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大漠孤城卷第十二章 天门玄机(第二更)
    吴萧站在最上面,纵身一跃,双手攀住天窗,向外一看,却发现外面已经是古堡屋顶了。他向下喊道:“天窗外什么也没有!”

    苏拙摇头道:“不是天窗外面!我记得当年的天山派祭拜明月。此地月升的时辰,比中原要晚,大约是在戌时二刻至亥时左右。若把这圆形大厅想象成一个日晷,午时太阳在正南,晷针的影子却是指向的正北。因此戌时至亥时的方向,大约在东面,也就是吴掌门的左手方向!”

    吴萧扭头一看,忽然喊道:“这里有个石块突了出来,不知是不是机关按钮!”

    “你试着按一按!”

    可是那突出的石块立在半空,吴萧就算轻功再好,也难以够着。他双手稍稍挪动,调整好方向,忽然一脚踢出,竟将脚上一只布鞋甩了出去,正撞在石块上。那石块受力,顿时陷了进去。而后便传来一阵机关运转的声音,在那突出石块的对面墙壁上,现出一个一人高的石洞。

    众人无不经省而叹。苏拙点点头,道:“那扇门应该就是天门了!这个方向,也正是月出东山,月光透过天窗,投射的位置。一切都对上了!”

    “这么说,那扇门就是正确的方向?那其他几扇门,都有什么用?还有地门在什么地方?”卫秀说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苏拙微笑道:“这座古堡八条通道已经深入山腹,如此浩大的工程,绝不会仅仅是一个害人的机关。当年天山派势力很大,这些通道肯定各有用途,只是如今都已经荒废了。至于你说的地门,我想,就是有人落下去的那些深坑。只是不知这些深坑会通到哪里……”他想到落进地门的人生死未卜,有些黯然。

    另一边,吴萧已经召集门人,再度用相同的方法,把自己送上了那个石洞。他将绳索抛下,示意众人通过绳索爬上去。就在这时,苏拙花绵进入的风门之中,忽然吹出一股寒风,吹得人打了个哆嗦。

    卫秀忽然面色苍白,颤声道:“你们听,好像有什么声音……”

    众人一愣,全都安静下来。只听风声呼呼,其中似乎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呜呜的鬼哭声。所有人无不脊背发凉,两股颤颤。不知是谁忽然叫:“女鬼!女鬼!我就说这里有女鬼……”

    滕桂重重哼了一声,想要镇定众人心神,可是他声音也有些颤抖:“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爬上去再说!”说着一把抓住麻绳,当先向上爬去。风声渐大,那鬼哭声也跟着大了起来。

    这时候所有人都争先恐后起来,抢着往上爬。苏拙却站在原地,似乎有些出神,不知在想什么。卫秀有些害怕,紧紧挽住苏拙胳膊,问道:“你发什么呆?还不快离开这里!”

    苏拙回过神来,自言自语:“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不过此时也不容他多想了。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抓着绳索在向上爬。苏拙一手挽住卫秀的腰身,一手抓住绳子,紧随其后。

    卫秀紧紧抱着苏拙,心头砰砰乱跳,脸上烧得发烫。在这步步凶险的境地,居然有这样旖旎的时候,卫秀只觉一阵眩晕,竟有些意乱情迷。苏拙却没有那么多心思,带着一人着实费力。好不容易安然上到洞口,站在外面的花绵忙伸手相帮,扶住卫秀,自然也注意到了卫秀的窘态,眼睛往苏拙脸上一盯。

    苏拙有些奇怪,卫秀则满脸通红。进入所谓的天门,才发现这个石洞并不太深,远远可以看见前面有亮光,应该就是通道的出口。不过所有人都站在洞口位置,等着苏拙先走。

    苏拙无奈,牵着卫秀的手,两人肩并肩走在最前。不过这条通道再没有什么机关,走了片刻,豁然开朗。原来通道的出口处,居然已经穿过了山峰,处在两座高峰之间一个巨大平台。平台四四方方,被打磨得很平,上面纵横交错,竟是是一个巨大的棋枰。棋枰上四散着许多巨大的圆石,每一个都足有千斤重。黑子以黑色岩石打磨,白字以大理石打磨而成。如此巨大的棋枰和棋子,众人都是生平头一次见到,不由得惊呼出声。

    站在棋枰上,山风呼啸,吹得人牙关打颤。苏拙忽然明白过来:“原来风门中的狂风,是引的这山间的山风。通过机关控制进风口的大小,就可以控制风速!”想不明白时,只觉一切神奇莫测。想明白了这一点,就不由得更加惊叹建造者的鬼斧神工。

    众人继续前行,平台另一端又是一条通道,伸进山中。不过到了这里,似乎进入了石堡中的居所。只见通道两边是一间间的石室,门口各有开门的机关旋钮,很好找,而且也没碰到什么机关陷阱。所有人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滕桂大声道:“大家分头找,宝藏一定就在这些房间里!”说完握着木子宣的手,就进了一间石室,似乎生怕他独自一人找到宝**吞。

    其他人自然也不甘落后,也许自己运气好一些,能最先找到传说中的宝藏,那最好的东西,岂不是可以悄悄藏起来……各人心怀鬼胎,分头行动。通道上瞬间就只剩下苏拙和卫秀两人。

    苏拙对什么宝藏一点也不上心,与卫秀相视一笑。忽然两人同时注意到,两只手到现在还紧紧地握在一起。两人一时竟有些舍不得分开。通道里到处都是吵闹声,两人索性手牵手,走到洞口避风处坐下。夕阳被远山遮挡,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苏拙指点棋枰,道:“不知道是怎样的人,有此气魄,下这一局棋!”

    卫秀笑道:“只怕下这一局棋,要花上一辈子功夫。这些棋子足有千斤,想要挪动,非要费上一番力气不可!”

    “虽然我们挪不动这棋子,却可以对这局残棋品评一番!”苏拙目视棋局。两人无法纵观整局,只能窥见一隅。

    “既然苏兄有此雅兴,小妹自当奉陪!”两人都是当世聪明绝顶之人,窥一隅而知全局,指点形势,逸兴遄飞,不觉月已高悬,满天星子明亮闪烁。苏拙卫秀最终也没能争论出黑子胜还是白子胜,但都觉胸怀畅快,仿佛当年下这局惊世棋局的,就是他们二人一般。

    “真想就这样下这一局棋啊!哪怕要一辈子的时间……”卫秀感叹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