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涿州风云卷第十七章 铁证如山(第二更)
    耶律雄才面色一变,他根本想不出来,苏拙会找到什么证据。因为他自觉办事非常小心,根本不会留下什么破绽,苏拙哪里找来的证据?

    苏拙猜到他心中所想,微微一笑,伸手击掌两声。诸葛铮的两名随从忽然抬着一具尸身进帐。这尸体自然是被苏拙开膛破肚的罗老头。

    不单萧千庭有些诧异,耶律雄才更是大吃一惊。这罗老头的尸身不是已经被掩埋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拙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这就是今早死去的罗老头的尸体,若不是我赶得及时,只怕此刻这具尸体已经不知埋到哪里去了。我们就先从罗老头之死说起。我切开了他的肚子,仔细检查了一遍。果然发现,在罗老头肚子里根本没有酒。也就是说他昨晚根本没有喝过酒,也就不存在醉酒敲错更鼓的情况,更不会不小心溺死在水槽中了!”

    他又拍了拍手,营帐外走进两名辽国卫兵,正是今早苏拙在马厩遇到的那两人。

    两人并不知道苏拙叫他们来所为何事,进帐向萧千庭等人行过礼,有些局促不安地站着。

    苏拙开门见山,向其中一人问道:“今早你说过,你昨夜听见罗老头敲错了更鼓,对不对?”

    那人点点头,道:“没错,我昨夜恰好在附近巡逻,在四更天时,他只敲了三声。”

    苏拙点点头,又对另一人道:“你昨晚听罗老头说起过,他昨晚不能喝酒,说晚上有大事要做,对不对?”

    那人答道:“罗老头昨晚确实跟我说过,不过我并没有在意。”

    苏拙微笑点头,示意二人离去。这一番证词,足以让大帐中的人相信,罗老头确实是故意敲错了更鼓,也确实是被人杀死的。

    一切似乎已经真相大白了。耶律雄才脸色越来越难看。

    苏拙大声道:“方才的人证物证,足以证明凶手制造不在场证明的手法。如果这一切不是耶律雄才设计的,那一切岂不是太巧合了?”

    已经有人在点头了,只是碍于耶律雄才的身份,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许多人偷偷去看萧千庭,不知他将要怎么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

    苏拙继续说道:“既然已经证明了罗老头的死,都是出自耶律雄才的设计,一切也就显而易见了。小言的死,也是耶律雄才为了杀人灭口!因此,奸污杀害萧玉姑娘的,自然也只有七皇子耶律雄才!”

    耶律雄才依然不甘心,辩解道:“我没有杀萧玉!那天晚上我明明在……”

    苏拙接口道:“你是不是准备说,那天晚上,你与卫胜一直在喝酒赏月?昨天我问你时,你们便是这样相互作证,可是这分明一派胡言!你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喝酒赏月,证据就在天上!”

    他指着帐在升起的一弯上弦月,道:“现在是上弦月,出事在七八天之前,那时候正是月朔,天上根本没有明月,你们到哪里去赏月?”

    他不等耶律雄才说话,接着道:“若是你还不承认,我还有一样证据,定要叫你无话可说!”

    苏拙晃晃手中包着神仙醉的布包,道:“神仙醉是一种很神奇的香料,用过之后,身上会残留浓烈的香味。这也就是小言闻到的味道了。而你在杀害萧姑娘的时候,将这气味也留在了萧姑娘床上。在整座营寨中,恐怕只有七皇子一人会有神仙醉了吧?因此,只要去检查一下那张床,一切都可清楚!”

    耶律雄才面色大变,脱口吼道:“不可能!那天我明明检查过……”

    他忽然看到苏拙狡黠的目光,陡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可是说出去的话,再也收不回来。大帐中忽然死一般安静,一双双眼睛全都盯在耶律雄才身上。

    方才他那句话虽然只说了一半,但是谁都知道他要说什么。耶律雄才分明已经亲口承认了!

    苏拙笑道:“耶律雄才,我早说过你生性多疑。其实这么多天过去,什么气味也都消散了,再怎么也检查不出来。可是你已经亲口承认了,还有何话说?”

    耶律雄才已经无话可说,站在这大帐中,众目睽睽,当真煎熬。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想要寻求卫胜的支持。谁知背后空空如也,卫胜早已不见了踪影。

    耶律雄才满头大汗,望着萧千庭阴沉的脸,忽然哆嗦了一下,颤声道:“不……不……萧将军已经答应,将萧玉许配给我了……”

    苏拙正色道:“错!大错特错!萧将军绝不会将女儿许与你!你当然也深知这一点,才会在行了禽兽之举后,还将萧姑娘残忍杀害!否则,依契丹风俗,若是两人情投意合,就算事先有了夫妻之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萧千庭忽然一拍桌子,怒道:“耶律雄才,你这个衣冠禽兽!你以为你的那些名声,我没有听过吗?我岂会将女儿许配给你?只可恨……”

    他想起爱女惨死,忽然有些哽咽。耶律雄才强做镇定,道:“萧将军,我已经出来很久了,要先行赶回上京。你若是有什么事,还是自己跟父皇说吧!”

    他说着,竟然真要转身离去。耶律雄才的王府府兵在他身后围成半圆,拱卫着耶律雄才。

    萧千庭胸中怒火熊熊,怎么能轻易放杀人凶手离去。他大喝一声:“来人,把耶律雄才给我拿下!”

    帐外忽然涌进十几名持戟卫士,将耶律雄才等人团团围住。帐中坐着的一干官员,再也坐不住,忙躲到帐篷角落。

    还有几人忙上前劝萧千庭:“耶律雄才毕竟是皇子,千万不可冲动……”

    萧千庭爱恨分明,怎么会听他们劝,怒道:“卫胜那奸人呢?他与耶律雄才一定是一伙的!把他给我找出来!”

    苏拙这时候才发现卫胜不见了,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呜……呜……”,就在这时,帐外忽然传来深沉的号角声。众人大吃一惊,萧千庭腾地站起身。这号角声,他再熟悉不过,这是有人入侵的讯号!

    到底是谁,居然敢擅闯大军营寨?

    不容他多想,只听“刺啦”几声,大帐四面忽然插进来几柄弯刀。弯刀直直划下,将帐篷划开几道口子。

    帐中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从口子中忽然冲进来几个黑衣人。黑衣人全都黑布罩面,看不清面容,手中弯刀却是寒光闪闪。

    萧千庭面色忽然大变,似乎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他来不及指挥人手抵挡,却突然看见苏拙依然长身立在大帐中央。他眼珠一转,忽然道:“把苏拙也给我拿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