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大漠孤城卷第四章 惊天宝藏
    滕桂的话一出口,众人面色都是一变。只有苏拙卫秀两人不明就里,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什么。苏拙刚想问周青莲,就见他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咯咯咯……”花绵仙子娇媚的笑声忽然响起,她说道:“滕师兄可真会说笑话!莫非你说的什么富贵,就是一座几十年前就荒废的古堡么?”

    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忽然响起:“滕师兄,我们当年不过都是外门教众,根本无缘去到总坛,谁知道那座古堡在什么地方?”

    这人把这句话说完,苏拙方才找到了他人。他比旁人足足矮了半个身子,又佝偻着背,浑身上下都套着黑衣,隐在黑暗中,着实难以被人发觉。他站在一面绣着巨大蝙蝠的旗帜下,身边帮众却寥寥无几,比其他几个帮派寒碜不少。

    滕桂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了才说道:“想我天山派二十年前声势何其之壮,没想到到了今天,居然只剩下一群胆小如鼠,苟且偷生之辈!”

    白陀“嘻嘻”直笑,道:“滕师兄,你不要用激将法。大伙儿这些年活得还不如过街老鼠呢!你倒是把事情说清楚,也好让大家伙儿掂量掂量,是不是值得跑这一趟!”

    他话音刚落,就得到了大多数人的附和。这些人全是唯利是图之人,无利不起早。要想让他们光凭滕桂几句话,便团结到一起,那是千难万难。

    滕桂自然也知道这个情况,微微一笑,小胡子抖了抖,道:“各位兄弟稍安勿躁,既然大家想知道,我就请我的结义兄弟白衣秀才木子宣,来给大家解释清楚!”

    众人面面相觑,均没有听过这个木子宣的名字,不知道此人是谁。再看时,只见滕桂身后走出来一个年轻人,虽在西北之地,却穿着汉人的白衫,一表人才,唇红齿白,手中摇着一把折扇,意态潇洒。这人长得也算不错,不知怎的,卫秀却看着十分厌恶,轻轻哼了一声。苏拙奇怪道:“这人举止打扮分明是中原人,怎么会跑到这里,与这些人称兄道弟起来?”

    木子宣走到中央,做了个四方揖,道:“各位,小弟姓木名子宣,江湖上送了个诨号白衣秀才!”

    在场的人都没听过什么白衣秀才的名号,一时场面有些尴尬。花绵仙子陡然在一群粗汉中见了这等人才,忍不住咯咯直笑,问道:“小哥哥当真是一表人才,瞧得妹妹我不禁心动呢!”

    她分明比木子宣大着好几岁,却还叫他亲哥哥,让人不由得恶心。苏拙却是心中一凛,这女子的声音竟然有如此大的媚惑之力。想着忙收敛心神。

    木子宣却丝毫不以为意,摇摇扇子,向花绵作了一揖。滕桂道:“花绵,你可别想乱打我这兄弟的主意。他本事不在你我之下,小心勾人不成,反出了丑!”

    花绵脸色一变,重重哼了一声,扭过头去。白陀笑嘻嘻道:“滕师哥,这小兄弟瞧来面生啊,怎的成了你的结义兄弟?”

    滕桂向众人解释道:“前些时日,我率着帮众在辽国境内做一笔买卖。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惹来了辽国骑兵,将我们团团围住。当时我只以为凶多吉少了……”

    许多人听到这里,心也跟着提了起来,都盼着要是滕桂的蝎子门就这样被灭了多好。滕桂似乎知道众人心里所想,狞笑一声,继续道:“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这兄弟恰好经过。他动了侠义之心,居然想出个巧计,模仿着辽国一个大将军的声音,命令军队全撤了。就这样,我们不伤一人,安然逃出包围。而我与木兄弟一见如故,自然也就结为兄弟!”

    许多人暗自叹息,也终于明白了为何滕桂对木子宣如此重视。卫秀轻轻哼了一声,道:“模仿别人说话,这算什么巧计?”

    谁知周青莲缓缓摇了摇头,小声道:“这计策算不得稀奇,可是要想模仿别人的声音,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个人必须精通音律,才能分辨他人话音的细微差别。同时能以内功控制喉骨发声,这样的本事,只怕江湖上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出来!”

    苏拙和卫秀都吃了一惊,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玄机,顿时不敢小瞧这个木子宣了。木子宣又道:“各位,方才大家说,从没有人到过总坛古堡。巧的很,我就知道一个人曾经去过,而且他也将如何找到古堡,告诉了我!”

    众人闻言一惊,没想到当世还有人知道当年天山派总坛的位置。花绵激动之情溢于言表,问道:“那总坛位置在哪里?”

    木子宣如何会轻易说出来,他笑道:“若是大家有兴趣,我自然会带大家前去寻找,如何?”

    花绵似乎不敢相信,问道:“真的?我听说当年圣教将数不清的金银珠宝藏在总坛古堡内,还有许多失传的武功秘籍。莫非滕师哥说的富贵,就是指这个?”

    滕桂站出来,大声道:“没错,这就是圣教留下的宝藏!众位,此乃天赐良机,让我等在有生之年,能遇到木老弟,得知宝藏的消息。只要我们找到宝藏,练成神功,中原武林岂不都是我们的了吗?还用整日窝在这西北边陲,靠偷鸡摸狗度日吗?”

    几位帮主纷纷点头,白陀却忽然醒悟道:“滕师哥,木老弟,你们说的,莫不是我这小镇往北百里的一座荒山古堡?”

    木子宣不置可否,白陀却心知肚明,忽然大声道:“那座古堡一直传言有鬼魂出没,你们都不要命了么?想去那里!”

    木子宣轻蔑一笑:“想不到堂堂白银门掌门白陀居然相信什么鬼神之说,当真可笑!”其他人也忍不住掩嘴偷笑。

    花绵道:“白师哥,你原来胆子可不是这么小的啊?怎的在这小镇呆了几年,胆子也变小了?”

    这些人没有在这里呆过,自然不知道传言的厉害。白陀深感无奈,要是再说什么,就更显得自己当真胆小如鼠了。他沉着脸,一言不发,退到一旁。

    花绵脸上热情洋溢,主动往木子宣身边靠了靠,娇媚道:“木公子,咱们这就出发,去找宝藏吧!”

    滕桂向其他几个门派扫了一眼,几个大帮相继表态,个别人就算还有疑惑,也问不出口了。他满意地环视一周,道:“既然如此,大家一定要同心协力,找出宝藏!”

    “好!好!”众人仿佛已经看见了宝藏在眼前闪耀金光,这个时候谁还管什么军师,无不哄然叫好。

    苏拙冷笑一声,对周青莲轻声道:“我看不过是闹剧一场,不如我们先走吧!”

    周青莲微微点头,但是眉头却没有舒展开,似乎仍有些忧虑。

    两人刚要转身,卫秀忽然道:“这么有趣的事情,我们怎么能走了?我倒是想看看,这所谓的宝藏,到底是什么!”

    苏拙皱眉道:“哪里有什么宝藏,我看是一场阴谋才对!”

    卫秀气道:“哼,你既然这么胆小,那就自己回中原去吧。我倒要跟过去看一看!”

    她说这句话时,忍不住声音放开了些,忘了隐藏身形。旁边一人猛然听见身边有个女子的声音,吓了一跳,喝问道:“什么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