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七章 石室乱斗
    白衣女子脸上蒙着白纱,看不出她的表情,但她的话音中却没有半点怯意:“笑话,你叔叔的武功手段都比你高上许多,尚且奈何不了我,就凭你?”

    木子宣脸上青气一闪,怒道:“家叔当年被你活活气死,今天就把命赔给他吧!”

    他话音刚落,将这扇一合,平平伸出,竟以点穴手法向白衣女子~~~la这一招来势甚疾,事先又毫无预兆。苏拙忙拉着卫秀手臂,退到一旁角落,生怕这两人交手殃及了池鱼。

    木子宣出招快,白衣女子退得更快。她身形一闪,旁人只能看见一团白色影子从身边掠过。白衣女子躲过这一招,立时反客为主,袖中射出一条白练,竟是一段白绸。这白绸灌注了内力,直如一柄锋利兵刃,刺向木子宣。

    木子宣也没有料到她身上竟如此高强,在退却中还能出招反击。他忙转回折扇,平削一招,竟是以扇为剑,挡住了对方这一招。

    众人退到角落,看着这两人出招,当真大开眼界,从来不敢想到,世上居然有人有这样出神入化的功夫。苏拙却有些惊愕,白衣女子这几招一气呵成,他是再熟悉不过,凌霄飞渡、投桃报李……想不到在她手中使出来,比燕玲珑精妙不少。

    苏拙叹了口气,有意无意向身旁的卫秀看了一眼,只见她握紧了双拳,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白衣女子,脸上满是担忧之色。终究是母女连心,虽然从没见过面,依然血脉相连。

    石室中激斗的两人无暇顾及其他人,两人妙招频出。一个将手中白绸使得出神入化,一个将一把折扇使出了刀、剑、枪、刺等等各样兵刃的招术。

    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白衣女子始终占着优势。眼见木子宣渐落下风,忽然他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白衣女子心中咯噔一跳,暗叫不好。然而为时已晚,木子宣手中折扇轻轻拨开白绸锋芒,左手一把抓住了白绸的中段。

    那段白绸被这一抓,就如被抓住七寸的蛇,软软地垂了下来。木子宣顺势一抖,内力顺着白绸攻向白衣女子。这番变化只在眨眼之间,白衣女子猝不及防,身形一震,脸上露出来的肌肤泛起一阵潮红,竟是吃了暗亏。白绸上劲力二度传来,这次却是将她向木子宣扯去。

    白衣女子没想到他连番劲力来得这么快,这时才知道低估了对手的实力,可惜为时已晚。木子宣折扇平出,直指白衣女子胸口。白衣女子被方才那道内力震得气息窒闷,还未缓过劲来,顿时无法闪避这一击。高手之间相斗,生死只在须臾之间。

    卫秀忍不住叫出声来,吓得闭上了眼睛。苏拙有心想上前相帮,却自知武功比这两人差了许多,只怕也赶不及了。

    忽地眼前青影一闪,众人都还没看清,就见周青莲忽然站在木子宣和白衣女子之间。他提起手中竹杖,在白绸中间某处轻轻一点。白绸被二人拉得笔直,周青莲这一点,正点在二人劲力相交之处。只听一声闷响,白绸从中断裂。

    白绸两端的两人都往后连退两步。木子宣脸上血色一涌,竟似是吃了亏。他怒视周青莲,狞笑道:“周青莲,我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非要架这个梁子?”

    周青莲空洞的眼神平视木子宣,淡淡道:“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难道不知我青囊门的门规么?平难平之事,救当救之人!”

    木子宣心中虽恨,但也知道有周青莲在此,只怕难以善了。他心中不停盘算利害。从方才的交手中,他就知周青莲武功之高,自己绝不是对手。若是他与白衣女子联手,自己绝讨不了好。他眼珠一转,忽然喊道:“白陀,你们以为周青莲真会放过你们吗?今日生死一线,若是不跟他们拼了,大家一个也活不了!”

    三门七派的人自从知道了周青莲的身份,早就惴惴不安,又受木子宣蛊惑,果然蠢蠢欲动。三门七派三门势大,而此刻三门之中,滕桂身死,花绵不知所终,只剩下白陀一人能够主持大局。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他。白陀盘算半天,终究害怕周青莲算账,忽然大喝一声,道:“兄弟们,姓周的与我们是死敌。今日不杀了他,以后大家都没好日子过。大家一起上吧!”

    所有人闻言提着刀剑,就冲周青莲而去。周青莲眉头一皱,这些人虽然不在他眼中,可是自己也无心多造杀业。而一边的白衣女子显然受了内伤,到此刻仍未缓过气来,群殴之下,难免吃亏。

    苏拙急思对策,卫秀忽然灵机一动,伸手进腰间的布包袱里,抓出一把褐色粉末,向天上一撒。顿时粉尘漫天,石室中人群一搅动,粉末散得更快。这粉末正是当日卫秀收起的龙仙草根果,这几****穷极无聊,将之研磨成粉,想不到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周青莲一闻见气味,就知道是什么,忙喊:“快捂住口鼻!”

    旁人不明所以,鼻中忽然嗅到一股清香,接着就觉浑身酸软,使不上力气。有人受了惊吓,只以为中了什么毒药,惊呼起来。旁人更怕,不自觉就加快了呼吸,药力发作更快。不过片刻之间,石室中的人倒了一大片。

    木子宣无意中吸入少许粉末,顿觉脑中眩晕,也以为中了毒药,又不敢运功逼毒,生怕运功加剧毒性运行。石室中只剩下苏拙等几个捂着口鼻的人还站着。

    然而石室狭小,空气不畅,终不是久留之地。周青莲忙道:“苏拙,机关在屋顶,快打开石门!”

    苏拙点点头,抬头隐约看见头顶有个八卦形的石盘。他纵身跃上,转动石盘,只听咔一声,石门立时大开。谁知木子宣见机最快,一个箭步,率先冲出了石室,一眨眼功夫,就消失在甬道尽头。

    周青莲听见动静,叹一声:“让他去吧……”说着走出石室,翻找随身药箱。

    苏拙则扶着白衣女子出了石室。周青莲找到一瓶药水,道:“龙仙草根茎虽然无毒,但沉醉久了,对身体也有损害。苏拙,你去把他们的毒解了,放他们离开吧!”

    卫秀忽然一把抢过药水,道:“我去!”说着就返回石室。

    苏拙知道她还在打着小算盘,无奈一笑,领着周青莲,扶起白衣女子到另一间石室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