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六章 精妙设计
    耶律雄才气得咬牙切齿,恶狠狠盯着苏拙,仿佛一头恶狼,随时要扑上去将其..la

    苏拙全无惧色,道:“那晚萧将军大寿,所有人都喝了不少酒。在座的想必对耶律雄才的为人也有所了解。堂堂七皇子可是个风流成性的人,听说在辽国上京,也是以沾花惹草出名的。那天晚上,耶律雄才喝得大醉,仗着酒劲,越看萧姑娘越觉得心痒痒。后来他回到营帐,又点上神仙醉。这神仙醉是一种神奇的香料,不仅奇香,而且会令人神魂颠倒,产生幻觉,更加会令人上瘾。想必耶律雄才已经是深中毒瘾,难以自拔了。”

    他看了看耶律雄才有些慌乱的神情,继续道:“耶律雄才正是因为醉酒和神仙醉的作用,才顿起色心,悄悄潜入萧玉姑娘的营帐,将其也用神仙醉迷晕,实施暴行。之后由于担心萧姑娘醒来说出实情,索性狠下心,将其杀死!”

    耶律雄才在也忍耐不住,喝道:“一派胡言!你凭什么说是我做的?按照你的说法,这里所有人那天都喝了酒,都有可能是凶手!诸葛铮也有可能是杀人凶手啊!”

    苏拙淡淡一笑,道:“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我怀疑你自然有怀疑你的缘由。其一,你所居住的营帐是原来萧将军让出来的,位于营寨中央,与萧姑娘的营帐靠得最近,自然是近水楼台,占了地利了。其二,皇子居住营帐周围并没有萧将军的卫兵守卫,而是自己的府兵把守。七皇子对守卫力量自然熟悉至极,很容易就可以躲过守卫的耳目。其三,昨天小言对我说,她那天晚上看见了一个黑影在萧姑娘营帐周围,同时还闻到一阵奇特的香味。她自然是说不出那香味是什么的,因为她根本不会接触到神仙醉!”

    耶律雄才额头渗出点点冷汗,萧千庭阴沉着脸,说道:“小言居然说她看到了凶手?她当时怎么没说出来?”

    苏拙道:“那天几位婢女为了收拾宴席残局,一直忙到三更天,早已累得不行。况且当时她也不会想到居然有人胆敢对萧姑娘做那等事,也就没有放在心上。而且若是她前两天说出来了,恐怕早就被耶律雄才灭口!”

    萧千庭一怔,问道:“你是说,她是因为说出了那些证词,才被杀人灭口的?”

    苏拙点点头,道:“没错!小言姑娘虽然并没有看清凶手的长相,但是凶手却不敢放她活路。万一哪一天,她想起来了呢?为了以防万一,凶手只能铤而走险,将其杀死,一了百了!而杀死小言姑娘的,当然也是七皇子耶律雄才了!”

    大帐里又起了一阵小声议论。耶律雄才道:“胡说八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杀了那个婢女?昨天你可是找过很多人问话,大家都知道那婢女说了什么,凭什么指认是我?你不要忘了,昨天你也说过,她死亡时间是三更左右。而那时候我可是在帐中睡觉的,我十三弟可以证明!”

    苏拙忽然鼓起掌来,笑道:“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其实在整个事件中,你做的唯一一件有些聪明的事情,就是这个了。”

    苏拙的话也不知是褒是贬,耶律雄才有些尴尬。萧千庭皱眉道:“七皇子说得不错。他怎么可能在三更时分去杀死小言呢?”

    苏拙道:“其实这件事只要稍稍设计,就可以做到!要解开这个谜局,就要说到第三个死者,罗老头。他是军中的杂役,主要负责喂马打更。他之所以会死,就是因为他做了耶律雄才的帮凶!”

    萧千庭大吃一惊,道:“你是说他是帮凶?”

    苏拙道:“或许罗老头并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的意义,只是被人收买了罢了。其实能给耶律雄才作不在场证明的,只有十三皇子一个人。那天晚上,耶律雄才一定是在饭菜中下了迷药,使得十三皇子睡得很沉。到了三更时分,耶律雄才悄悄潜出帐篷,到了事先与小言约定的地点。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小言会深夜衣着整齐,跑到帐外。或许她并不知道什么事情,只是皇子夜半相邀,想必她又是惊讶又是暗喜吧。可是她没想到,等待她的竟是死亡!”

    苏拙叹了口气,继续道:“耶律雄才杀死小言后,返回营帐。等到四更天的时候,就到了这个设计中最关键的时候了。耶律雄才故意将十三皇子弄醒,让他为自己作证。而这个时候,罗老头就会按照耶律雄才事先的吩咐,到附近敲响更鼓。不过他不是敲的四更,而是只敲了三声!”

    大帐众人一惊,谁也没想到所谓的不在场证明,竟会是这样。萧千庭重重哼了一声,沉声骂道:“大胆恶贼!”

    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骂罗老头,还是在骂耶律雄才。不过这个问题当然是没人敢问的。

    苏拙接着道:“罗老头虽然少敲了一声鼓点,但是当时已是后半夜,正是最困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在沉沉入睡,当然不会有人知道。唯一知道这个漏洞的,也只有那一两个靠得近的卫兵而已。不过罗老头平素喜好喝酒,经常是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因此谁也没有把罗老头敲错更鼓这件事放在心上,只当他又灌多了黄汤,糊涂了而已。虽然罗老头也许并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的意义,但是耶律雄才你生性多疑,宁可杀人灭口,也不能留下后患。于是今晨,你又赶到马厩。因为你知道这个时候,罗老头会在那里给马喂草料。于是你将他摁在水槽中溺死了!”

    耶律雄才背脊发凉,无地自容,仿佛周围人都在对着自己指指点点。苏拙那凌厉的目光看来,不由得人让他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每次他杀人时,苏拙根本就在场,苏拙一定就躲在某个角落,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真是个可怕的人!耶律雄才终于也像许多人一样,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过,意识到这一点的人,都已经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但是耶律雄才不一样,他与别人不一样。他是大辽七皇子,权势熏天,炙手可热。他不会就这么认输。

    耶律雄才厉声道:“全都是假的!苏拙,这些全都是你编的故事而已!你有什么证据?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些事情是我做的!”

    苏拙也大声道:“错!我有证据,而且是铁证如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