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六章 敌我分明
    木子宣一惊,想掩藏已经来不..la三门七派众人盯着他,既恨又惧,虽然想为滕桂报仇,却又忌惮木子宣武功高强。木子宣冷笑一声,说道:“苏拙,你果然名不虚传。早知道今日,第一天晚上就该将你毙于掌下!”

    众人一惊,惊的不是他的话,而是他的口音。苏拙久在江南,一听就知道,他的官话中带着浓重的吴越一带的腔调。

    木子宣清了清嗓子:“西北方言当真佶屈聱牙,远没有家乡话好听!”

    苏拙冷笑:“你这是不打自招了么?”

    木子宣道:“招了又如何?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一石二鸟、借刀杀人的计策,确实是我定下的,那又怎么样?就凭你,还想翻上天不成?”

    “恐怕你弄错了,你杀了滕桂,已是众矢之的。想要在这么多人手下逃脱,只怕不易!”苏拙淡淡道。

    木子宣毫无惧色,忽然仰天大笑:“哈哈哈,苏拙啊苏拙,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叫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三门七派几百人,不会因为一个目光短浅、无胆无谋的滕桂与我作对的。方才他们也看到我出手了,你以为,谁会第一个过来送死呢?”

    苏拙一愣,再看三门七派众人,果然一个个面有惧色,退缩不前,丝毫没了方才同仇敌忾的气势。木子宣太了解人心了,不动声色,就将这些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木子宣又道:“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还是要说一句,顺天者昌,逆天者亡。苏拙,你要是识时务,就不要与我作对!”

    这句话威胁之意尽显,苏拙冷冷一笑。木子宣话锋一转,道:“不过我还是想问问你,你既然这么聪明,可知道我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苏拙冷笑:“我自然知道,你是来找人的。而且,你要找的,很有可能就是古堡中那所谓的女鬼!”

    “哦?”许多人跟木子宣一样好奇,问道:“真有女鬼?就是那白色的影子?那到底是人是鬼?”

    苏拙道:“当然是人,其实我们之所以找遍了这里的石室,也找不到那人的身影,因为那人就躲在我们中间,那个人就是你!”

    他忽然伸手指向了站在一旁的花绵仙子。花绵微微一怔,其他人也满脸的不可思议。白陀道:“苏公子,你别乱说,花师妹怎么可能……”

    苏拙道:“她根本不是真正的花绵仙子,而是别人乔装假扮的!如果我猜得不错,有这样的轻功和易容之术,她应该是江湖上消失已久的千面狐狸!”

    卫秀忽然神色一变,俏脸变得煞白,愣愣地望着“花绵”。

    “花绵”冷冷一笑,不置可否。苏拙继续道:“你有绝顶的轻功,身着白衣在黑夜现身,让附近的人看到,以为是幽灵悬空而来。这样古堡闹鬼的传闻传扬了出去,你就不会被外人打扰了。而你与花绵调包的地方,就是在风门之中!当时你启动了八卦石门机关,便赶到风门。因为你知道那里风势强劲,正好发挥的轻功。恰好进入风门的,是圣女门诸女。于是你趁着狂风吹熄火把的时候,制住花绵,换上了她的外衣,变幻了她的容貌。”

    所有人立时远远站开,不敢靠近“花绵”。有人问道:“苏公子,你是怎么知道,她是假的?我们在大厅听到的鬼哭声,又是怎么回事?”

    苏拙道:“从风门出来之后,这位花绵仙子一系列的奇怪行为,早就引起了我的怀疑。首先,花绵以媚惑男人闻名。可是她出来后,与原先派若两人,对我始终冷眼相向。第二,花绵原先对于宝藏十分热衷。可是从风门出来后,却经常劝大家放弃寻找宝藏,这不是很奇怪吗?当然,最大的破绽也在她身上。当时在风门中,我见到白衣人影冲着花绵而来,不假思索,伸手去抓,谁知也正好抓到一条袖口。而那时形势紧急,时间不多。她只能将真的花绵的外衣套在身上,无暇换下被撕裂袖口的白衣。而方才给卫秀把脉时,我恰好看见了这个破绽!至于在大厅中听到的鬼哭声,我想那才是真的花绵。风门之中一定还有房间。花绵被弄晕后,被丢进了石室中。等她醒来,当然会大喊大叫。而风门的特点就是,动静越大,风也越大。风将叫声吹进大厅,听来就像是鬼哭了。”

    那个假“花绵”嗓音忽然变得如空谷幽兰,笑道:“精彩精彩!想不到多年不入江湖,江湖上竟出了你这么一号人物!”说着双臂一挥,花绵的外衣飞了出去,露出原本的白衣。而她的脸也不再是花绵的脸,而是以白纱覆面,只露出一双精亮如繁星的眸子。

    所有真相水落石出,众人都有些愣住了,似乎在消化今日遇到的这么多奇事。木子宣脑中飞转,急思对策,忽然喊道:“三门七派的兄弟们,滕桂不识抬举,只能带着你们在这西北僻壤喝西北风。若是再像上次一样,遇到契丹大军围剿,只怕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对于蝎子门的众人来说,上一次木子宣救他们性命的事情记忆犹新。此刻木子宣说出这番话,直击他们心坎,所有人都深以为然。

    木子宣又道:“小弟不才,在中原颇有势力。如果大家愿意追随我,我定然带大伙儿回中原,吃香的喝辣的!否则,今日这里还有你们的宿敌,只怕你们想逃,也是逃不掉的吧!”

    他威逼利诱,顿时让众人忘了滕桂的仇恨,开始权衡利弊起来。他们毕竟都是一伙唯利是图之辈,能掂量出孰重孰轻。周青莲是他们的死敌,自然不能抱有幻想。这个白衣女子也是敌非友。如此看来,只有木子宣一人可以投靠了。

    不知谁喊了一句:“我们愿唯木公子马首是瞻!”

    喊声一落,众人齐声响应。苏拙等人站在一旁,不由得都在心底暗叹这个木子宣蛊惑人心的手段的确高超。

    木子宣得了众人支持,顿时占尽上风。他目视白衣女子,冷笑道:“我追了你五年,今天终于见到你的真身了!这间石室方寸之地,任你轻功再高,也是难逃,还不将东西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