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卷第十一章 完美证明
    苏拙只听见了那队长说婢女死了,后面说了什么全没听见。(?〈<[(

    众卫兵不容苏拙再想,押着两人,推推搡搡,就往大帐而去。此刻天虽然才蒙蒙亮,但是大帐中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几乎所有的人都被惊醒了,想来看看怎么回事。谁知一进大帐,就看见一具尸横躺在大帐正中。

    许多人不知所措,看看萧千庭阴沉的脸色,都不敢开口说话。待一众卫兵押着苏拙和诸葛铮进来,所有人似乎都已明白了事情的真相,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两人,仿佛在打量两具死尸一般。

    苏拙看向地上躺着的尸体,果然是小言不假。她身上衣着倒也完好,显然不是在睡梦中被杀害的。那么这半夜里,她为何没有与别人一起在帐中休息呢?她要去做什么?

    萧千庭的声音打断了苏拙的思考:“诸葛铮,这个你怎么解释?”

    诸葛铮不卑不亢,沉着道:“萧将军,我不明白你所言何意?这个女子的死,莫非又要怪到我头上不成?”

    萧千庭阴沉着脸不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已经告诉旁人,他在怀疑诸葛铮。立马有人站起身,大声说道:“这还用说么?诸葛铮,昨天你一被放出来,当天晚上这个小姑娘就死了,难道你敢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这莫非也太巧合了?”

    诸葛铮冷笑几声,道:“欲加之罪,我反驳也是无用了!”

    萧千庭忽然对一直不说话的苏拙问道:“苏拙,昨天是你担保诸葛铮的,如今出了这件事,你就没有什么话说吗?”

    苏拙淡淡笑了笑。坐在角落的卫胜忽然看见他这笑容,不知怎的,忽然心里一跳,一丝不祥之兆拢上心头。在座的除了卫秀,只有他与苏拙打过交道,深知苏拙的能力。此刻又看到他这样的笑容,不由得想起了历城之时。

    苏拙开口道:“萧将军,其实这位婢女小言之死,正可以证明诸葛大人的清白!”

    萧千庭“哦”了一声,手下人却相视而笑,觉得苏拙简直是在说笑。

    苏拙又道:“昨天将军虽然将诸葛铮放了,却一直派人监视。试问他又如何在不惊动卫兵的情况下,半夜去杀人呢?”

    萧千庭点点头,今早那两名负责看守诸葛铮的卫兵确实向他禀报一切正常。谁知耶律雄才忽然哈哈大笑,道:“他一个人自然是不可能办到的,不过加上了你,可就说不定了。苏公子,我听说你的武功可是不弱啊,轻功更是上上之流。以你的身手,难道两个普通的卫兵,还在你话下吗?”

    萧千庭又狐疑地望向了苏拙。苏拙不慌不忙,笑道:“七皇子说得不错,若是以我的身手,确实可以不被这两个卫兵现。不过我昨天观察过了,我们所居营帐在最外围,距离内帐可是隔了一道门。而且这座营寨四角都有角楼,高达数丈,哨兵站在角楼上,整个营寨一览无余。试问,我就算武功再高,能在不被哨兵现的情况下,还通过几道关卡吗?”

    萧千庭点点头,他对自己的手下极为熟悉,苏拙所说的情况是绝对不可能生的。他沉声道:“既然如此,那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拙蹲在尸身旁边,道:“从尸体的情况来看,她大约是在三更时分时死亡的。”

    萧千庭点点头,道:“不错,据一位角楼上的卫兵所说,小言确实是在三更时分出过营帐。”

    苏拙道:“她身上衣着完好,说明她死前还没有睡,或者已经睡下,却要在半夜出门去。我猜,小言要出门去见的人,一定就是凶手!这也就说明了,凶手还在这座营寨中,在我们中间。而且小言等几名婢女居住的营寨靠近原先萧姑娘的营帐。小言半夜外出,也是不能走远的。因此能够不惊动卫兵,杀死小言的人,必然也居住在附近,而且也是杀死萧姑娘的凶手!”

    萧千庭沉声问道:“可是他为什么要杀小言?在这个时候,他就不怕暴露?”

    苏拙轻轻笑道:“这个凶手之所以如此穷凶极恶,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一定要杀死这个小丫鬟。是因为小言昨天无意中向我透露了凶手的线索!而这个凶手自然是要杀人灭口的。”

    萧千庭忙问:“她说了什么?”

    苏拙道:“她说的线索,我现在还没能解开。不过我们可以从小言之死入手,将这个凶手查出来!我想请问在坐的各位,昨天夜里三更时分,你们都在做什么?可有人能够证明?”

    帐中不禁小声议论起来,又觉苏拙所言在理,又觉得凶手是在自己中间这事不可思议。萧千庭拍了拍桌子,众人才稍稍安静。

    苏拙笑道:“不如就从七皇子开始吧?”

    耶律雄才脸色一沉,怒道:“你这是怀疑我了?”

    萧千庭冷冷道:“这里的每个人都有嫌疑,所有人都要如实回答。我先说,昨夜我看兵书一直到三更。伙房的老头儿可以作证,当时他还给我送了一碗汤。”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最没有嫌疑的就是萧千庭了,不过他还是率先回答了苏拙的问题,自然是要给耶律雄才一个暗示。耶律雄才也不傻,说道:“好,既然大将军都回答了,我又有何惧?昨夜我就在营帐中睡觉,哪里也没去。”

    苏拙问道:“可有人能够证明?”

    忽然一个小孩儿声音响起,坐在耶律雄才身边的耶律宾大声道:“我可以证明!七哥昨天晚上不可能出去杀人。我还记得半夜我醒了一回,正好看见七哥起夜。当时外面正好敲了三更。我看着七哥睡下,自己却有些睡不着,一直醒着大半个时辰。”

    这个证明可谓毫无破绽,苏拙也无话可说。而且耶律宾不过是个九岁的孩童,没有理由会为了耶律雄才说谎。如果真是这样,耶律雄才就不可能是凶手了。因为他是没有时间赶到小言所在的营帐去杀人的。(未完待续。)8