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大漠孤城卷第十章 生死一线(第二更)
    一声令下,圣女门十几个女子背心向内,围成一圈,紧盯着前后左右四面八方。过了一阵,什么动静也没有。便有人开始埋怨起最初尖叫的那个女子。花绵也问道:“湘玲,你是不是眼花了?”

    那个叫湘玲的女子颇有些委屈,却也说不准到底看到了什么,只得道:“我只看见一团白色的影子,在半空中飘了过去,不知道是人是鬼……”

    话音刚落,一阵寒风吹来,几人手中的火把陡然熄灭。苏拙心中一惊,这走廊中怎么会有如此大的阴风?火把熄灭,众人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这些人毕竟都是女子,一个个吓得尖叫起来。叫声之中,只听花绵喝道:“叫什么!还不快把火把点燃……”

    她一直站在苏拙身边,一句话只喊出半句,就戛然而止。走廊中忽然卷起一阵狂风,吹进口鼻,硬生生将她的话堵在嘴里。狂风不但猛烈,而且阴寒,似乎是从地狱深处吹来的一般。众女被这风吹的牙关颤抖,连尖叫也喊不出口了,更遑论点燃火把。

    苏拙忽然想起临走前周青莲的话,顿时醒悟过来:“原来这里是风门!怪不得有如此狂飙!”

    风势太大,站在身边的花绵也听不清他说什么,大声问道:“什么风门?”

    话音还没传出来,就被狂风吹散了。风势居然还在不断加剧,渐渐让人有些站立不住了。一些身材较轻的女子几乎就要被一阵风吹走。那个叫湘玲的女子,浑身颤抖,还在拿着打火石击打,想要将火把点燃。

    “啪”得一声,打火石冒起一阵火星。漆黑的走廊里突然一亮。苏拙借着火光,猛然看见一个白色的影子凌空飘荡。火光熄灭,走廊里又陷入一片黑暗。苏拙心中一惊,方才绝对不是眼花,那个白色的影子的确存在。难道这就是那个白衣女鬼?

    他在这古堡里连番遇到奇事,此刻心头也是砰砰乱跳。他大声道:“快点燃火把!”

    可是别人还没听见他的话,苏拙忽然心头一跳,眼前白影一闪。继而就听花绵尖叫一声。叫声一响就止住了,苏拙猛地伸手,去抓身边的花绵。谁知指尖只碰到了一片衣衫,扯下来一段布条。

    旁边的众女似乎也感觉到了动静,手中长剑猛地出鞘。然而在这狭小的走廊内,这么多人如何施展的开,反而互相挤碰,不时还要担心伤了同门。忽听得一阵“喀喀”声响,与方才石门打开时的声音一般无二,就是在狂风中,也听得清清楚楚。

    苏拙心一沉:“是谁又误触了机关?!”

    果然就听一声尖叫,忽然又戛然而止,黑暗中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苏拙忙大喊:“大家就近站定,千万不要动,什么也不要碰!”

    这一声以内力喊出,众女的吵闹声果然小了一些。所有人六神无主,只得乖乖听从苏拙的吩咐。如此站了片刻,说来也奇怪,走廊中那狂风竟也小了一些。苏拙似乎明白了什么,又吩咐道:“所有人不要动!”

    众人果然都不敢再动,那风似也随着众人而休止下去,到最后只剩下徐徐清风。苏拙小心地拿火石将火把重新点燃,有了亮光,众人的心才算安定了下来。花绵依旧站在苏拙身边,只是脸色煞白,神情冷冰冰的,也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怎的。苏拙却有些奇怪,刚才明明看见一个白色身影袭击花绵,而她也确实惊呼了一声。怎么这时候她却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众人都学了乖,知道这通道里的狂风十分奇怪,似乎只要有人走动,就会刮风。人动得越疾,风也就越大。这种机关委实令人匪夷所思。聪明如苏拙,一时也难以想通其中道理。他不由得在心中赞一声: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巧匠,果然不同凡响!

    几支火把相继点燃,苏拙这才看清,原来方才机关声响,竟是走廊中间露出了一个深坑,黑漆漆的,看不到底。苏拙忙问:“是不是有人掉下去了?”

    众女面面相觑,忽然一人惊道:“湘玲……湘玲不见了!”

    花绵脸色更加难看,站在深坑边缘,探头向下看去,哪里还能看见人影。苏拙叹了口气,道:“这坑洞不知通向哪里,只怕湘玲姑娘已然无幸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退出去再说!”

    众人别无他法,也只得小心沿原路返回。花绵仙子经过这一场惊吓,似乎也绝了宝藏的念头,默然跟在苏拙身后。一行人放轻脚步,终于再次安然回到大厅。谁知刚到大厅,苏拙便大吃一惊。

    只见大厅中,卫秀与那两个负责看守的帮众闭目躺在地上,全无知觉,也不知是生是死。而周青莲却不见了踪影。苏拙顾不得其他,忙上前扶起卫秀,一探她鼻息,感觉气息安稳,并无大恙。而卫秀面色如常,似乎只是睡着了一般。

    苏拙这才松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将她唤醒。卫秀睁开双眼,还有些睡眼惺忪,看到苏拙一张关切的脸,不禁奇怪道:“你怎么回来了?”

    就在这时,其他几扇门中陆续也有人返回。过不多时,所有人都无功而返了。许多人身上挂了彩,最惨的就数滕桂木子宣等人,身上似乎被烟火熏燎,鬓发、衣角都有烧焦的痕迹。各方人马垂头丧气,回到大厅,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许多人互相抱怨遇到的险情。原来有的进入通道后,不小心触动机关,前路全下沉到水底去了。这些人不通水性,根本无法前行。而有的被巨石拦住去路,或是通道尽头竟是一片沼泽淤泥,不一而足。最奇特的是,白陀率领的黄沙门的人,进入通道后,居然听见雷鸣一般的巨响。只要有人说话,甚至是脚步声,经过几次回荡,都变成无俦巨响,震得耳膜生疼。而滕桂和木子宣率领着蝎子门的人,不知是触动了什么机关,通道中居然喷出熊熊烈火。若不是他们反应快速,只怕此刻已被烧成了焦炭。

    众人领教了这古堡中机关的厉害,都不敢再继续前进,不约而同退了回来。而每一边几乎都折了一两个人,可谓景况惨烈。众人歇息了许久,滕桂这才发现,自己留下的两名手下,居然趴在地上,呼呼大睡。

    他一时气急,猛地出脚,踢在两人臀部,将二人踢醒。那两人根本不知发生了何事,茫然四顾。木子宣忽然面色一变,看了看苏拙,又看了看刚醒过来那两人,忽然问道:“那个瞎子呢?”

    滕桂也注意到周青莲不见了,厉声问苏拙:“与你一道的那个瞎子呢?”

    苏拙心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耸耸肩:“我与你们一起进入通道,我又怎么知道他去了哪里?”

    “你们不是一路的么?”木子宣脸色十分难看。

    苏拙道:“我们只不过是结伴而行,从来没说过是相识!”

    滕桂等人颇感无奈,他们一开始见三人在一起,先入为主,以为三人就是一起的。滕桂病急乱投医,一挥手中蝎毒钩,架到苏拙脖颈,厉声道:“我早就看出这瞎子不是好人!莫非方才我们遇到的机关,都是他在做手脚?苏拙,你最好赶紧想办法带我们找到宝藏,否则我现在就要了你们的性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