仇了?”怀善虽然佛法精深,但当年那件事对他造成的阴影着实太深,这个时候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苏拙叹了口气,似乎想起什么,双眉陡然一扬:“我知道了!那封挑衅书根本不是故弄玄虚,也不是故意戏耍群雄。那所谓的天剑山庄庄主不是没来,而是早就来了!”

    怀善也猛然醒觉,脱口道:“不好!藏经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