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涿州风云卷第二十章 前尘往事
    萧千钧与车夫的那场大战,他们早已经看不见了。不过两人仍然没有放松警惕。身后跟着的那一队军士,个个都是马背上的好手。他们追了一个时辰,与二人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一里之遥,而且还在不断逼近。

    苏拙回头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后面军队的距离已经到了弓箭射程之内,辽人也已经开始弯弓搭箭。果然契丹人是马背上的民族,居然能只用双脚控制胯下骏马,腾出手来射箭!

    此地一片平原,两人根本无处藏身。如此距离,数十人同时射箭,就算苏拙武功再强,也招架不住。

    果然,身后弓弦响动。苏拙忙使劲一夹马腹,同时伸手挥鞭,在卫秀坐骑臀上狠抽一鞭。两匹马同时受惊,猛地向前一蹿。就是这么几尺之距,让两人躲过契丹人这必中的羽箭。

    苏拙心头刚刚松下一口气,只听一声马嘶,嘶叫声痛苦异常。他忙向旁边一看,原来竟是一根羽箭射中了卫秀坐骑的后腿。那匹骏马在飞速奔驰中,陡然受了这等创伤,打了个哆嗦,向前便倒。

    苏拙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挽住卫秀腰身,用力一拉,便将卫秀拉到自己马背上来。卫秀全然不知,方才这一刹那,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当看见那匹马摔倒在地,才蓦然明白过来,心头砰砰直跳,也不知是因为后怕,还是陡然身处苏拙怀中的惊慌。

    苏拙却来不及想这些心思,此刻一匹马栽了两个人,速度又慢了几分。身后那些军士再次引弓,这一次无比要射中二人。苏拙心头焦急,情急之间,脑中更加慌乱。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远处忽然传来几声惨叫。苏拙忙回头看去,只见身后的契丹追兵竟然一个接一个摔落下马。在细细看时,原来他们身后竟然也跟来一骑。那人一扬手,便是几名契丹军士落马。

    苏拙恍然明白过来,拉住缰绳。后面跟来那人,果然就是方姓车夫,而那一手飞石掷人的手段,旁人也很难学出来。辽人只看着前面,没想到身后也会遭人暗算,一时大乱。他们这么一乱,车夫出手更加果断,一石一个,尽数将众人打落下马。

    然而,苏拙分明看见,那些契丹人并没有尽数死去。那些被射中头脸的自然不能幸免。可那些只被打中其他部位的,只是落到马下,受了些伤。苏拙心里一沉,忙回马前去接应。

    车夫赶到契丹人落马之处,一人一脚,将他们尽数毙命。苏拙虽觉有些不忍,可是这个时候,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也难以顾及太多了。两人一马刚赶到前面,车夫忽然双腿一软,竟然一跤坐倒。

    他胸口衣服上,分明有一滩暗红血迹,即使在暗夜中,依然触目惊心。而他此刻又在大口呕出鲜血。卫秀忙翻下马背,上前扶住车夫,急道:“方叔叔,你怎么了?”

    车夫轻轻摇了摇头,急促咳嗽了两声。苏拙蹲在一旁,看见这情形,心头阴云笼罩。他受伤太重,只怕难以撑住了。

    卫秀心有七窍,怎么看不出来?她眼中流出两行清泪,抽噎道:“方叔叔,你快快运功调息……”

    车夫摇摇头,振作起精神,轻声道:“小姐,没用了……这么些年来,你从没把我们当下人看过,我很欣慰……”

    卫秀泣道:“方叔叔怎么会是下人呢?方叔叔是秀儿最亲的人!秀儿是方叔叔一手带大的,父亲没有时间照管我,都是方叔叔陪我……”

    没想到卫秀居然与这个车夫有如此深的感情,苏拙倒是暗暗吃了一惊。

    车夫眼中露出慈爱的神采,轻轻唤了一声:“秀儿……”伸手抚摸卫秀头发。

    卫秀也答应一声,将头靠在车夫额头。车夫忽然叹息道:“要是你当真是我的女儿,该有多好……咳咳……”

    卫秀不知道他为何这么说,静静听着。车夫又道:“秀儿……秀儿……你跟她长得真像……”

    卫秀微微一愣,苏拙则是大吃一惊,瞬间明白过来,脱口道:“你认得卫秀的生母?!那天你听卫秀问婢女小言时,表情那么认真关心,我早应该猜到的!”

    卫秀浑身一震,道:“方叔叔,他说的都是真的?你认得我娘亲?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都不曾对我说起过?”

    车夫深深叹了口气,道:“秀儿,对不起……这么多年来,一直瞒着你……”

    卫秀急道:“是不是父亲不让你说的?还是有人胁迫你?”

    车夫摇摇头,轻笑两声,可是这笑声比哭还难过。他道:“飞天大盗方子禅这一生,还从来没被谁胁迫过!”他这句话说得豪气干云,全不像往日所见的卑微车夫。

    苏拙和卫秀都吃了一惊,异口同声道:“你是二十年前名震江湖的飞天大盗方子禅?!”

    飞天大盗的名头,在多年以前可是世人皆知。传说,这世上没有方子禅偷不到的宝贝。只是不知为何,他竟然在二十年前,忽然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过。原来卫秀居然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苏拙暗想,既吃惊又不解。

    方子禅点了点头,道:“原来已经二十年了啊……没想到还有记得我……秀儿,你已经长大了,我再不将往事告诉你,只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咳咳……”

    卫秀疑惑道:“什么往事?”

    方子禅喘息两声,道:“秀儿,你的母亲姓叶名韶,跟你一样,是个大美人!”

    苏拙心中巨震,果然如此!他脱口道:“叶韶!千面狐狸叶韶?!”

    方子禅疑惑地看了一眼苏拙,不解道:“原来你也知道千面狐狸的名号?”

    苏拙心中再无疑惑,一切都清楚了。卫秀的生母叶韶,就是当年那个轻功通神的千面狐狸,也是燕玲珑的师父。只因燕玲珑年级还小时,师父便故去了,因此虽然与卫秀打了照面,竟没能看出母女二人容貌相似。可是照婢女小言所说,叶韶几年前还曾在萧玉府上住过。那么燕玲珑所说师父故去,竟是叶韶装死么?千面狐狸,果然有一千张面孔么?

    方子禅叹息道:“枉我号称飞天大盗,世间没有盗不来的宝贝。谁知,我这一生,终究有盗不来的东西。那就是你母亲的心!二十多年前,江湖异宝现世。我自然要去偷一偷,谁知竟碰上了叶韶也去盗宝。从此,我就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她!可是,叶韶却对我若即若离,最后不知怎的,竟然与早已有妻室的卫潜相恋结合了……”

    苏拙忽然疑惑道:“飞天狐狸也是一代奇女子,怎么会与已有妻室的卫潜相爱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