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八章 几方夜战
    许多人还没明白萧千庭为何突然下这个命令,几名卫士已经向苏拙而来。!精/彩.东.方/文.学m会员hai手打![〈〔<<>

    苏拙微微一笑,并没有感觉惊讶。萧千庭毕竟是辽国多年的肱骨之臣,先想到的便是辽国的利益。虽然他此刻正被爱女惨死的仇恨充斥内心,但仍然没有忘了苏拙。苏拙此人极不简单,若是为大宋所用,以后将是一个劲敌。况且现在他又深悉萧千庭与耶律雄才的恩怨,若是他以此做些文章,只怕会引起辽国内部战乱!

    因此,萧千庭一看见苏拙,脑子里便想到了,这个人绝不能留!

    从帐篷破洞中已经钻进来十几个黑衣人。不过他们似乎并不是来袭营的,看见一众文武重臣,却视若无物,径直向耶律雄才而去。七八个人瞬间在耶律雄才身周拱卫成一个圆圈,其余人则冲开卫兵的包围,撕开一个缺口。

    耶律雄才再笨,也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心中一喜,暗想:卫胜兄弟果然没有背弃我!

    这座帐篷虽然是最大的一顶,但此时涌进来这么多人,一时也显得拥挤起来。卫兵护送着文武重臣沿着边上向帐外退去。其他人则阻拦耶律雄才一行,显得有些左支右绌。

    诸葛铮既然已经洗脱嫌疑,自然也是受保护的对象。他在两名卫士夹护下,往帐门走去。临走前他向苏拙看了一眼,两人交换了一个满含深意的眼神。

    几个武士围在苏拙身边,他们一时也没有明白萧千庭的深意,有些犹豫,不知是不是要对苏拙动手。就在这时,一个黑衣人从外而内,急冲来。他手中所执的不是弯刀,而是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

    黑衣人挥起手中长剑,两招便砍翻武士,转过剑头,直朝苏拙胸口刺来。

    寒意森森,剑尖不断颤动,让人捉摸不定这剑招的去向。苏拙面色凝重,他一眼就认出了这黑衣人的眼神。

    是卫胜!这样凌厉阴狠的眼神,多么的熟悉。

    若是旁人使出这样的一招,苏拙或许真难以猜出剑招的走向。只因他太聪明,想得太多,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只要有一丝犹豫,就已经晚了。

    可是出剑的是卫胜。卫胜对苏拙可谓充满了怨毒仇恨。而且他又是如此自傲的一个人,上一次输给苏拙,从来没有服气过。因此,他一定会直刺胸口,一招毙命,而不会对苏拙耍什么虚招。

    苏拙冷笑一声,瞬间伸出双指,硬生生夹住剑身。剑尖停在他胸口一寸之前,兀自颤动不已。

    卫胜眼中冒出一股火,催动内力。自从上次在历城吃了亏,他想了想便明白了其中的玄机。苏拙的内力根本比不上自己,只不过是凭着诡计胜了。因此这一次交手,卫胜直接便要以强大内力,占据主动。

    苏拙只觉指尖处传来一股阴寒气息,顺着手臂直往上蹿。他转眼就明白卫胜心中所想,急忙松开手指,脚下向旁闪过,避开剑势。卫胜占到上风,就不会再给苏拙机会,横剑直削。苏拙自知武功上远远不及卫胜,而他又占了兵刃之利,更难撄其锋芒,只得往后闪避。

    所幸帐中人太多,个个手持兵刃,乱战一团。苏拙又是眼观六路之人,深知借势的玄奥。他以灵巧轻功,在人群中穿梭,引得卫胜来追。卫胜怎能轻易放过他,挥剑直追。每次眼看着苏拙就在前面三尺,举剑劈去,就能毙了他。可不知怎的,每次长剑一出,总是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长枪弯刀格挡住了,而让苏拙轻轻松松跑了。

    卫胜怎知道,这一切都是苏拙有意为之。他算计精准,每次都以最险又最轻松的方式逃脱,不多花一丝力气。卫胜却越得心浮气躁起来。

    就在两人你追我赶的时候,一个黑衣人从黑暗中举起弯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站在战场之外的卫秀劈砍下去。卫秀早已看到了他,脸上却不露一丝的惊慌,反而略带冷笑。她已经从这黑衣人的眼神中认出来了,他就是那晚的那个刺客!

    黑衣人这次用的是趁手的弯刀,也不用掩藏形迹。可是他的眼神却远远没有上次凌厉。因为这一次他已经不能理解刺杀的意义所在。

    一个人心里产生了怀疑,行动上就要大打折扣!

    因此卫秀根本不畏惧他了。弯刀还没碰到卫秀衣角,那名中年车夫从卫秀身后的黑暗中忽然暴起。他闪到卫秀身前,左手在弯刀一弹。强大的内力将弯刀远远荡开,车夫右手顺势一抓,便抓住了黑衣人的胸膛。

    那人似乎吃了一惊,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在一招之内,就输了。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车夫右手一抓一推。一股巨大内力直贯胸膛,只听喀拉拉一声响。黑衣人如断线的纸鸢,远远向后飞去,摔在地上,就不见动弹了。

    非常时刻,那车夫知道根本不能手软。他站在卫秀身边,时刻提防。眼看着大帐内打成一团,卫秀却根本没有惧色,眼睛在人群中寻找苏拙的身影。

    就在这时,只听四声大喊。四个人影出现几个破洞口,正是四金刚。四人蛮力惊人,一般行动,双手扯住破洞口,用力一撕,竟将牛皮帐篷撕了开来。夜风一吹,牛皮掀起,只剩下帐篷骨架孤零零矗立着。

    四金刚冲进来,看见黑衣蒙面人便打。他们早已在帐外埋伏,专等黑衣人到来。自从今日卫秀见过苏拙之后,便准备好了这一出。她知道苏拙今天一定能破案,而卫胜也许必不会甘心。他在辽国的势力只有那帮天狼派的黑衣人。卫秀绝不会忘记那夜的袭击,若不是苏拙,自己早已死在荒郊野外。今晚这些人来得正好,新仇旧账一起算!

    黑衣人猛地腹背受敌,有些慌乱。加上涌来的卫士越来越多,将耶律雄才一行人团团围住。黑衣人更加显得有些左支右绌,难以应付。

    卫胜自然也看见了场上的形势,心中恨意难平。他是这十几个黑衣人的领导,本就是要来救耶律雄才的。可是被苏拙和卫秀这么一搅,已经失去了最佳的时机。可偏偏苏拙就站在前面不远,淡淡而笑!

    他胸中怒火难熄,又想冲破包围,又想先杀了苏拙。就这么犹豫片刻,苏拙纵身一跃,竟回到了卫秀身边。他一把牵起卫秀的手,说道:“跟我待在一起!”

    没想到苏拙竟还记得白天说的话,卫秀心中涌起一股难言的感觉。战场已经转移到帐外,忽听两声号角吹响。萧千庭身披铠甲,骑在马上,手中弯刀一挥。

    一队长枪武士小跑着将众人全包围了起来,而后一队弓箭手弯弓引箭,直对着场上众人。

    酣斗中的人似乎都已经忘了,这里是萧千庭的军营,萧千庭才是主人!(未完待续。)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