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五章 群雄毕集
    苏拙不由得起身走近细看,这几幅画与前朝名家吴道子的钟馗捉鬼图全无关系。图上所绘的不再是威猛的钟馗形象,反倒每张画上的形象浓墨重彩,极尽详细。

    图画一共七幅,每一幅上都有一个惨死厉鬼。或是肠穿肚烂,或是万箭穿心,或是头颅被砍,或是烈火焚身。看了几幅,苏拙已经有些心惊肉跳,倒吸了一口凉气。

    “老和尚房中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他忍不住心想。怀善丹青一绝,苏拙是知道的。不过他只是从前听怀善与鬼隐闲谈时说起过,这些年从未见过老和尚动过画笔。这几幅画没有落款,也不像名家手笔,挂在这里,想必就是出自怀善之手了。

    老和尚怎么会画出这样的画?而且这画还挂在卧榻前的墙上,每天起居之时,总能看到。苏拙当真难以想象,每天看到这些厉鬼的情形。

    一时间,他只觉这间房间忽然变得阴森恐怖起来。越是安静,越是让人心生不安。苏拙脊背发凉,忍不住向身后看了一眼,确信身后并没有别人。又过了一刻,他终于还是呆不下去,心想着,有空一定要向怀善问个明白。便急急开门出去。

    所有人都已聚集到大雄宝殿前的广场上。苏拙循声而去,远远看见偌大的空地上,挤满了人,足有几百。只有前面摆着十几张椅子,供几位掌门帮主和德高望重的老人坐了。其他人只能席地而坐。场上交头接耳,有些嘈杂。卫潜就坐在怀善旁边,时而与身边几人交谈两句,气度非凡。

    苏拙刚刚找了个角落坐下,就见一个魁梧大汉从座位上起身,冲群雄道:“安静了!”这一声颇有威势,许多人认得这大汉正是泰山派的掌门马度,被他这一震,都不说话了。

    马度满意地点点头,转头冲怀善道:“方丈大师,咱们这么多人为了少林的事赶到这里,您总该出面说两句吧?”

    怀善左右看看,向几位老人点了点头,起身合十,向所有人行了个佛礼,开口道:“各位江湖上的朋友,承蒙各位关心,不远千里赶赴少林。贫僧在此,向各位道谢了!”说着又行了一礼。

    许多人忙还礼,口中说着不敢当,不敢当。怀善等人声安静,接着道:“日前确有无聊之徒给我留下书信,说要在后日登门拜访。贫僧本不欲兴师动众,惊动武林,因此并没有通知众位同道……”

    他话还没说完,卫潜忽然起身道:“方丈大师这话说得太也见外。有人胆敢向少林挑衅,这岂不是将我们武林正道不放在眼里?若不给这些么魔小丑一点颜色瞧瞧,岂不是让对方看轻了?”

    他话音刚落,坐在地上的众人爆发出一声喝彩。怀善有些讪讪,想不到卫潜的呼声如此之高,一时间竟让人有种错觉,几乎整个武林都为他马首是瞻了。不过怀善出世高僧,这些虚名也不放在眼里,对此只微微一笑,默不作声。而其他几个坐着的掌门则面露冷笑,不知在想什么。

    旁人还没开口说话,只听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苏拙一惊,继而笑了起来,想不到她也来了!果然,扭头一看,只见燕玲珑端坐在人前一张椅子上,放声直笑。在她身后的,赫然是四海盟的群盗,有些苏拙也是见过的。许多人不知道燕玲珑在笑什么,只是觉得自家盟主笑了,便也跟着笑了起来,场面上忽然有些滑稽。

    卫潜面色微微一变,但仍不改风范,沉声道:“你是何人?一个年轻女娃娃,居然在这里与这么多武林前辈平起平坐?”

    “卫侯爷说这话可就有些让人费解了,他们是掌门帮主,我也是一帮之主,为何他们能坐,我就坐不得?”燕玲珑笑道。

    卫胜始终阴沉着脸站在卫潜身后,此时忙上前嘀咕几句,告诉他燕玲珑的身份。卫潜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四海盟燕盟主!想不到一群盗匪,现在居然也要爬到我们武林正道头上来了!”

    四海盟群盗面有怒色,燕玲珑却依旧笑嘻嘻的。自从去年盛夏黄河决口以来,四海盟靠历城行动,在江湖上迅速积累了威望。燕玲珑趁热打铁,四海盟声名越来越大。原本以卫潜的涵养和城府,绝不至于当众与四海盟翻脸。可是他恼恨燕玲珑讥讽,新仇旧怨,让他对燕玲珑恨得牙痒痒。而怀善却面有笑容,他对燕玲珑在历城的所作所为颇为赞赏,因此破例给他们加了一个座位,足见四海盟的地位今非昔比。

    燕玲珑笑道:“卫侯爷何必动怒?我四海盟盗亦有道,岂是一般盗匪可比?倒是侯爷满口不离武林正道,少林自家的事情,也要管一管,莫非侯爷已经是武林盟主了?”

    卫潜脸上阴晴不定,想要发火,却又觉得自己何等身份,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一个小姑娘斗嘴,实在有**份。他重重哼了一声,重新坐下。四海盟群盗头一次见识这么大场面,见卫潜居然没话可说了,只当燕玲珑胜了,喜不自禁,大声叫好。

    堂堂一个武林大会,被这群乌合之众搅得乱七八糟。苏拙不由得莞尔,心想,有这伙人搅和,倒也是趣事一件。怀善见场面有些混乱,抬手示意众人噤声。四海盟的人对老和尚倒是颇为敬重,都闭口不说了。

    怀善道:“众位武林同道,虽然这件事是少林自家的事。但大伙儿来此,也是一片拳拳真心,贫僧岂可拒人于千里之外?不如这样,这两天大家就在寺中住下,等到三月十五这天,一同见见这位神秘人物到底是谁!”

    “好!”群雄大声叫好,无人异议。

    喊声刚落,有一人越众而出,站在空地上朝着各门各派掌门行了一礼,说道:“方丈大师,众位掌门,小弟肖四方,忝为陕南飞鹰门门主,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飞鹰门不是什么大门大派,因此他连个座位也没有。不过他想说话,自也不会有人反对。肖四方抱拳道:“方才燕盟主说到武林盟主,让鄙人萌生了一个想法。想当年大唐盛世,武林繁盛,每隔十年便会遴选武林盟主,统御江湖,规范秩序。而后黄巢之乱,朱温灭唐,天下大乱。武林也混乱起来,再没有盟主制约。致使塞外魔教大举入侵,天地倒悬。如今我大宋兴盛,盛世清平。我想,咱们武林正道也该重拾旧制,选出个武林盟主来,也好让我武林正道发展壮大!”

    苏拙一惊,脱口道:“原来这武林大会的真意在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