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大漠孤城卷第五章 事有蹊跷
    苏拙三人行藏暴露,面色不由得一变。上百的帮众瞬间就起了警觉,将三人围在一起。

    苏拙心里一沉,暗叫不好,向卫秀瞪了一眼。卫秀吐了吐舌头,但却没有一点害怕。

    滕桂等几个大帮的帮主赶上前来,个个阴沉着脸,瞪着苏拙三人。滕桂厉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混进我们的聚会?到底有什么企图?”

    周青莲世外高人,自然不屑于搭理这些么魔小丑。卫秀也不便开口说话。苏拙只好微笑作揖,道:“各位兄台,我们三人不过是过路的,看这里这么多人,以为有什么热闹好瞧,实在不是有心打扰了各位的聚会。”

    滕桂沉声“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相信苏拙的话。那花绵仙子又瞧见一个面目清秀的男子,心花怒放,一双眼睛在苏拙身上打量来打量去。

    苏拙无奈皱眉,白陀眯缝着眼睛,细细打量三人,阴阳怪气道:“看你们样子,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喂,那个姑娘,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

    他一双贼眼滴溜溜乱转,又在打着坏主意。与他一样色鬼投胎模样的人,也是不少。苏拙心中越发担心起来,开始思索退路,只要形势稍微不对,就要动手。

    谁知卫秀大大方方地摘下头上皮帽,放下一头秀发,明眸皓齿,嫣然一笑,靠得近的男子被迷得神魂颠倒。圣女门的一干女子,也是手叉着腰,一副看不顺眼的嫉妒神情。

    苏拙头越发大了,心想,卫秀当真是不怕事情闹大。

    木子宣忽然走上前,淡淡道:“这位兄弟,你说谎的本事可并不怎么高明!我看你们的面相口音,分明是中原人。你说你们是过路的,可是据我所知,中原人来此,无非是来往的生意人。你们身边没有货物,又不像长年行走的商贩,还想瞒过这么多人么?”

    滕桂等人一听,顿觉有理,把手中各样奇门兵刃一亮,厉声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还不老老实实说个明白?”

    苏拙陪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想隐瞒了。我叫苏拙,这两位是我的妹子和叔父。我们是因为在辽国境内惹上了官司,才逃到此处,想途经西夏回中原。路过此处,想不到打搅了各位,还请各位朋友,放我们就此离去吧!”

    滕桂等人对望了一眼,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苏拙不明就里,不知他们笑什么。周青莲淡淡道:“他们跟你说这么多,只是为了问清你的来头。你以为他们会放我们安然走路么?”

    滕桂笑道:“果然还是年纪大的有些见识。我们在西北这么多年,雁过拔毛,凡是被我们撞上的,就不会活着离开。既然也没什么油水,来人啊!把男的杀了,这个雏儿给我带回去!”

    苏拙面色一变,白陀忽然道:“慢!”

    其余人微微一愣,不知怎么回事。白陀眯着双眼,凝视苏拙,问道:“你真是苏拙?”

    滕桂奇怪道:“怎么,白老弟,你认得他?”

    苏拙点了点头,道:“这世上还有第二个苏拙么?”

    白陀对滕桂等人道:“各位兄弟,最近大辽境内出的乱子,听说就是这个苏拙干的好事!”

    有人呸道:“******辽国出乱子,关我们屁事!”

    白陀又道:“我最近常去中原走动,听说最近中原新出了一个青年俊杰,以文武双全,机智过人著称。他的名字就叫苏拙!”

    花绵仙子顿时来了兴趣,重新审视苏拙两眼,娇笑道:“没想到你还这么有本事,咯咯咯……”

    苏拙被她看得浑身直冒鸡皮疙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滕桂阴沉着脸,道:“这么说来,他们是中原武林的人!那就更不能留活口了!”

    白陀凑到滕桂耳边,小声道:“滕师兄稍安勿躁,我听人说这个苏拙聪明绝顶。咱们这一路上,还不知道会碰上什么麻烦。而且总坛古堡内机关重重,我们正需要这么个人,带我们闯过这些难关!况且这一个老的,一个姑娘在我们手上,也不怕他能翻起什么浪来。要是真遇到什么麻烦,我们也可以让他们当个替死鬼!”

    滕桂想了想,也觉得有理,对苏拙道:“苏拙,你们想平安离开这里,就要乖乖听我的话。否则……”说着手一挥,就有人提刀抵住周青莲和卫秀的后腰,以示威胁。

    苏拙心中一沉,想不到最担心的事终究发生了,赶忙道:“有话好好说,何必动刀动剑的。我们听你吩咐就是!”

    木子宣忽然一合折扇,道:“滕兄,这三人来路不明,还是小心为好。况且他们刚刚在辽国惹下了大祸,难保不会牵连到我们!”

    滕桂对辽**队心有余悸,闻言又犹豫起来。白陀暗恨方才木子宣嘲笑自己,这时候偏要和他做对。木子宣说不能带着苏拙,白陀就偏要带上这三人。他哈哈大笑:“木兄弟,你怎的也瞻前顾后,胆小如鼠起来?这里地处偏僻,再走就是回鹘大漠了。辽**队再强,也是鞭长莫及。带着这几人,对我们有益无害,关键时刻,说不定还能有大用呢!”

    滕桂听他这么说,主意已定,哈哈大笑,大声道:“就这么说定了!今夜我们就此安营扎寨,明日一早,向总坛进发!”

    木子宣见他下定决心,也不好再说什么,朝苏拙看了一眼,目中满含深意。众人听了滕桂的话,轰然叫好,各自分头去搭建帐篷,兴高采烈,似乎已经在憧憬着找到宝藏之后该怎么花了。

    苏拙等众人走远,冷冷一笑。卫秀问:“你笑什么?”

    苏拙道:“我笑这些人无知,居然当真幻想有什么宝藏!我也笑你,聪明反被聪明误,平白给自己惹下这么大个麻烦!”

    卫秀一点也不生气,笑盈盈道:“哦,是么?你倒是说来听听!”

    苏拙找个土坎坐下,道:“那个木子宣,且不说是怎么知道天山派总坛的位置的。他怎会就知道那里面有什么宝藏?这是其一。其二,既然这世上只有他一人知道去总坛的路,他为何不自己一人去取了宝**吞?何必找来这么多人分享?光凭这两点,我就可以知道这件事必有蹊跷,想不到聪明如你卫秀,居然也会上当!”

    卫秀却冷笑道:“你怎知道我上当了?对我来说,什么金银珠宝才算不得什么宝藏。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这三门七派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