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九章 南唐后人
    又是一个因为自己而受苦的女子,叶韶心中负疚感不减..la她悠悠道:“当年我扮成乞丐,躲过追杀。谁知道玲珑这孩子居然看我可怜,将仅有的一个馒头给了我。我一时感动,便收她为徒,教了她两年功夫。没想到她悟性极高,居然把我的轻身功夫学了个十之**。可惜我不能停留太长时间,只能装死遁逃,可怜玲珑那孩子居然一直记着我。是我对不起她……”

    苏拙心中稍稍释然,暗想,若是燕玲珑在此听见这番话,也许也当释怀了。他忍不住问道:“追杀你的,到底是什么人?你跟他们到底有什么仇怨?他们与木子宣又有什么关系?”

    叶韶黯然道:“说来惭愧,二十多年来,我也没能查清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只知道他们祖籍都在江南,姓李!”

    苏拙心中一动,蓦地想起木子宣的那把折扇来,一时间若有所思。忽然明白过来:“我早该想到的!木子宣根本就是化名,他的真名叫李宣。他那柄扇子的确不是凡物,扇面所画的是宫廷景色,而且那两句题诗,是南唐后主李煜的名词破阵子中的名句。我怎么早没有想到,他根本不是一般的江湖人物,而是南唐的后人!”

    叶韶也吃了一惊:“南唐后人?”

    “不错!”苏拙点头,“我说怎么从没有在江南见过那扇面上的景致,当年太祖进攻南唐,俘虏了南唐皇室。南唐的宫殿楼阁,全在一场大火中化为了灰烬。后来李煜虽然克死汴京,但是有许多南唐后人却依然活在世上。南唐国破之时,许多人不愿陪着李煜赴死,早卷走了南唐国库的大部分金银,往南潜逃进吴越之地。这些年来,朝廷一直在通缉他们,却并没有什么线索。”

    叶韶缓缓点头,叹道:“怪不得当年父亲让我不要为他报仇,原来他知道,以我一人之力,怎能与李家后人相抗?”

    苏拙忽然十分好奇,叶韶的父亲到底是谁,怎么会与南唐皇室结下仇怨?叶韶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叹息道:“我家出事的时候,我年纪尚幼,许多事情也弄不清楚。当年我只记得日子过得真好啊,住在大宅院里,每天听爹爹弹琴,看娘亲起舞。可是忽然有一天,家里来了个很威风的客人。他一来,我们都要下跪,口中还要喊着殿下……”

    苏拙有些明白过来,这人一定是南唐后主李煜的子嗣。叶韶接着道:“谁知那个殿下一看见娘亲跳舞,就像着了魔一样。后来爹爹就与他吵了起来,再后来爹爹居然在厅堂上将宝剑拔了出来,失手将那殿下刺死了!”

    苏拙有些黯然,当年一定是这皇子看中了叶韶的母亲,意欲不轨,而叶韶的父亲竟失手杀死了他。叶韶如今也年近中年,对这些往事早已明白,只是她依旧不愿去想罢了。

    “后来一队队的铁甲军将我家包围了起来,所有人都被他们杀死了。后来我师父好心出手,将我和父亲救下。可是那殿下的儿子却一直追杀过来,竟在我面前,将我父亲杀死了!这个人,就是李宣的叔父!我永远也忘不了他!”

    苏拙长叹一声,想不出要说什么来安慰她。忽然他心头一动,问道:“叶前辈的父亲,可是当年名动天下的南唐太常琴圣叶扬?”

    叶韶微微一怔,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苏拙道:“从前师父每每抚琴,总要先感叹一番,常常提起叶扬前辈的名字,说他一身绝艺,可惜命途多舛!”

    “你师父是谁?想不到这世上居然还会有人记得家父!”叶韶有些感动。

    苏拙道:“我是鬼隐老人的徒弟……”

    叶韶惊道:“你是鬼隐大哥的徒弟?怪不得……怪不得……”

    她连说了几个怪不得。苏拙却有些奇怪,鬼隐比叶韶大了足有二十来岁,她居然叫大哥,看来两人似乎认得,而且关系一定很好。叶韶忽然自言自语道:“你是他的徒弟,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说着伸手到怀里,取出了两块黑乎乎的铁牌。这铁牌成六角形,铁牌上凹凸有致,有不同的花纹。

    叶韶将铁牌交到苏拙手中,道:“我之所以逃了二十年,就是因为这两枚铁牌。当年家父惨死,我再无依无靠,师父终于收留我在她膝下学艺。十年之后的一天,师父将我叫到榻前,说道:‘本来以我无拘无束的性子,万万不会收徒。不过你跟我也有十年,也算争气,将我毕生绝技全学了去。今后天高任鸟飞,天下再无你去不得的地方。只是有一样东西,你要好好保管!’说着将一枚铁牌交给了我,交代完毕便溘然长逝……”

    她顿了顿,又道:“这铁牌关系非浅,其中藏着八部天龙的秘密!”

    “八部天龙?”苏拙疑惑道。八部天龙是佛家用语,指的是佛陀座下的八部众神。

    叶韶指给他看:“这枚铁牌属于我,上面的图形是乾达婆的形象。而这一块就是我从李宣叔父手中偷来的,上面则是天!”

    乾达婆和天众都是八部天龙中的神。乾达婆是八部天龙中的一位女神,以精通音乐,性情万变闻名。而天众却是八部天龙之首,地位极高。苏拙忽然明白了什么,道:“你偷到这枚铁牌,意识到得罪了比你地位还高的人,而自己的大仇人原来很不简单,这才逃了这么多年?”

    叶韶点点头:“不仅如此,八部天龙是一个神秘组织。八位众首的身份,彼此都不知晓,只有唯一的无上神尊,才知道大家到底是谁。因此,当我得知我的仇人的真正身份时,我就知道今生报仇无望了。因此我要把这枚铁牌偷走!因为传说这铁牌中,藏着一个大秘密,谁要解开这个秘密,就能得到天下!每个被传授八部众首身份的人,都想知道这个秘密是什么。我要让我的仇人,抱恨终身!”

    苏拙微微叹了口气,人世间唯有仇恨,永远没有终结。

    叶韶又道:“这两枚铁牌,属于我的那枚,请帮我交给燕玲珑。她也算我唯一的弟子,理当承我衣钵。而且我听说过她的事,配得上八部众首的地位。另一枚,请交给你师父保存。我想以他的智慧,一定可以解开其中的秘密,也一定能保护住铁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