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大漠孤城卷第二章 神医妙手
    苏拙上前,拍了拍一名契丹士兵的肩膀。那人愣了一下,回头看见苏拙的脸。这张脸这几天不知在图画上看了多少遍,只瞥了一眼立时就认了出来。他忙大喊一声,周围的十几名士兵全被他招呼过来,将苏拙团团围住。

    瞎眼郎中与卫秀站在远处,轻声道:“他对你可算有心!”

    卫秀服用了他给的两颗药丸,稍稍有了些力气。听了他的话,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晕红,口中却说道:“这些小喽啰还奈何不了他!”

    话音刚落,就见苏拙一跃而起,从中契丹士兵头顶跃过,拔腿就跑,向城外逃去。那些士兵好不容易见了通缉的钦犯,如何能轻易放过,一阵风地追了过去。这一下进镇的道路没有人把手,卫秀和盲眼郎中跟着百姓,混了进去。

    卫秀坐在马上指路,盲眼郎中牵马步行。两人找了间客栈住下,一进房间,盲眼郎中就取出金针,给卫秀施针。一直忙到天黑,苏拙却依然没有返回。卫秀虽然疲累,却不想睡觉,执意要等苏拙回来。

    约莫三更时分,窗户忽然轻轻被人推开,正是苏拙回来了。他看见卫秀和盲眼郎中相对而坐,不由得一愣。卫秀终于见到他返回,起身相迎,心中升起一股暖流。

    苏拙跳进屋里,笑道:“我怕被人发现行踪,一直等到半夜才返回。不过我终究是暴露了,这个地方也不能久留!”

    卫秀点点头,说道:“而且这样一来他们必然知道了我们的计划,只怕辽皇已经在边境设卡,想要从西夏回中原难上加难!”

    苏拙叹了口气,卫秀所言不无道理,看来得重新想想对策才行。不过大半天没见,卫秀气色倒是好了许多,人也精神了。这一点倒是让苏拙喜出望外。他忙对盲眼郎中谢道:“先生果然是妙手!想不到我妹子这病,只不过半天,先生就给治好了!”

    盲眼郎中手中捣鼓着几根草药,头也不抬,笑道:“这有何难?若不是你封闭了这位姑娘的经脉好几天,我也不用费这么大力气!”

    苏拙“哦”了一声,讶异道:“我以前也曾被同样的掌力所伤,那时只觉一股阴寒内劲顺经脉游走,蚕食生机。因此才想出了封闭经脉的法子,莫非有什么不对?”

    盲眼郎中道:“对你来说,也许奏效。可是对这位姑娘来说,可就是雪上加霜。天狼啸月内劲独特,一旦进入经脉,如附骨之蛆。像你这样身怀内功的人,封闭经脉,以自身内力自然能够慢慢消解这股阴寒内劲。可是这位姑娘不会武功,封闭了经脉,她也无法自行化解。这股内劲只会郁积在体内,慢慢沉淀,时间越长,越是难以拔出!今日我先以金针刺穴,打通她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再将天狼啸月的内劲引导至百会、天突、膻中、涌泉等诸学位,徐徐导出体外。”

    苏拙恍然大悟,想不到自己异想天开,差点害了卫秀。不过幸好遇到了这位盲眼先生,当真有惊无险。他眼珠一转,心里一动,忽然道:“敢问先生可是姓周?”

    那瞎眼郎中似乎也吃了一惊,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周?”

    苏拙听他这么问,自然自己的猜测是对了,便道:“前日夜间,晚辈遭天狼派掌门萧千钧追杀。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萧千钧忽然被暗器所阻。当时晚辈借着月光,看见那两颗所谓的暗器,实则是两颗豆蔻!豆蔻乃是普通药材,可是在那旷野之中却是难见。而且先生日间也说过,契丹人不识药理,到哪里去找这晒干的草药?因此,晚辈猜想,这位出手相救的人,必然是一位来自中原的大夫。因为也只有大夫,会在身上藏有药材了。而且从射出两颗豆蔻,吓走萧千钧这件事来看,这位大夫一定是武功高强,只怕在江湖上已经罕有敌手。可是这样的人物,我却是闻所未闻。直到方才,我才恍然明白,原来这位高人,就是前辈您!”

    “哦?”瞎眼郎中也有些惊讶,饶有兴趣地笑了笑。

    苏拙道:“既然猜到了救我们的高人是位大夫,一切就明了了。而先生不但医术高明,对天狼派的内功也是了若指掌。再加上今天我们看到的诡异情形。一个时辰之前,先生分明还为我们指路,一个时辰之后,却已赶到了我们前面,这更说明前辈脚程过人,功夫自然也是出神入化了!至于知道前辈姓周,那就更简单了。前夜萧千钧临走前,喊了一句姓周的。因此,晚辈猜到前辈一定是姓周!”

    瞎眼郎中哈哈一笑,道:“想不到你还挺聪明!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苏拙!”他没有犹豫,如实答道。虽然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高人是什么来历,但似乎对二人并没有敌意。

    “原来你就是苏拙?!”瞎眼郎中似乎听过这个名字,想了想道,“我听过你的名字,最近江湖上传得神乎其神。想不到你果然有两把刷子!”

    苏拙道:“请问前辈高姓大名?”

    瞎眼郎中淡然道:“我的确姓周,叫做周青莲。不过却不是你说的什么武功出神入化之人。我也没有在什么旷野之中救过你们。看来你是认错人了!”说着低头继续采摘他的药草。

    苏拙一愣,暗想:他的话不尽不实,看来是不想让人知道真实身份。可是不露面就能吓走萧千钧的人物,想必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为何我从没听过他的名号?

    卫秀眼珠乱转,似乎想到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她见周青莲低头摘采白日找到的龙仙草,将绿叶摘下放在瓷碗中,却将根茎上圆圆的果子小心地丢弃到一边,不禁好奇问道:“周先生,这龙仙草到底有什么用?为何要将这果子丢了?”说着拿起一个随手把玩。

    “这可不是果子!”周青莲笑道,“这是龙仙草的根。龙仙草的叶有理气活血的功效,对你的病症正好有用。不过它的根却不可乱用。这根若是不小心误食,只要一点,就能让人浑身酸软,如饮陈酿。所以还是小心些好。待会儿苏拙把这些根找个地方小心埋了!”

    苏拙点头答应,谁知卫秀忽然一把将那些根果全收了起来,道:“你们都以为这些东西没用,我看却有大用场!”

    苏拙笑道:“这能有什么用?”

    卫秀哼哼一笑,道:“这世上看似无用的东西,只要用对了地方,都可有大用场!想不到你苏拙也有目光短浅的时候!”

    苏拙一愣,想不到今天居然被卫秀鄙视了。卫秀有了精神,便又开始与苏拙斗了起来,当真不亦乐乎。周青莲忽然抚掌笑道:“能说出这种话的,必然不是普通女子!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卫秀!”

    周青莲怔了怔,点头道:“原来是卫潜的女儿,怪不得怪不得……你们两个都是近来江湖上谈论最多的年轻人。想不到今日我居然有幸同时得见!”

    卫秀得了夸奖,心中欣喜。苏拙忙转移话题:“看来我们要尽快离开此地了。既然无法进入西夏,只有再往西走,从回鹘转道。那里莽莽大漠,萧千庭和辽皇就算有心抓我们,也是鞭长莫及!”

    卫秀点点头,目视周青莲道:“只是我们刚认识先生,却又要分别。”

    周青莲淡然道:“你的病还没好,若是任你们离开,有违我医者本心。既然惹上了这件事,我便陪你们走一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