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四章 未雨绸缪
    苏拙的叫声,引来了周围几名士兵的怪异~~~la诸葛铮却露出会心的笑容,心中暗想:果然是后生可畏啊,看来他已经解开所有谜题了。

    不过他并没有问苏拙答案,他知道现在还不到时候。苏拙当然也知道这一点,现在只差一个关键的证据,就能把一切谜题都串联起来。不过他此刻心情大好,笑道:“诸葛兄,走,回去吃饭睡觉!”

    诸葛铮淡淡道:“心结解开了?果然不简单啊!不过我还要送你几个字……”

    苏拙面色一正,知道诸葛铮此刻忽然要给自己泼一盆凉水,一定有他的深意。对此,他只能洗耳恭听。诸葛铮毕竟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苏拙虽然年轻,但是吃过的亏已经足够让他认真对待每一个忠告。

    诸葛铮遥望远山,道:“其实也没什么,可能你已经想到了。我要送你四个字,那就是未雨绸缪!”

    苏拙心中一震,似乎明白过来诸葛铮话中的深意。他果然不简单,虽然并没有猜到真相,但是已经猜到了苏拙将要面对的敌人是谁。苏拙忽然就沉默下来,方才的兴奋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还在辽国的土地上,身边随时都是危机。诸葛铮说得没错,未雨绸缪,自己差点就疏忽了。这个疏忽,也许会赔上所有人的性命!

    苏拙头脑中又急速飞转起来,他现在考虑的,不仅是要查清凶手,还要安然脱身。诸葛铮同样皱眉沉思,不过他毕竟是大宋特使,只要证明他并没有杀人,谁也不敢动他。他沉思的,也正是苏拙的安危。

    两人再度陷入沉默,一直到深夜,两人躺在床上,都没有入睡,还是没有说一句话。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情形。直到三更天上,苏拙忽然冒出一句:“诸葛兄,放心睡吧!”说完翻个身子,便闭上双目。

    诸葛铮听他口气镇定,显然已经想到对策,胸有成竹了,黑暗中露出一个笑容,安下心睡去。

    这一夜过得很快,也没有人再来打扰两人安睡。苏拙直到日上三竿,才走出帐篷。其实他早已醒了,只是故意等到现在才出门。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得知,耶律雄才兄弟和卫胜每天都会在这个时候出门。他们虽然不能出营门,但这座营寨占地也是颇广,足够他们跑马放鹰。

    苏拙先去了一趟马厩,却很快就出来了。没有人看见他去做什么,只是隐约听见几声马嘶。苏拙忙完,又去找了卫秀。

    卫秀背对着他,坐在草地上。四周无人,苏拙轻手轻脚地走近她身后,还是被她发觉了。卫秀口气中仿佛没有丝毫的感情,头也不回,说道:“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苏拙挨着她坐下,只点了点头。

    卫秀又道:“其实昨天小言死了之后,我在这里已经没有事情要办了。留下来,只是想看看你怎么解决这件事。不管今晚结果如何,我都会离开。到时候不知道还能不能与你结伴而行……”

    她语气虽然淡淡的,但苏拙还是听出了一丝隐隐的期待。也许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悄然改变,而不再是从前那般势不相容,定要分个高下不可。

    苏拙没有多说什么,只留下一句:“今晚一定要在我身边!”说完就起身走了。

    卫秀是极聪明的人,跟本不用详加解释,她也能领会这句话中的意思。果然,卫秀双目中忽然闪现出一丝神采来,向苏拙背影深深望了一眼。他的意思,她已经能完全理解。

    卫秀也忽然站起身来,看来到天黑这段时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啊!

    旁人并没有看出今天的苏拙跟前两日有什么不同,包括那些或明或暗的探子。被变相关押在军营里的那些达官贵人,自然是十分关心苏拙查案的进展的。不过他们每天得到的禀报,最多的就是,苏拙似乎什么事情也没干。这最后一天自然也一样,反倒更是游手好闲来,东走西逛,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一到下午,所有人便开始陆续向萧千庭的大帐集结而去。他们都清楚地记得萧千庭的话,如果今晚苏拙没能解开这个案子到底怎么回事,萧千庭就要拿他和诸葛铮开刀了。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们迫不及待要看这场好戏,虽然要到天黑才能上演。

    诸葛铮也已经被带了过来,只是没见着苏拙。也许他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吧,众人如是想。但诸葛铮却是一脸平静,丝毫看不出是一个将死之人。众人议论纷纷,他始终淡然坐着,一言不发。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众人的期待也慢慢变成了焦急。苏拙怎么还不出现,难不成跑了?萧千庭重重锤了两下桌案,大帐中说话的声音顿时静了下来。

    萧千庭沉着声音,问诸葛铮道:“苏拙人呢?”

    诸葛铮耸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苏拙去了哪里。萧千庭面色一变,看看天色已经黑了,苏拙并没有要出现的意思。他一挥手,向门口一名卫兵道:“带人去将苏拙给我找出来!”

    那人领命而去,帐中大臣又交头接耳起来。耶律雄才忽然起身笑道:“我看这个苏拙是知道自己找不到证据证明诸葛铮无罪,找地方躲起来了吧?或许他已经查明,凶手根本就是诸葛铮!”

    萧千庭没有接话,坐在耶律雄才身后的卫胜却起身附和道:“我早说过,苏拙这个人除了会一点阴谋诡计,根本就是一个江湖骗子!”说着他转头冲另一边坐着的卫秀道:“小妹,不知你怎么就被这种人骗了呢?以后可要听大哥的话,离他远一点!哦,对了,他还不知能不能活过今晚呢!哈哈哈……”

    卫秀眼睛也不抬,冷冷的态度居然让卫胜心中咯噔一跳。若是寻常女子,听闻自己遭到兄长暗杀,定然到处找人评理。可是卫秀始终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她只记在心里。卫胜早知道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子不简单,没想到自己精心安排的杀局都没能除掉她。若不是那个可恶的苏拙……

    卫兵去了已经有一会儿了,还不见返回。耶律雄才似乎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大声道:“萧大将军,我看不必再等了吧?先把诸葛铮砍了再说!”

    萧千庭暗想,这里是我的军营,好像还没轮到你来发号施令吧?

    他没有说话,耶律雄才却面色一变,厉声道:“萧将军,莫非你刻意要袒护这个杀害你女儿的凶手?要袒护这个敌国的恶徒?”

    话音刚落,忽然帐外传来一声轻笑,苏拙的声音传来:“七皇子何必这么着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