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大漠孤城卷第一章 神秘人物
    越往西北走,越是荒凉。苏拙与卫秀同乘一骑,走在莽莽草原上。他们并不是缺少马匹。苏拙手中牵着的缰绳,连着五六匹良驹,可以轮流换乘。这些都是逃亡那夜死去的契丹骑兵留下的。他们之所以同乘一骑,只是因为卫秀身体虚弱,已经无力独自骑马了。

    两人逃出涿州已经七八天了。卫秀被萧千钧一掌伤到经脉,情况堪忧。苏拙是尝过被天狼啸月的阴寒真气销骨食髓的滋味的,而萧千钧的功力远非卫胜可比,眼看着卫秀痛苦,却无计可施。他只能封住卫秀奇经八脉,阻止真气运行,以缓解她的痛苦,同时每日以自己的内息为她疏导经脉。可是此法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经脉封闭时日一长,对身体有害无益。而自己功力有限,难以根治内伤。

    沿途经过几个城镇,苏拙本想进城找个大夫看病。谁知还没靠近城门,就看到契丹士兵比对画像,对过往百姓仔细检查。那画像上画的,正是苏拙和卫秀的肖像。

    想不到辽国的通缉令这么快就下了,苏拙心头阴云笼罩。进不得城,苏拙只得在村野打听,终于探听到一些消息。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他们逃出涿州才两日,辽国内部已经有了动乱的迹象。萧千庭没能杀掉耶律雄才报仇,让他逃回了上京。萧千庭气愤难平,拥兵集结,拒不听从辽皇的旨令。辽皇无奈,为了稳住这个手握兵权的重臣,只得将耶律雄才治罪,将其贬到梅里急部的北寒之地,即刻押解过去。

    萧千庭这才消了火气。而辽皇把一腔怒火全撒在了逃掉的苏拙和卫秀身上,派出重兵一路向南追击。可是直追到大宋边境,也没抓到人。他这才想到,两人可能向西而逃,又派人向西而来。只是耽误了这么些功夫,苏拙二人已经过了宁边州,眼看着宋辽边境就在眼前,谁知卫秀这个时候已经实在难以强撑了。

    苏拙举目远眺,希望一座城镇就在眼前,能让卫秀有医药救治。可是视野之内,依然只是草原。前面不远小路分岔,在岔路口有一株巨大的杨树。杨树树荫下,斜靠着一个人,似乎正在休息。苏拙忙催马上前,因为扶着卫秀,也不方便下马,只得歉然道:“请问哪个方向,能到最近的镇甸?”

    那人听见声音,微微抬起低垂的头。苏拙这才看清这人的脸。只见他模样大约四十多岁,上下穿着一件普通破旧的契丹皮袍,隐隐露出里面的旧蓝布长衫。一张脸有些清秀,不像北地之人,但眉眼间却又似乎有风霜之色。他颌下留着一绺短须,倒像个教书的先生。最奇怪的是他的一双眸子,直直地盯着苏拙,似乎一眼就把人给看穿了。可是这双眼睛却浑浊无光,精神空洞!

    苏拙以为他没听清,又问了一遍。谁知那人想了想,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顺着这条路往前不远,应当是个集镇。”

    苏拙一愣,心道,原来你也不认得路。口中依然谢道:“多谢!”说完终究照着那人所指的路径,拨马直走。小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苏拙策马缓行,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有余。

    正当他以为上了大当的时候,几间茅草房从树林间闪现出来。苏拙大喜,夹了夹马腹,赶上前去,果然看见一里之外,有个小镇。镇子虽不大,但可见人来人往。

    他正要赶去,忽然一愣。原来小路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个破布皮裘的背影。那人手拄竹杖,斜背一个小旧木箱,不是方才指路那人还是谁?

    苏拙心中震骇难以言表,左右看了看,确信周围都是山林,并没有什么捷径。那么这人到底是怎么忽然出现在前面?难不成真是山精妖怪不成?

    苏拙虽然大胆,也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但是此事委实匪夷所思,苏拙再聪明,也难以解释了。

    卫秀虽然虚弱,也发觉了这件事,疑惑道:“他到底是人是鬼?”

    苏拙拍马赶上几步,追上那人。苏拙回头看去,只见那人面沉如水,右手竹杖不住点地,探着路。原来这人竟然是个瞎子!

    卫秀靠在他怀中,忽然轻声说道:“苏拙,方才居然没看出来,他竟是个瞎子!”

    苏拙一怔,点了点头,暗想:是啊,方才那人眼神虽然无光,但是双眸盯着自己,仿佛真能看到我一般,这才没看出来他居然是个瞎子。

    两人距离那人还有几丈远近,卫秀说话声音又低。谁知那瞎子似乎听见了,回头微微一笑,说道:“女娃娃眼力倒是不错,不过气息衰弱,莫不是受了内伤?”

    苏拙不由得吃了一惊,更听他言语中似乎竟会一些望闻问切的学问,赶忙上前,扶着卫秀下了马,对着瞎子一揖,说道:“请问先生高姓大名?可是懂得岐黄之术?”

    瞎子什么也没说,一把就握住卫秀的右手腕,摸了一阵,皱眉自语:“天狼啸月?难道那晚……”

    他的声音极小,苏拙只隐隐听到几个字。瞎子打开随身的一个小木箱,苏拙瞥见木箱里居然都是一些药材。他隐隐想到什么,却没有清晰的头绪。瞎子从一个小瓷瓶中倒出两颗药丸,给卫秀服下,说道:“她伤得不轻,需得找个地方住下才行!”

    苏拙没想到在这荒郊野外,居然会碰上一个大夫,当真是喜出望外。他连忙点头答应,正要上马,谁知那瞎眼郎中忽然道:“等等!”说着俯下身去,在道旁的草丛中随手将几颗青草连根拔下。

    苏拙纳闷道:“先生,这是什么?”

    瞎眼郎中笑道:“这草名叫龙仙草,是西北之地一种常见的草药。不过契丹人放牧为生,不识药理,对这宝贝弃若敝履。这草或许对这位姑娘的病有用!”说着将草收进药箱。

    苏拙听闻这龙仙草有效,忙也拔了不少。瞎眼郎中虽然看不见,心里却是透亮,笑道:“哈哈,用不了这么多!”

    三人一道向前方的集镇而去。行到镇口,忽然看见前面一队契丹士兵,手拿着画卷,正对着行人一一辨认。苏拙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一定是在追查自己与卫秀的下落。他咬了咬牙,对瞎眼郎中道:“先生,烦劳你代为照顾我这个妹子,我去去就来!”

    说着就冲那伙士兵而去。不知为何,苏拙虽然与这瞎眼郎中第一次见面,却对他如此信任。而那瞎眼郎中似乎也知道他的想法,点点头,带着卫秀跟着一群百姓之后,向城内而去。

    (没错,本卷中的周青莲,就是拙作《玄空诀》中那个惊鸿一现的盲眼神医。在本书中,他也算一位重要人物了。另外关于周青莲的故事,早有构思,也许有一天也会写一本书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