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八章 母女相认
    过不多时,三门七派的人垂头丧气,沿着原路返回,片刻之后就走得一干~~~la?<?<(棋枰上,周青莲盘腿而坐,为千面狐狸运功疗伤。苏拙远远站着,看见卫秀走来,忍不住悄声问:“你居然将那伙人打了!”

    卫秀道:“我只是给了他们龙仙草的解药,又给了他们一颗毒药而已!”

    “毒药?你哪来的毒药?”苏拙不解。

    卫秀淡淡一笑:“我哪里有什么毒药,只不怕吓他们一吓而已。不过我告诉他们两个月之后找我拿解药,到时候就看他们有没有胆子拿自己性命赌一赌了。”

    她说得极为自信,深知这些人定然不敢不乖乖听话。正说着话,周青莲也缓缓收功。白衣女子伤势稍复,站起身来,一眼就看见站在一旁的卫秀。

    两人四目相对,白衣女子缓缓摘下面巾,露出真实面目。在场的除了周青莲不能视物外,其他人都不由得惊呼出声。卫秀更是愣愣呆住,张了张口,却感觉嗓子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许久,仍然感觉天旋地转,恍如梦中。

    周青莲感觉气氛不对劲,轻声问身侧的苏拙:“怎么回事?”

    苏拙虽然早已猜到端倪,但此刻也是满脸不可思议之色,怔怔道:“她们……她们长得……好像……”

    苏拙说得还是有所保留,这两人岂止是相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而白衣女子的那张脸,甚至比卫秀还要精致几分。怪不得她化身花绵时,初次见到卫秀,会忽然失态了。而苏拙也终于肯定,她就是卫秀的生母,燕玲珑的师父,千面狐狸叶韶!

    卫秀僵立在原地,似乎一个手指头也动弹不得。叶韶走近两步,伸出手去,轻轻抚摩卫秀脸颊,小声唤道:“秀儿?你真是秀儿?”

    卫秀眼中不知何时,已经噙满了泪水,喉头哽咽,说不出话,只重重点了点头。叶韶也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我是你娘亲啊……”

    卫秀感受到叶韶有些冰凉的手指,抚过脸庞,才敢相信这不是,梦境,嘶哑着嗓子,唤道:“娘亲?你真是我娘亲?”

    叶韶重重点了点头,一把将卫秀拥进怀中。母女二人在这荒堡之中抱头痛哭。周青莲虽然眼睛看不见,却能想见这情形,叹了一声,转身远远走开,直走到棋枰另一头。苏拙也走开两步,但还有些放心不下,不敢离得太远。

    母女二人哭了一阵,叶韶擦干眼泪,道:“秀儿,想不到十几年不见,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这句话在卫秀心中狠狠地扎了一下,初见至亲的喜悦一下子退去,多年来的委屈和怨恨一下子涌上心头。她轻轻推开叶韶,面如寒冰,冷然道:“过了这么多年,我居然还活在世上,让你很惊讶吧!”

    叶韶如何不知她是在埋怨自己,心中也是愧疚无比,道:“秀儿,当初我离开也是迫不得已……”

    “难道十几年来,你从来不曾想过要来看看我吗?”卫秀打断了叶韶的解释,却因为情绪激动,牵动内伤,微微气喘,忙席地而坐。

    一滴滴泪水从叶韶娇美的脸庞滑下,她自知对面前这个女儿亏欠太多,不论她怎样无礼,甚至喝骂,也是理所当然的。她等卫秀稍稍平复心情,这才缓缓说道:“当年我生下你不久,就被仇家现了行踪。可是卫潜……”

    说到卫潜,叶韶语气有一丝颤抖,又有些爱意,又有些恨意。她接着道:“你爹他尽然不愿帮我出头,说什么要顾全大局,竟然幻想着调解两方之间的矛盾。可那是害我一家的不共戴天的仇人,叫我如何能放下仇恨?于是我潜入仇人的住处,想要报仇。可惜让人现了行踪,不过我在那里盗出了一样干系重大的东西。也正因为这件东西,我才意识到事情的复杂。为了不连累到你,我只能逃走。这些年来,我在同一个地方住的时间,绝不能过两年,否则一定会叫他们给找到!”

    卫秀怔怔地听着,似乎失去了判别能力。苏拙在一旁,也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暗想,她到底偷了什么东西,居然被追了二十年?

    叶韶叹了口气,道:“如今我的行踪又被他们现,这个地方也不能呆了,过一会儿,我就要离开!”

    卫秀一惊,道:“我们相认才不过半刻,你又要走?”

    叶韶轻轻为她擦去泪水,心中虽有不忍,可是为了女儿的安危,只得狠下心肠。她说道:“秀儿,我们的关系,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否则他们一定会用你来要挟我的。”

    卫秀泣道:“你不但要离开,还准备不再与我相见?”她声音越说越高,心中情绪翻涌,忽然一口热血涌上来,气息一窒,晕了过去。

    叶韶吃了一惊,连声呼唤卫秀的名字。她见到亲生女儿,一时心绪激动,居然忘了卫秀内伤未愈。苏拙连忙上前,手抵卫秀背心,缓缓度入内劲。他对叶韶道:“叶前辈不用担心,她不碍事的。”

    叶韶点了点头,忽然问道:“当年我拜托飞天大盗方子禅照顾秀儿,怎么,他没有履行诺言?”

    苏拙一阵黯然,叹息道:“方大侠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他将前些时日生的事,简单向叶韶讲述一遍。

    得知方子禅为了救卫秀而死,叶韶不由得呆住了,许久才道:“是我负了方大哥……”

    苏拙忍不住劝道:“叶前辈,你与卫姑娘好不容易相见,世间还有什么能阻挡你们母女?何必非要再伤她的心?”

    叶韶无奈摇头:“你不懂……”

    苏拙急道:“既然我不懂,前辈就说给我听听,你到底偷了什么东西?你的仇家到底是谁?”

    叶韶从没见过这般刨根问底的人,忽然反问道:“苏拙,你又是怎么认识我的?”

    苏拙道:“你的一个徒弟燕玲珑,恰好是我的好朋友。当年她以为你死了,留着一块玉佩,流落街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